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走訪长颈族村 Visit Long Neck Tribe Village 首页 我的遊記 泰北玫瑰---清迈游 Rose of the North Thailand---Chiang Mai Tour (2013年) (七)走訪长颈族村 Visit Long Neck Tribe Village

 

 

七.走訪长颈族村


 

Visit Long Neck Tribe Village

 

 

內人还被套上銅圈,权充长颈女,大家又一齊合照留念.

整排由茅草和竹片所蓋的攤档, 在泥濘不堪的一片空地上,
就是泰北著名長頸族村

 

 

泰北少数民族溯源

 

The Origin Of The Minority Tribe In Northern Thailand

 

    

     泰北少数民族,傳统上都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主要族群有克倫族(Karen) 、阿卡族(Akha) 大耳族(Lahu或称拉胡族) 李苏族(Lisu) 拉瓦族(Lawa) 苗族(Yao) 、 及巴东族(Paduang). 而彼等之中, 又分枝散葉, 分成另外族群. 例如長頸族(Long Neck Tribe), 就分有克倫族(Karen) 巴东族(Paduang)两大支脈. 克倫族(Karen) 人数最多, 约有25万人, 有說其祖先乃源自西藏.

     在泰国北部清迈(Chiang Mai),靠近泰缅边界山区之清莱省(Chiang Rai)亚帕村(Yapa),全村人口仅200人,只有几间茅草盖成的简单住屋.可是,在这里却住著来自中国、缅甸、寮国(老挝)移民过来之少数民族,就是阿卡族(Akha)、大耳族(Lahu或称拉胡族), 以及长颈族(Karen),即克倫族.

     阿卡族(Akha)、很容易识别,妇女们黑黑的牙齿,令人印象深刻.大耳族(Lahu或称拉胡族)女人从小就将耳洞弄得很大.依照她们的说法,耳洞越大,耳垂越长,就表示越幸福與长寿.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的女子却认为颈上戴著铜圈才是美.

     以上三个少数民族,都有著非常奇特,与众不同的审美观.本文乃在探讨闻名遐迩之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因为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觉得女子颈部越长越美.小女孩们由5岁开始便不断的在颈部戴上铜圈,铜圈只能不停的加上,不可取下,一直到25岁为止,而且终生都要佩戴.当我在访问她们的村落时,心里一直在想,她们为美丽而忍受如此沉重的折磨,其代价是何其大呀!?

 

 

长颈女虽是非法移民,因富有独具魅力的旅游价值,
得以在泰国立足.日子比其他部族难民好过得多.

长颈族约有13万人.不过, 只有大约600名长颈族人居留在湄宏顺镇
(Mae Hong Sung)内向游客开放的三个村落里,其余都居住在难民营内.

 

 

长颈族由來

 

The Origin Of The Long Neck Tribe

 

    

    长颈(Long Neck Tribe), 族是泰国北部与缅甸边界的一个少数民族,是克伦族(Karen)的一个支脉,即名称为 “巴东族”(Padaung)所组成的,俗称 “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注: 克伦族占缅甸人口的7%到10%,在缅甸是仅次于缅族和掸族的第三大种族.缅甸官方承认的135个民族中有23个属于克伦族.] 但,人们只能在湄宏顺镇(Mae Hong Sung) 才能看到.

     直到今天,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仍然保持着本身的民族语言和传统.其特征是凡是族内女子都在脖子上佩戴铜圈.如此一來,看起来颈项会比较长,很像凤凰那样;又酷像长颈鹿.我们知道,凤凰乃东方人所熟悉的鸟类;西方人士却把她们称为“长颈鹿女人”(Girafic Women) .实际上,“长颈女”的颈部长度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只是她们的锁骨和肩骨因铜圈的長期压迫而告下陷.

 

 

长颈族部落已成为泰北旅游的一个亮奌,同时,也是一个刺眼奌.
有人将之比喻如 “人类的动物园”.

長頭族妇女,一边織布, 一边看守攤位售賣紀念品.

