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暹粒 Siem Reap 首页 我的遊記 失落的文明---吴哥窟纪游 The Lost Civilization Of Angkor Wat (2004年) (三) 暹粒 Siem Reap

 

 

(三)暹粒

 

Siem Reap

 

 

 

作者夫妇在吳哥窟留影

在巴肯庙山头( Phnom Bakheng Hill)等待日落的游客群

 

 

 

1. 一座小山城


A Small Village   

 

 

 

暹粒(Siem Reap)是一个很小的市鎮,街上行人稀少,车辆不多,一片宁静景象.除了
屈指可数的几条铺有沥青的道路外,其余横街小巷全系泥土路,車輛过处尘土飞扬.

暹粒(Siem Reap)市中心区一瞥
 

 

 

     从吉隆坡飞赴暹粒(Siem Reap),只需2句钟.一下飞机,机场建筑有点似曾相识之感,因为从外表看起来,实在太像昔日沙巴的斗湖机场了.进入移民关卡后,秩序有些混乱,所有入境旅客,被分成两组,一组免签证;另一组必须申请落地签证.大马謢照不必签证,可当场通关.不过,后来我才发现移民入境官员,并无使用电脑作业,在处理旅客入境手续时,还是用人力操作,不怪得办事效率显得颇为缓慢,这是柬埔寨(Cambodia)首先给我带来的一种“落后地区”的印象.
   
     暹粒
(Siem Reap),是一座小城市,导游告诉我有人口约近1百万人,但我始终表示怀疑,左看右看,暹粒(Siem Reap),根本不像是一个拥有1百万人口的城市.看起来倒像是一座小山城,因为这里完全看不到一丝儿城市的噪动,只有小城镇的悠闲和懒散,街上行人稀少,车辆不多,一片宁静,除了屈指可数的几条铺有沥青的道路外,其余小街横巷全系泥土路,尘土飞扬,不在话下.在我们的旅游车经过的地方,数次看到水浸道路的现象,摩托电机车涉水而过,小孩们在嬉水、游泳,一片落后地区的景象.导游忙加解释说,这是因为接近雨季的缘故,降雨多,暹粒(Siem Reap),河水位高涨,因而造成水浸道路的现象.其实此种情况,在大马何尝也不是司空见惯的事.一雨成灾,陆上行舟,并不让柬埔寨(Siem Reap),专美于前.
  
     这几年来,我走过许多地方.不过,我始终认为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的分野,先进与落后的落差,还是蛮大的.像暹粒
(Siem Reap),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吴哥窟(Angkor Wat)建筑群,有谁要来暹粒(Siem Reap),观光?


 


2.自我灭绝的屠杀

 

Autogenocide

 

 

 

巴肯庙山头( Phnom Bakheng Hill)覌畢日落后,游客们三三两两踏上歸程


 夕阳下之吴哥窟

 

 


       在波博(Pol Pot,公元1925-1998年)统治时期,暹粒(Siem Reap),人也像其它柬埔寨(Cambodia)人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人命不值一分钱.今天一群朋友在一起聚首谈天,明天就有几人无缘无故的失踪,下落不明.此种情况,在当时有如家常便饭一样.
  
     据说,波博(Pol Pot,公元1925-1998年)军队入城后,借口说人民如果要享安乐的生活,必须进行思想改造,首先把教师、专业人士、戴眼镜的知识分子带走,一去不回.接着是资本家和工商界人士,命他们交出金钱、产业后,也随着被带走,不知所踪.再接下来,把当地一些握有实权的军警人员骗去开会,一次过歼灭之.到了最后,波博
(Pol Pot,公元1925-1998年)军以美兵即将攻入柬埔寨(Cambodia)为理由,要人民携带细软向森林处逃命,迫使人民不断地向前走,许多人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饿死、病死、误踩地雷而死.
  
     据估计,赤柬时期全国总人口约7百万,被杀及死亡的人数超过2百万人,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被处决者估计至少30万人以上,其余大多数是病死、饿死的.西方学者称此为“自我灭绝的屠杀”(Autogenocide)行为.赤祸横行,百业凋蔽,民不聊生.正是当时情况的写照.波博(Pol Pot,公元1925-1998年)毛泽东(公元1893-1976年)的狂热追随者,当时中国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波博
(Pol Pot,公元1925-1998年)声言要进行一场比中国更为彻底狂热的革命.
   
     浴火重生后的柬埔寨
(Cambodia),只要政局能够稳定下来,外资便会蜂涌而至.根据公元2000年9月“欧元杂志”(Euromoney)对185个国家或地区所作之调查数据显示,柬埔寨(Cambodia)排名118, 较之同年三月跃进了13名.

     暹粒(Siem Reap),柬埔寨(Cambodia)文中的意思是“赶走暹罗人”的意思,因为在此之前,泰柬两国征战不断,彼此成为宿敌.


 


3.洞里萨湖

 

Tonie Sap Lake


   

 

柬埔寨民族歌舞表演

以民族土风舞娛賓

 

 


      抵达暹粒(Siem Reap),办妥入住酒店手续后,当天下午便在导游的引领下前往10多公里外的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并乘坐小船欣赏沿途 “浮动村落”(Floating Village)的景色.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名称的由来,据说是来自希腊文“海”的意思.周达观(约公元1266-1346年)“真腊风土记”中将之称做 “淡洋”.
  
