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伪装的魔鬼 The Devil In Disguise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五十一) 伪装的魔鬼 The Devil In Disguise

 

 

(五十一) 伪装的魔鬼

The Devil In Disguise

 

 

二 战  "胜 利 之 吻 "男 主 角 ,不 久 前 去 世 ,
去 世 前 ,他 与 女 主 角 曾 为 此保 持 数 十 年 之 友 情 .

二 战 胜 利 ,人 们 欢 呼 之  V  字 手 势 .

 

 

春仔(Choon)的故事:

 

     我怀疑在亚庇体育俱乐部(Jesselton Sports Club)大楼被看到“穿著黄色长袍的佛教僧侣”就是田中中尉(Lt. Tanaka)。众所周知,他通过从他逮捕的人的家属那里勒索到大笔现金(英国货币),承诺在审讯期间不会严厉对待他们。但是,许多被捕的人都在遭严刑虐待后死亡。

     我在海滨遇到了两位同志,林廷欢 (Lim Tin Fan)杰菲里加迪(Jeffrey Jadi),开始询问“穿着黄色长袍的神秘僧侣”。我怀疑如果这个 “僧人”是田中的话, 他不会选择靠近亚庇的一个岛屿,而会躲避其被追捕所犯之战争罪行, 以逃亡失踪至缅甸(Burma)暹罗(Siam 即是泰国)老挝(Laos)、柬埔寨(Cambodia)越南(Vietnam)等佛教国家的成千上万的僧侣中.

     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查后,我们被一位华人水手告知,早一天,有一位佛教僧搭上一艘帆船往西贡(Saigon,今胡志明市 ) 航行 . 据说 , 他向这艘船的船长支付了一笔数目不菲的英回纸币. 在获得这些信息之后。我更相信该名 “和尚”确实是田中

 

 

佛 教 僧 侣 之 黄 色 长 袍 ,相 信 田 中以 此方 法 化 身 僧 侣 逃 走 .

山 下 奉 文, 負責指揮日軍進攻馬來亞和 新加坡 ,暱稱「馬來之虎」,
曾在星 马 对平民进行大 屠杀.公 元 1945年12月7日以「縱兵行馬
尼拉大屠殺」戰犯罪名遭馬尼拉軍事法庭判處絞刑,
并 於公 元  1946年2月23日步 上 断 头 台 。

 

 

     他有6小时早开行的优势,此时他的帆船将进入南中国海的主要航线。我们决定另觅一艘快速的小艇 (Perahu Layar,土著帆船)去追逐该艘帆船。一名嘉达山(Kadazan) 人拥有几艘沿海帆船,他在1943年婆罗洲起义(即双十节起义)期间被日本宪兵所折磨,故很乐意地选择了他最快的小艇与3名经验丰富的船员。在装载了一些食物和食水后,我们起航了。在微风的帮助下,追赶田中开始了。

      我们的工作人员相信,除了天气不好之外,我们会在4至 5个小时内赶上缓慢移动的华人帆船。太阳在湛蓝的天空中闪闪发光。但是,在南中国海的天气情况是难以预测的,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好天气, 很可能会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 掀起大风、大浪和狂风暴雨。

     我有一把左轮手枪和几发子弹,而我的两个同志有汤米枪(Tommy-Gun)和手榴弹。我们的每个船员都有一条挂在腰间的巴冷刀(长的马来刀)。

     我们白天轮流搜寻地平线上有否任何航行帆船的行迹。我们在远处看到了两艘可能是美国的战舰。他们向北走,没有注意到我们。紧随其后的是6架战斗机护航著正在航行中一艘航空母舰。

 

 

中 国 庆 祝 8年 抗 战 胜 利大 集 会 

日 军 在 新 加 坡  "肃 清 "行 动 中 ,华 人 男 女 老 幼 集 中 在 7处 地 点 接 受 甄 别 .