 

 

依賴旅游業誰持生計

 

Rely On The Tourism For Livelihood

 

     话说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于逃到泰国边境地区之后.当地政府便设立了许多难民营来安置他们.其中又在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生活的地区,建立起旅游景点, 吸引游客.自此以后,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便可依赖旅游的收入,自供自给;不需要其他人财政上的援助,也不致于加重泰国政府的经济负担.相反的, 更加促进泰国旅游业的发展.

     根据公元2004年估计,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人口约有13万人.不过, 只有大约600名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人居留在湄宏顺镇(Mae Hong Sung)内向游客开放的3个村落里,其余都居住在难民营内. 当我们抵步時, 他们都很親切友善, 任由各地游客猎取鏡头.內人还被套上銅圈,权充长颈女,大家又一齊合照留念.当然我们也会给點小费作為回報.

     事实上,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的生计全靠世界各地源源而来之覌光客.例如:游客的参覌费、购物费、贴士打赏等. 这些都是她们主要的经济来源.但她们只能拿到收入总数的一半,其余的一半都落入了泰国人的口袋去了.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对泰方来说,可是一笔大有油水可捞的生意.

     据说,公元1997年他们甚至强行把一些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妇女带到泰国北部的帕尧(Phayao)难民营去展览,引发世人非议.

 

等待游客光顧之長頚族妇女

克伦(Karen)女人承认颈项上戴著铜圈, 与其文化认同感有关.
铜圈一经带上,绝少取下来, 只有加新戴的铜圈时, 才会取下.

 

 

湄宏顺
 

Mae Hong Son

 

 

     湄宏顺(Mae Hong Son),是泰北一个人口不到3万人的小市镇.从清迈(Chiangmai)前往湄宏顺(Mae Hong Son)坐车大约要5至6个小时的车程.坐飞机约半个小时. 总之,不管游人选择坐车或坐飞机, 均可在一天内往返.

     湄宏顺(Mae Hong Son), 共有3个类似的村落,其中最大的村落名称为Huay Pu Keng, 靠近缅甸边界处.大约有两百多人.另一为Kayan Tayar (Baan Mai Nai Soi),以及公元1995年所开放之Huai Seau Tao商业化村.其实, 这些村落旨在做游客生意,彼此间的文化习俗都是完全一样的,所以游人去參覌时,只需看一个村落就足够了.

     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是居住在乃梭村(Napo),距离湄宏顺(Mae Hong Son) 大约30公里.湄宏顺(Mae Hong Son)在泰语里的意思是指薄雾笼罩的小山城,这个海拔3,000公尺的山区小镇,静谥淳朴,夜间空气清新,冰凉如水,因此也有人将她译名为 “夜风颂”.我倒是认为此一译名更佳.湄宏顺(Mae Hong Son)是在公元1965年,与清迈(Chiangmai)连接的公路完工后才与外面的世界有了联系,在这之前据说只有一条小河连接两地.

 

 

长颈族的女孩戴上了铜圈,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便要换成更紧的铜圈.

織布的長頚族女人

 

 

 

长颈族历史概述

 

The Summary of The Long Neck Tribe History

 


     大约十多年前(公元1980后期至1990年期间), 他们为了避开缅甸内战与寻求更安定和美好的生活,一群为数二、三十人的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人,翻山越岭, 历尽艰辛,走了几天几夜才来到泰北落户,并把湄宏顺(Mae Hong Son)作为栖身之地.他们在泰国境内被視作难民看待, 安置在泰国北部的难民营里,但仍在努力保持本身民族的语言和传统.而上述让女人在脖子上戴铜圈,就是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的典型习俗.

    查考克伦巴东族(Karen Padaung)原本是缅甸山区少数民族, 其总人口约五万人左右.在缅甸东部生活了几个世纪,向来居住在深山的密林里,以耕种为业,自给自足,而且族里的女人一直都保持在颈项上佩戴铜圈.

 

 

长颈族的生计全靠世界各地源源而来之覌光客.
图為桌上擺滿纪念品, 等候光顧的長頚女.

