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照国神社 Terukuni Shrine(四)城山展望台 Shiroyama Observatory 首页 我的遊記 日本鹿儿岛游 Tour On Kagoshima Japan (2015年)丽星游轮台日韩游踪之二 (三)照国神社 Terukuni Shrine(四)城山展望台 Shiroyama Observatory

 

 

(三)照国神社


 Terukuni Shrine

 

 

 

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入门处一棵修剪成有
如鳥兒展翅高飞的樹枝, 给訪客留下深刻的印象.

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 的鳥居.

日本神社, 都備有“水手舍”, 訪客洗手有一定的规矩, 即是先用左手
拿瓢洗右手,再反過來用右手拿瓢洗左手,然后再把水倒入手內飲用。


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是用来祭祀及纪念早年鹿儿岛(Kagoshima)
统治者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

 

 


     这是一座坐落在鹿儿岛(Kagoshima)市区内的神社, 也是我们鹿儿岛(Kagoshima)游的首站. 它是用来祭祀及纪念早年鹿儿岛(Kagoshima)统治者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 我们知道, 鹿儿岛(Kagoshima)江户时代(Edo Period)属于萨摩藩的领地(Satsuma Domain),德川幕府(Tokugawa shogunate)建立之前就一直受当地岛津氏统治。公元1858年7月(安政5年)岛津家族第28代当家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急病去世,享年50岁。

     公元1863年(文久3年) 日本天皇敕命授予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 “照国大明神”之神号,使其昇格为神;并准许在鹿儿岛(Kagoshima)市为其依东照宫的格式建造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公元1873年(明治6年)获指定社格为县社,到了公元1882年(明治15年)又被升为别格官币社.这些举动的原因主要是考虑到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萨摩藩(Satsuma)明治维新(Meiji Restoration)的过程里曾经作出过不少的贡献。

 

 

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

公元1863年,日本天皇敕命授予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照国大明神”之神号,使
其昇格为神;并准许在鹿儿岛(Kagoshima)市为其依东照宫的格式建造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

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 為岛津家族第28代当家,
公元1858年7月急病去世,享年50岁。

照国神社(TerukuniShrine)在鹿儿岛拥有著最多的善信,
每年元旦的参拜人数都是县内众神社之冠。

 

 

 

     神社内有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的铜像,此外还有他的继承人岛津忠义(Shimazu Tadayoshi,1840-1897)的铜像。照国神社(TerukuniShrine)鹿儿岛(Kagoshima)拥有著最多的善信,每年元旦的参拜人数都是县内众神社之冠。

     我们知道, 举凡进入日本的神社,通常都会有一个简单的流程. 访客必先经过称為 “鸟居”入口处,然后进入 “水手舍”. 所谓“水手舍” 就是洗手的地方. 访客洁净一番后, 走入神社参拜. 过后又再到 “赛銭箱”投钱许愿,最后则是 “礼拝”, 也就是拜拜的仪式。必须指出的是, 在“水手舍” 洗手, 有一定的规矩, 即是先用左手拿瓢洗右手,再反过来用右手拿瓢洗左手,然后再把水倒入手内饮用。

     我们的团友们, 很多都没有兴趣去参覌日本神社, 只剩下我们夫妇跟随导游去转了一转. 说真的, 也没有什麼好看头. 对我而言, 入门处一棵修剪成有如鸟儿展翅高飞的树枝, 倒给我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四)城山展望台


Shiroyama Observatory

 

 

 

鹿兒島(Kagoshima) 城山公园

从城山公园眺望鹿兒島(Kagoshima)市景

照国神社(Terukuni Shrine)坐落在鹿儿岛(Kagoshima) 鬧市地区

岛津忠义(Shimazu Tadayoshi,1840-1897)的铜像。

 

 

     鹿儿岛(Kagoshima)的国家英雄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在战败后,也是选择在此处自杀身亡. 不过, 这个古战场, 并未留下任何战争遗跡. 我只在鹿儿岛(Kagoshima)市区内见到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的铜像.

 

 

    
西乡隆盛事跡


 About Saigo Takamori

 

 

 

鹿儿岛(Kagoshima)的国家英雄西乡隆盛
(Saigo Takamori,1828-1877) 的銅像.

岛津齐彬(Shimazu Nariakira,1809-1858)的铜像

    

     关於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 的事跡, 简单地说,他是鹿儿岛(Kagoshima) 人.他与木户孝允(Kido Takayoshi,1833-1877)、大久保利通(Okubo Toshimichi,1830-2878)等人并称“明治维新(Meiji Restoration) "三杰”. 鹿儿岛(Kagoshima)人很怀念他, 因為他是他们的英雄. 他曾经在城山领导当地居民对抗政府军, 发动西南战争. 现将有关其记载录后:
 
     “西南战争的爆发,打破了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三年多来的悠静生活,并对他的政治生涯产生了极大影响。公元1977年1月,政府决定派船将萨摩藩(Satsuma)兵工厂迁到大阪(Osaka),由陆军省管辖。此事引起了鹿儿岛(Kagoshima)广大士族的反对。同年1月29日夜,私校的学生袭击了草牟田火药库,30日占领了火药库、造船厂和兵工厂。此时,正在大隅半岛打猎的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说:“遭了!”“你们为什么要夺弹药?”可见当时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并无意发动这场战争。

     从公元1877年1月31日到2月7日期间,私校共有60余名学生被捕,进一步引起了学生的愤怒。他们要求上京追查罪魁,并提出打倒政府的口号.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 於2月3日回到鹿儿岛(Kagoshima),立即被私校的学生和“士族兄弟”们推举为反政府的领袖。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在众多“士族兄弟”的包围下,决心把自己的命运同敬仰他的士族大众的存亡联在一起,终于跟随他们走上了违背历史潮流的覆灭道路。

     到了2月7日由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充任总指挥,以“新政大总督征伐大元帅西乡吉之助”的名义,打着“新政厚德”的旗号,借口政府派密探企图暗杀西乡隆盛(Saigō Takamori,1828-1877),向政府兴师问罪,揭竿起义,挑起了西南战火。

     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军经过同政府军半年的激战,开始溃退。9月6日政府军包围了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鹿儿岛(Kagoshima)的最后据点 “城山”。9月24日城山陷落,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 战败自殺身亡。9月25日政府军总督进驻鹿儿岛(Kagoshima)。9月30日鹿儿岛(Kagoshima)县令大山纲良(公元1825-1877年)被斩决。持续八个月的“西南战争”,终于以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派的失败而宣告结束。

     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死后12年(公元1889年), “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时,明治政府施大赦,为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恢复了名誉,赦其“逆反罪”,除其“贼名”,并追赠其被剥夺的正三位官衔。公元1898年12月18日,在东京的上野公园,为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竖立了一座铜像。公元1977年,西乡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 战败身亡一百週年的时候,鹿儿岛县(Kagoshima)的各团体、全国各县及海外的鹿儿岛县(Kagoshima)人共同组织了规模巨大的纪念活动,并在鹿儿岛(Kagoshima)建造了 “西乡隆盛南洲显彰馆.

 

未完待续 3    下一篇: 仙巖园

Senganen Garden

 

 

 

 

 

你今天是 96996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96996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