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广州---华南的门户 Guangzhou---The Door Of Southern China:(1)羊城纪念碑与黄花岗72烈士墓园 The Ram City Monument And Huanghuagang Uprising Martyrs Cemetery (2)“一胎化”政策 One Child Policy 首页 我的遊記 三峽游蹤 Three Gorges Cruise (1996年) (十一)广州---华南的门户 Guangzhou---The Door Of Southern China:(1)羊城纪念碑与黄花岗72烈士墓园 The Ram City Monument And Huanghuagang Uprising Martyrs Cemetery (2)“一胎化”政策 One Child Policy

 

 

(十一)广州---华南的门户

Guangzhou---The Door Of Southern China

 

 

广州鳥瞰

广州夜景

 

 

 


(1) 羊城纪念碑与黄花岗72烈士墓园

The Ram City Monument And 

Huanghuagang Uprising Martyrs Cemetery

 

 

广州黄花崗七十二烈士之墓

五羊像用花岗石雕制,造型含蓄而富有诗意,
被人们视为广州的标志,广州又名羊城.

 

 

   
          我们于傍晚时分由武汉乘搭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客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抵步后,旅行社即安排大伙儿晚餐,让大家一享“吃在广州”的乐趣.

          广州又称 “羊城”,是中国华南沿海的一大城市,也是改革开放时最早向外开放的经济特区.其它几个经济特区是上海、深圳、汕头、珠海、厦门、海南岛.广州人口有320万人,其中民工120万人,并不算是太过拥挤的城市.
  
          依照行程,我们在广州只是过境性质.入住一夜后,上午只能游览两个景点,即越秀山公园内羊城纪念碑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前者是在越秀山公园内,后者乃指公元1911年11月21日由黄兴(公元1874-1916年)率领的一批革命志士,在广州揭竿起义,围攻两广总督府,事败后,壮烈牺牲.黄花岗之役,死难烈士超过72人,民国成立后,当局竖碑以志纪念.该处现已成为观光胜地.

         广州因为与香港接近,因此,很难区分粤港间之异同.香港的亚洲、无线电视,在广州和深圳一样可以收看到,而且事实上,两地人民都是看香港的电视节目的.据说,一般娱乐性的香港电视节目,当局并没有管制.只是在涉及政治或较敏感的节目时,电视莹光幕上会出现一片空白,显然是经过检查而遭删除的.我们入住的花园酒店,算是一间五星级酒店,里头的电视可以收看CNN外国卫星节目,不过广州的普罗大众,对此还是缘悭一面.

 

 

 

黄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园大门

广州黄花崗

 

 

          中国对媒体的管制还是不肯放松,亳无言论自由可言.中国报章印刷质量极其差劣,内容贫乏,全是统一口径的语调.外国报章杂志,根本无法在报摊上买得到.眼前的中国,只是在经济方面开放,其它领域并未完全开放.我在想,报禁未开,言论自由受到限制, 97回归后的香港居民,该如何去适应此一转变?
  
          虽然,我们这次无法一窥广州全貌,可是导游却不断在车上介绍中国情况和有关共和国成立后所发生之大事纪.例如:公元1949至1953年的土改、公元1956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元1960年调整经济.公元1965年与苏联决裂.公元1966年至1976年之文化大革命、公元1971年林彪事件、公元1976年周恩来总理逝世.而后中国才开始步入改革开放的时期.这些对所有大马游客来说,等于上了一次中国近代史课.
  
          前后两次赴中国所看到的情况是,除了少数老干部外,毛泽东在年青一代的心目中,只不过是一名历史人物罢了.他的功过四、六 开,地位已由神沦为商品,人们正在利用其剩余的价值当商品售卖,如毛章、T恤、纪念品、邮票、书籍等.毛如果泉下有知,不把中国再一次搞得天翻地覆,岂能甘心?

          中国青年男女的嫁娶条件,一般上要求有 “三转”,即:脚踏车、风扇、缝衣车.这三种东西都是会转动的.不过,随着生活程度的提高,条件也不断地升高.但,无论如何,与我们海外相比还是相差太远.