有一說法, 戴了铜圈的女人像龙, 可以保护自已不受老虎咬死.

 

 

女孩5岁开始佩戴铜圈

 

At The Age Of 5, The Girls Began To Wear The Brass Rings

 

 

     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的女孩自5岁起就要佩戴起重约1,000克的铜圈,铜圈数量随著年月而递增,10岁时再以一条长长铜条绕在颈項,直至25岁為止.最多铜圈可达25圈,重5-10 千克不等. 此外, 在膝盖下面也绕上铜环,让双脚一直保持在5岁时的粗细度, 并模仿凤凰幼细的双腿. 如此这般,不是把脖子给拉长了吗?其实并不尽然,只是肩骨给重量压下去,才让人看起来酷像凤凰的颈项那般长.

    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的女孩戴上了铜圈,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便要换成更紧的铜圈,并且要随著年龄增长不断地加多圈数.这些铜圈的重量压迫锁骨使脖子伸长.铜圈下的颈部,据说是连丈夫都不可以看的绝对禁地.她们洗澡时通常会叫上几个姊妹淘,一起用祖传草药泡水搓洗,而面对炎炎夏日时,铜圈给太阳晒热, 迫使她们甚至要躲到河里去给铜圈降温.

 

 

还有人说,克伦族(Karen)男人是故意把他们妻子的脖子弄长,
主要是不让她们被敌对部族的男人掳走

长颈族人口约13万人.不过, 只有大约600名居留在向游客开放
的三个村落里. 游客只需參觀其中一个村落就夠了.

 

 

不同说法的奇异习俗

 

Strange Customs Of Different Statements

 

    

     关于这个奇异习俗的产生有许多不同说法.有些人说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女人这样打扮是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像长颈龙, 因為这种龙被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人视为天地万物之父.另一些人则说这种怪异的装扮是为了吓跑在森林里转来转去的饥饿老虎.还有人说克伦族(Karen)男人是故意把他们妻子的脖子弄长的, 主要原因是避免她们被敌对部族的男人掳走     还有一种更荒唐的说法, 指这种装束是男权主义思想遗留下来的.因为男人只需取下一只铜圈,就可以立刻轻而易举地杀死他的妻子.不过多数人都认为这种说法不对.

     此外,还有一些说法:据说,以前居民惹怒了神灵,神灵就派老虎来吃女人.因此他们决定所有女孩都戴上铜圈以自卫.不过,也有传说,这些克伦(Karen)人原住在缅甸东部,以务农为生,与世无争.但外人对该区的天然资源有意染指而引发战争.这样一来,男人们要去打战,女人们就把贵重金属品铸成金、银或铜环,佩戴在颈上或脚上. 此一风俗就这样流传了下来.

     其实大部份这些说法, 乃一些人类学家所编造者. 例如, 假定女子戴上铜圈后,不再吸引男人, 因而不会引发其他族群男人的欲念,将她们俘虏作为妻奴.相反的,也有说法将男女两性异同夸大其辞.说女人与生俱来颈项较男人短,戴上铜圈后,看起来颈项会较长,而且更加美丽.又说,戴了铜圈的女人像龙,可以保护自已不受老虎咬死.我们知道,龙在克伦族(Karen)神话传说中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無比的.

     总之,说法颇多,莫衷一是.不过,打从公元2006年开始,据说已经有长颈族的年轻女性不再佩戴铜圈了.

 

 

长颈族女子,一旦戴上铜圈,就等于一辈子
上了枷锁,因为她们的颈部肌肉会变得十分脆弱,
脱下铜圈,颈部就有断裂的危险。

长颈女弹琴娛賓


 

 

美丽与财富的象征

 

A Symbol Of Wealth And Beauty

 

    

     时至今日,长颈族人还是生活在母系社会中.没有人再去探究这种习俗的由来,因为人们已将之视作为美丽与财富的象征.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人继续在小女孩年满5岁时开始为她们戴上铜圈.