     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是东南亚第一大淡水湖,高水期时面积超过1万多平方公里,枯水期时面积缩小至3千多平方公里.原因是它的水源乃来自中国境内青康藏高原中雪融之水,每当春回大地,滔滔江水,流入澜沧江(Lancang River),再转流入湄公河(Mekong Rive)金边(Phnom Penh),然后改变水流方向注入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此时,如果是恰逢5月至10月雨季,雨量充沛,正是洞里萨湖
(Tonie Sap Lake).的高水期.我们乘坐小艇至湖中心,但见水天一色,一望无际,而湖水却略带混浊.到11月至翌年4月是枯水期,此时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内的水便流往洞里萨河(Tonie Sap River)向东南方向流敞,再经越南流入大海.

 

 

4.浮动的村落

 

Floating Village

 

 

 

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中所見的水上村落

民族歌舞表演另一鏡头
 

 


     在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边,散布着稀稀落落的水上村落、水上餐厅、商店、学校、加油站……等,有如大马的“甘邦阿逸” [注:Kampong Air即水上村落的意思]一样,人们划着小艇作为交通工具、运送货物、或到处做生意.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村落是浮动的,可以随波漂流.他们随着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的水涨水落而浮动、漂流及聚居在一起,成为一个特殊的小区.
  
     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的面积因水涨水落之故,一年四季内不断变大变小,落差之大,何止以道里计?水涨时,码头离市区只有9公里,枯水时可能相距达17公里之遥.这里所谓码头,乃泛指一些极其简陋勉强可供旅客上下船的地方.

     我们曾被引导至一间水上餐厅和售卖手工艺品的水上商店参观,小小的一间商店,货品差劣不全,大家都意兴兰珊,无意购买.此时女士们忽发现经热水煑过的河中小虾,味道鲜美可口, One Dollar 一大碟,正好一快朵颐.大饱口福一番.我私底下把这里的水上商店与曼谷“丹能沙朵”(Damnoen Saduak Floating Market)水上市场相比,优劣立见.泰国(Thailand),对发展旅游业,有丰富的经验,而且资金充足.今日的柬埔寨(Cambodia)的旅游業正在起步阶段.假以时日,肯定会有所改善的.
   
     洞里萨湖(Tonie Sap Lake)正如中国的黄河、长江那样,以其丰盛的乳汁哺育着高棉(Khmer)儿女.没有洞里萨湖
(Tonie Sap Lake),不知高棉(Khmer)人民生计将何以为继?湖里丰沛的鱼产及沿湖地区肥沃的土地,世世代代成为柬埔寨(Cambodia)的鱼米之乡,高棉(Khmer)人民的衣食父母.

 

 

5. 巴肯庙山头看日落

 

Sunset At Phnom Bakheng Hill

 

 

 

游客们聚集在巴肯庙山头( Phnom Bakheng Hill)看日落的熱鬧情景

落日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夕阳的余晖照在每个游客的面孔上,
此情此景顿使人有“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之感叹.

 


      黄昏时分,我们被引导至巴肯庙山头( Phnom Bakheng Hill)看日落,这是一座高约67米的小山丘, 山头上建有一座高45米的寺庙,这座庙宇是雅苏跋摩一世( Yasovarman I)国王选定吴哥地区作为都城时最先建造的一座国庙,甚具历史价值,可惜像许多吴哥窟(Angkor Wat)建筑群一样,眼前也只剩下断垣残壁,一片废墟,人们就坐在废墟的大石上观看日落的美景.

     据说,在山头举目眺望,还可以看到泰国(Thailand)的边境,可是,我所看到的却是一片广袤无际的田野,郁郁葱葱,分不清那里是泰国(Thailand),那里是柬埔寨(Cambodia)的边界.落日在云层中时隐时现,夕阳的余晖照在每个游客的面孔上,此情此景顿使人有“夕阳无限好,可惜近黄昏!”之感叹.
  
     说起巴肯庙山头( Phnom Bakheng Hill)看日落,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游客们必须有足够的气力去爬越一座67米高的山头,并再登上45米高一片废墟的庙顶,才能看到日落.而陡峭70度角狭窄的阶梯,几乎直贴鼻梁和视线,必须手脚并用,小心翼翼爬行上落.再说67米高的山头,倾斜度也极大,而上山容易下山难,许多人都不敢轻易尝试.我们夫妇和小兰(彭鼎星夫人),加起来接近两百岁,却能爬越全程,说好听点该是老当益壮,聊可自慰吧!对于一些不想爬山观日落者,则可改骑大象上山,取价美金一元.
  
     当晚在一家柬埔寨
(Cambodia)餐厅晚宴,并欣赏柬埔寨(Cambodia)的民族歌舞表演.

 

未完待续 3    下一篇: 吴哥文明的失落与重现

The Lost Of Angkor Civilization And Its Reappearance        

 

 

 

 


 

你今天是 107025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7025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