 


  

 (2) “一胎化”政策

 "One Child" Policy

 

 

广州越秀公园

越秀公园是广州最大的综合性公园,自元代以来一直是羊城八景之一.

 

 

   
          中国为了控制人口的增长,实行 “一胎化”政策,严格规定每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效果显著.此一政策推行多年,目前12亿人口中, “一胎化”政策下所生下来14岁以下的独生子,占全国人口3.6亿人左右.这些 “独生子”,在中国被视为 “小太阳”,疼爱有加,不在话下.父母们为了安排独生子女进入名校,不惜倾囊以赴,餐风宿露,排队报名. “小太阳”考试时,父母们在门外侍侯,情况与港台等地的父母争入名校的心态没有分别.我们在武汉东湖一家大餐馆门外,就看到一个包厅的告示牌,原来有对夫妇为其6岁 “小太阳”摆生日酒筵,而且还在告示牌上注明父母为爱子庆祝快乐诞辰呢!
  
          读过 “经济学”者都知道人口学鼻祖马尔萨斯(Thomas Robert Malthus, 1766-1834)的理论,他警告世人粮食的生产为数学级数,而人口的增加却是几何级数.以有限的土地来生产粮食,肯定无法应付人口的急剧增加.根据一些研究者指出,中国现有人口为12亿,估计到了公元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或三十年代,人口总数将达到或超过15亿以上.因此,吃饭问题比什么人权问题更重要.中国如果不节制人口的增长,后果是不堪设想的.45年前,当中国人口仅有5亿人时,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1893-1971)就曾经指出:“这是一种不堪负担的压力,人民的吃饭问题是中国政府必须碰到的第一问题.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政府使这个问题得到解决.我相信共产党的政府也解决不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中国将永远是天下大乱,只靠美国人的面粉,才有出路.”记得,数年前美国世界观察(Worldwatch Institute)所所长布朗(Lester R. Brown,1934-)曾发表一篇 “谁来养活中国?(Who will feed China?)”的文章,断定到了公元2030年,中国人口将增至16亿,但耕地资源却不断减少,到时中国可能需每年进口3亿多公吨粮食,造成全球性的粮食恐慌.布朗的观点,只不过是马尔萨斯人口论的最新版本.

 

 

 

广州越秀公园(1)

广州越秀公园(2)

 


  
          事实上,二战后50多年来,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整个世界而言,粮食产量的增长速度都高于人口的增长,人均粮食消费量也不断增加,布朗
(Lester R. Brown,1934-)虽指出中国大陆面对庞大人口增长压力时在面对粮食生产会遇到困难,但却没有充足依据来证明过去50年来粮食生产超越人口增长的趋势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打从艾奇逊悲观论调起,中国人口由5亿增至目前12亿,但,还是有能力养活自已.此点,当然与严格推行 “一胎化”的人口政策,不无关系.今日世界,有能力供养几十亿人口的国家,只有中国和美国.而中国以全球百分之七的耕地养活全球22%的人口,今天中国人比10年前吃得更好,已是世人有目共睹的成就,也获得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肯定.明乎此,我们就不难暸解中国为何要严格执行“一胎化”人口政策之理由了.
  
          在旅游中国时,我曾询问政府如何监视妇女怀孕问题.据说,全靠左邻右舍的老年人投报.这些老人,无所事事,正好成为政府的耳目.凡是违反 “一胎化”政策者,必遭处罚. “一胎化”政策,虽然在民间制造了许多 “小太阳”,但,迄今尚无法获得罗马天主教廷的谅解,恢复正常邦交.而中国人除了靠本身的力量养活自己外,别无他途.
  
          此次在广州因停留时间太短无法真正品尝到 “吃在广州”的乐趣.他日有机会,应该再重游一次,看一下羊城的真面貌.不过,当我与内人于午夜一时许,在一间潮州小食店宵夜过后返回酒店时,我们都有同感地说:广州才是一座不夜城! 

 

未完待续 19   下一篇: (十二)深圳

                                                   Shenzhen

 

 

 

 

 
 

你今天是 306614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306614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