 

 

     在海上第二天的下午,一名船员在远处发现了一个小黑点的形状,他兴奋地指着它说:“那是华人的帆船!”他告诉我们,为了避免被该帆的船员看到,我们会“降帆”,降低速度,并在夜幕降临前增加速度。我们应该在午夜前与该帆船并骂齐驱!他满怀信心地说。

     这是一个非常黑暗的夜晚,由于雨云很少,天空中几乎没有任何星星,它已经开始下著细雨,并且在远处出现闪电,点亮整个区域一秒钟之久,但它显示我们是距离帆船约两海里左右。

     当我们到达帆船的船尾时,我们慢慢地降低速度.然后我和两个同志一起跳上船去。我们在甲板上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 经过了一个船员,该名船员在用绳子绑在柱子上的方向舵旁边睡著了。

 

 

战 后  新 加 坡中 华 商 会 举 办 集 会 要 求 日 本 赔 偿 及 道 歉 .

新 加 坡 日 治 时 期 殉 难 人 民 纪 念 碑 
 

 

     我们走近甲板下方的一个船舱,船舱的天花板上悬挂著一盏昏暗的油灯。一个男人四肢在木凳上伸展开来。他身体裸露,剃光头,穿著长裤。墙上挂著是一件佛教僧侣的长袍。另外两个男人在桌子上睡着了,而另一个人却坐在桌子旁边的工具上抽著抽雪茄烟。他们全都剃光了头!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很难说出哪一个是田中。

      我的同志以前没见过田中。我决定近距离接触看他们的脸。当我准备进入船舱时,我的同志杰弗里加迪 (Jeffrey Jadi)指著看起来像是一个躺在长凳上的男人腰带下突出的手枪。走近一点,我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我现在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孔。他就是田中!

     我把左轮手枪指向他的头部,并迅速地从腰带上抓起他的手枪。他从板凳上跳了起来.

      我喊道: “田中!你被捕了!把你的手举起!”

 

 

欧 洲 人 民 庆 祝 二 战 胜 利 的 欢 欣 场 面 

马 来 亚 战 役 

 

 

      当他认出我时,怒目而视, 靠回到墙上。林和贾迪用绳索将其双手绑在后面.我向船长和他的船员解释说,他们认为是“佛教僧侣”的男人实际上是一名试图逃脱逮捕的日本宪兵军官。

      船长喊道:“杀了他!” 他接著告诉我,他的兄弟在亚庇日本宪兵监狱中因酷刑而死。我站著看守田中,我命令他坐在船舱的一角处。刹那间, 风起云勇, 暴风雨即将降临!

     一些船员走上甲板去打理帆船航行,而林和加迪也去协助船员们。

     闪电闪过,片刻之间,帆船被抛到波涛汹涌的大海里, 大雨倾盆而下. 一个大浪扑来打破了起伏颠簸帆船的甲板,我被撞到了船舱的地板上 , 惊奇地看到田中站了起来,他的双手自由了!不知何故,他有本事松开双手被绑在背后的绳子!

 

 

日 军 进 军 马 来 亚

日 本 陆 军 

 

 

     我突然意识到田中的手枪挂在我的皮带里已跌落到地上,它靠近我的左脚,当我弯腰捡起它的时候,田中用脚踢我的胸部,片刻后他站在我的身边, 并且手枪在手。就在那一刻,我看到船长进入机舱,尽管如此,田中向前猛冲,好像他正在击中头部后方或被从后面推开。我看到船长手里拿着一个木凳子,他在田中的背上撞了一下,他蹒跚地走向通往甲板的台阶。

     船长把凳子抬到头顶上,准备再次撞击田中,此时,一个巨大的波浪冲撞甲板,两个人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当波浪引起的喷雾清除时,我看不到任何一个男人。数秒钟后,我看到了船长。他湿透了,手里仍然抓著凳子。他环顾四周,希望能看到田中,但很快就发现田中被波浪的冲击力卷走了。

     当天气在日出前回复, 林、加迪和我登上帆船的救生艇,我们在广阔的海面寻找田中,但没有成功。帆船船长和我们一起回到了亚庇,我们就此向警方报案。

 

未完待续 47 下一篇: 后记 Epilogue

 

 

 

 

 

 

你今天是 10302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302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