(6).提前竣工 The Death Railway was complete Ahead Of Schedule .(7) 血跡斑斑,牺牲近10万名人命 Nearly 100 thousand people died besmeared with blood.(8) 最困难路段The Most Difficult Section Of the Raiload. 首页 我的遊記 桂河桥与死亡鉄路纪行 Visit River Kwai And Death Railway (2016 年) (6).提前竣工 The Death Railway was complete Ahead Of Schedule .(7) 血跡斑斑,牺牲近10万名人命 Nearly 100 thousand people died besmeared with blood.(8) 最困难路段The Most Difficult Section Of the Raiload.

 

(6).提前竣工

The Death Railway was completed

Ahead Of Schedule

 

 

公元1943年10月25日, 死亡鉄路在KonKoita连接通車.
日方派出一名将軍主持通車礼.

專供游客乘坐之覌光火車,沿桂河边之高架桥徐徐而行,
死亡鉄路沿缐风光,尽收眼底.

 

 

          泰缅死亡鉄路终於在公元1943年10月25日通车.双方路轨在坤奎达(Konkoita)处相接,完成此一历史性的一刻.通车仪式由日本一名将军前来主持.这条全长415公里的死亡鉄路,原先计划要费时至少5年才能建成.如今,竟花了仅16个月时间就能全部通车.

          持平而论,此一鉄路所经过的地方,全是人跡罕至的高山河谷及热带处女林,而且又兴建於战争时期,不能说不是一项可覌的成就,日方工程师与有荣云.但,我们在称讚日本工程师能够在短期内建成鉄路的同时,不得不谴责他们对放下武器而毫无抵抗力的战俘们所施加之战争罪行,特别是他们所僱请之亜洲籍劳工,也同样遭到非人的待遇.这是无法让世人忘怀及原宥的!

 

 

(7) 血跡斑斑,牺牲近10万名人命

  Nearly 100 thousand people

died besmeared with blood.

 

死亡鉄路強徵61,811名战俘,177,900名民工及15,000名日韓人員,总数愈254,711人.牺牲
99,044條人命(38.9%).即每3人中,有1人死亡.1條枕木1條命,故被称为 "死亡鉄路".

在日軍殘暴虐待下慘死的盟軍战俘,墓塚纍纍. 世人應記取历史教訓!

 

 

 

          我们知道这条死亡鉄路的建成,总共牺牲了99,044名战俘与亜洲籍劳工的宝贵生命.其中61,811名盟军战俘是在放下武器后被迫徵调去兴建死亡鉄路的.其实,二战时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亜洲佔领地区所犯下之战争罪行,罄竹难书,死亡鉄路只不过是其冰山之一角罢了.遗憾的是,这个拥有不光彩历史的民族, 至今仍对其过去的暴行,毫无悔改与歉疚之心.这是多麼令人可怕的事!世人难道不应加以警惕和慎防吗?

 

 

最困难路段之一:黄浦高架桥 (Wampo Viaduct)

   最困难路段之二:崇介切割(Chungkai Cutting).
即是切开一座山头以便死亡鉄路通过.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在公元1942至公元1943年间,总共有61,811名美国、英国、澳洲、荷兰战俘被送往兴建死亡鉄路.其中美国战俘686名、英国30,131名、澳洲13,004名、荷兰17,990名. 这些战俘前后共分成10批,以英文字母A 至L作部队名称,分别由新加坡漳宜(Changi)战俘营出发,除了其中B及E部队,被送至婆罗洲修建飞机场.C及G部队被送往日本的一些工厂、船坞及矿场工作外,其他全部分别被送往泰缅边境修筑死亡鉄路.这些被送往作苦役的不幸者,在极其恶劣的非人待遇环境中,唯一希望是挣扎求存,保命為先.然而,要想求活口,也并非易事.这要取决於以下因素:如战俘本身之求生意志与身体状况、过去的作战经验、被送往之工作地点及交通工具、工作营地之环境、营地日本管理层的态度及效能、日本工程师的心态、战俘本身主管官员及医护人员的效能、能够有食物及医药供应、被分配之工作性质、以及随时可能降临之疫症等.

 


(8) 最困难路段

     The Most Difficult Section Of the Raiload

 

 

最困难路段之三 地獄之火(Hellfire)

   建築死亡鉄路死亡之盟軍战俘在森林中的埋骨处

 

 


          在死亡鉄路的施工过程中,有几个地点必须加以叙述一下: 一是黄浦高架桥(Wampo Viaduct) 路段.这段铁路是死亡铁路中最惊险的一段,整段高架铁路是沿崖边而建.也就是说一边是硝壁;另一边是桂河,在建造时非常危险和艰鉅.另一段是崇介切割(Chungkai Cutting). 这段路是当年战俘们用人工把整座山头劈开,而开凿出的一条鉄路.在其附近有一座崇介切割坟场(Chungkai War Cemetery),安葬了2,000多名在兴建铁路时死去的战俘,可见当年工程之艰辛.它是依靠战俘们血肉之躯和宝贵生命换来的.还有一路段,名叫地狱之火(Hellfire),更是当年建造死亡鉄路时最困难的一段.整段铁路全长4公里,位於森林之中,需要开山劈石而建,在缺乏适当工具下损耗了大批人命. 地狱之火(Hellfire Pass)的名字由來就是指在夜晚时,骨瘦如柴的战俘在微弱火光下工作的身影,仿如地狱的情况一样.


未完待续 11  下一篇: 疾病丛生

                                        The Death Railway Was Built From Infection And Infestation of All Diseases

 

 

 

 

 

 

 

 


 

你今天是 303274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303274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