    据说,通常小女孩接受了几个小时的推拿按摩之后,就有精通此道的人在她脖子上缠上铜圈,铜线截面直径可达1.5厘米.这个仪式完成后,女孩的家人要请全村人一起来热闹庆祝一番.过后的几个月里,女孩要一直戴着那些铜圈,以静待脖子发生变化.等到脖子适应了这些铜圈后,再慢慢逐年增加.这些铜圈可以借助锁骨的支撑来拉长脖子,直到女孩长到青春期、身体完全定型为止.

 

 

打从公元2006年开始,据说已经有长颈族

的年轻女性不再佩戴铜圈了.

图中長頸族妇女手抱嬰孩在餵奶.

 

 

走路像凤凰般腾飞

 

Walk Like A Phoenix

 

 

     此后,女孩长长而又微微前倾的颈项,看起来果然像鸟类,加上她们在小腿上也加了一圈圈的铜圈,走起路来可真如凤凰腾飞般的姿态.但是,她们真的如凤凰吗?说来就好像古代中国的缠脚妇一样,都是为着追求一种传说中的幸福罢了.

    然而,今时今日,缠脚妇已少见,甚至可说几乎绝迹.可是,我眼前这个可悲可叹的民族却为着期待变成凤凰,还在坚持着这一种沉重而残酷不堪的传统习俗.

    克伦(Karen)女人承认颈项上戴著铜圈,与其文化认同感有关.铜圈一经带上,绝少取下来,只有加新戴的铜圈时,才会取下.由于长时间戴著铜圈,颈项的肌肉开始衰退, 许多女人被迫除下铜圈接受医药检查.

    每个长颈族(Long Neck Tribe), 女人都懂得用草药来清洗颈项,她们一生中只有几次把颈上的铜圈取下来,那就是结婚、生子以及去世.通常她们不轻易让外人看到取下铜圈的样子,即使亲如丈夫者也不例外.

 

 

与游客嬉玩之长颈族的小女孩

手上,頸上都戴滿銅圈的長頸族妇女

 

 

 長頸村巡礼

 

A Tour To Long Neck Village

 

    

     游客进入長頸村入门費為200元泰銖.入村后,看到两排由稻草所蓋成的茅寮攤档,每一档口坐有一名長頸女,售賣一些手工藝品、手袋、頸巾及纪念品等.我只看到滿村長頸女,但卻看不到一个男人.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问导游,据导游的說法,这里男人都很懒惰.他们可以得到政府的救濟及協助.此點,倒頗像被视為男人的天堂的峇厘島(Bali). 25年前我到厘島(Bali). 時被告知,那里的男人是不必做工的, 工作全是由女人去做.

    長頸女都很親切和友善,她们用简单几句英語兜售貨品.其实,她们所售賣的手工藝品,清迈(Chiang Mai)市場上到处皆有.許多游客们都居於同情心,購買少許作為纪念而已.因為大家都知道,她们收入大多遭泰国商人剝削去了.她们之中,有些可能在泰国出生,但泰国政府不承認他们的公民地位,,無处可棲身.因此,只有局限在由泰国商人所搭建的村子里,謀取生計.

    面对这些可憐的被剝削者,我的心情很複雜,难以言喧.一方面我对此一特殊习俗及長頸女感到興趣;另一方面,我又对她们的不幸处境,深表同情.說真的,她们正如动物园里的动物般,人们在付了入门費后,全神貫注的把眼晴盯著看她们,正如在动物园觀賞动物一樣.

    此時,村內有一个小女孩,只会說一點點英語.她告訴我頸上的銅圈很熱.老实說, 我的颈上虽没有圍上銅圈,但,我的感覺上卻是更加的熾熱,特別是看到此一 “人類动物园” 中的悽慘境况.想不到21世纪的今日,还有人剝削人的事件在上演著,到底人权何價? 对成年長頸女而言,也許是自願如此.但对弱小兒童來說,她们是完全受強制戴上銅圈的.这根本是虐待兒童.在大多数文明国家,虐童可是一項大罪.

