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后记 Conclusion: (1)中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 China Is A Woke Up Lion (2)中国威胁论与围堵中国论 China Threat Theory And Containment of China Policy 首页 我的遊記 三峽游蹤 Three Gorges Cruise (1996年) (十三)后记 Conclusion: (1)中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 China Is A Woke Up Lion (2)中国威胁论与围堵中国论 China Threat Theory And Containment of China Policy

 

 

(十三)后记

Conclusion

 

 

 中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1)

中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2)

 

 

(1) 中国是一只睡醒的狮子!

China Is A Woke Up Lion

 

 

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曾说:“中国是一头睡狮,旦醒来,将会震惊全世界.”

算起来,中国这头睡狮,至少“沉睡”了500年之久.如今,中国这头睡狮,已经苏醒了过来!

 

   

          我这次总共花费了10天的时间参与“长江三峡游”,沿途所见、所闻、弥足珍贵.为了方便日后旧地重游时可以做一个比较,乃乘着自己记忆犹新的时刻,将此行足迹所至,一一记述下来.另一方面,也可向一些有意在长江三峡截流前作 “三峡游”的读者,提供有关行程之参考资料,或预先享受一下卧游之乐.老实说,中国地方这么大,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在10天走马看花的行程中,想要了解中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十八世纪时,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 1769-1821)曾说:“中国是一头睡狮,一旦醒来,将会震惊全世界.”到了公元二十世纪的今日,中国这头睡狮,已经苏醒了过来!可是,中国这一沉睡,到底睡了多久?有人说,睡了几千年之久.其实,中国历史是开开合合的.在唐朝时,中国曾经一度是一个大开放的国度.
  
          中国虽然是一个世界文明古国,但从公元十五世纪开始便落后于西方.历代王朝的封闭统治,腐败无能,任由外国帝国主义列强,予取予求,较后又经过军阀的独裁统治、内战烽火、以及长达30年之久的铁幕统治和锁国政策,一直到公元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为止,算起来,中国这头睡狮,至少“沉睡”了500年之久.就在这500年期间,外面的世界已经发展得热火朝天,而中国却白白坐失了多次发展的机遇.例如公元十九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及公元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科技革命.就拿亚太地区的国家为例吧,二战后的日本,只花费20年左右的时间,便从战后的废墟中重建,成为一个经济强国.亚洲四小龙中的韩国和新加坡,大体上也是一样.香港、台湾在公元1949年以前还不及上海.然而,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在经济发展上却远远地被抛在世界的后头.这是“历史的局限”,也是“历史的遗憾”.
  
          历史的局限与遗憾,使中国变得落后,无法在经济上取得进展.迨至公元1978年,邓小平 (公元1904-1997)正式打开了封闭的大门,中国才开始向世界开放,中国也走向世界,此后,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猛吹“中国风”,各国投资者均把握此一难得之机遇,争先恐后,赶搭“中国列车”.
   
          经过了2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取得高速的进展,每年经济成长率都在9%以上.各方预料,如果中国能够保持此一成长势头30年,到了公元二十一世纪,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西方学者估计约在公元2005年至2010年间,中国的经济规模总量超过美国.中国本身之估计却要到公元2020年至2030年间,因到时中国总人口数量将超过16亿.
 

 

 


(2)中国威胁论     围堵中国论

China Threat Theory     Containment Of China Policy

 

 

 

美国圍堵中国的两條島链: 第一島链与第二島链.

圍堵中国論

 

 

  
          中国经济的起飞之快及迅速跻入世界一等强国之林,引起了美国人、日本人及欧洲人的复杂心态反应,于是乎有了所谓“中国威胁论”或“围堵中国”的论调出现.
  
          近年来,在西方提出“中国威胁论”者都是以学术研究的形式出现,最具代表性论点之一,就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享廷顿(Samuel Hangtinton, 1927-2008)“文明冲突论”;另一则是前美国世界观察所所长布朗 “中国粮荒论”,然而两人都是站在美国立场,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而立论.享廷顿
(Samuel Hangtinton, 1927-2008)的“文明冲突论”认为未来世界冲突的主要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或经济利益,而将是文化.目前世界几个大的文化体系:伊斯兰教、佛教、儒教、和基督教.前三者从价值观、基本人权、政治制度上与基督教文明都不相同.因此,享廷顿(Samuel Hangtinton, 1927-2008)断定全球政治的首要冲突将在这些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出现.下一次世界大战将会是 “文明之战”.
  
          布朗的论点是:中国人口过多势将缺粮,这样一来,便要向国际市场购粮,世界粮食价格就要上涨,全球穷人便要饿肚子.至于“围堵”(Containment),中国称为“遏制”.这一名称,乃是50年前美国外交策士乔治凯南(George F.Kennan,1904-2005)在与苏联展开冷战时所提出的.当时有其特定的涵义和国际背景,早已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但,是否适合用于今日中国,颇成疑问.
  
          总之,无论是“中国威胁论’或是 “围堵中国论”,都无法阻止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和平崛起,因为沉睡了500年中国这头狮子,今日已经真正苏醒过来了.

 

 全文完 21
 

 

 1996年12月30日初稿

,2011年3月22日补正

2021年3月2日重貼

 

 

 

 

你今天是 306624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306624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