 

 

像不像“长颈鹿女人”(Girafic Women).这个長頸女

的铜圈, 至少有25圈,重10 千克吧!
 

长颈族的女孩戴上了铜圈,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

便要换成更紧的铜圈.

 

 

泰北长颈族近况

 

The Latest Position Of The Long Neck Tribe

In Northern Thailand

 

    

     公元2006年,一些在湄宏顺(Mae Hong Son)的年青女孩开始除下颈上的铜圈,给予机会接受教育,以抗议此一文化习俗剥夺了他们的就学机会.一直到公元2008年,大多数进入难民营的年青女子都除下颈上铜圈.其中包括有一名戴了40多年的铜圈女人.一般上戴惯了铜圈者,一经取下会感到不适.不过, 此一现象大约经过3天便消退.但,残留在其颈项上的污奌仍持续保有著.

     尽管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和民俗学家们对于“长颈女”缠绕铜圈这一习俗的来源众说纷纭.但有一点人们已达成共识.“长颈女”延续不绝的原因主要还是金钱挂帅.自十余年前因战乱逃离故乡后,数百名巴东(Padaung)部落成员一直在泰国北部和缅甸交界的难民营里生活.她们虽然是非法移民,却因为有独具魅力的旅游价值,而得以在泰国立足,日子比其他部族难民好过得多.长颈女子售卖各种纪念品,她们完全依赖旅游业生存.

     近年来,缅甸政府开始不鼓励克伦(Karen)女人佩戴铜环,借以向外界展示他们已走入文明世界.由此一来,许多女人再也不顾传统习俗,只有年迈老妇及偏远地区的年青女子,仍然会佩戴.可是,在泰国,情况刚好相反,克伦(karen)女人佩戴铜环反而更加盛行.究其因,乃因此举能促进旅游业,可为当地泰国商人及村落带来可覌的收入来源.单以每名游客参覌入门券泰铢200元计,面对如潮水般而来之游客,试想谁会断绝此一條财路?据说停火多年之克伦族国民解放阵缐(KNPLF),曾力邀她们返回缅甸设立本身之旅游村不果.

     公元2008年,联合国难民署(UNHCR) 对滞留泰北的克伦(Karen)人旅游村持保留态度,原因乃该地之政府,不肯放行,拒绝让已登记之克伦族(Karen)难民接受移民去一些发展中的国家.相信此乃因为他们对促进当地之经济繁荣居功甚伟,有以致之.此一政策,后来到公元2008年尾开始放缓,有少部份人移居海外成功.

 

 

长颈族部落已成为泰北旅游的一个亮奌,同时,也是一个

刺眼奌.有人将之比喻如 “人类的动物园”.

单看頸項銅環的圈数, 这个女孩已超过10歲

 

 

“人类的动物园” 觀后感

 

Comments After Visiting the  " Human Zoo"

 

  

     这些可怜的长颈族(Long Neck Tribe)女子,一旦戴上铜圈,就等于一辈子上了枷锁,因为她们的颈部肌肉会变得十分脆弱,脱下铜圈,颈部就有断裂的危险. 我看到有一名老妇整片耳珠竟出现个大洞,原来她们的耳饰不是用针穿过薄肉,而是直接 “挂”在圆洞里.一名少妇告诉我,村里的女孩们从小就用绳绑着彩石挂在耳珠上,然后不断拉扯绳子和小石子,经年累月,一直把耳垂的肉扯裂,破开成一个大洞.

   长颈族(Long Neck Tribe)部落实际上已成为泰北旅游的一个亮奌,与此同时,也是一个刺眼奌.有人将之比喻如 “人类的动物园”(Human Zoo).泰国政府为了促进旅游業,把他们固定在一个村落内,收取高额的门票费,而事实上,长颈族(Long Neck Tribe)所得到的并不多,闻之令人鼻酸.因此,他们唯有靠出售一些手工艺品和纺织品为生,大多数游客像我一样为她们大喊不值, 此种人剥削人的方式, 应该早日停止才是.

 

 全文完 7

 

 

 

 

你今天是 106786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6786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