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一个年轻的母亲的悲伤 A Young Mother's Sorrow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四十八) 一个年轻的母亲的悲伤 A Young Mother's Sorrow

 

(四十八 ) 一个年轻的母亲的悲伤
A Young Mother's Sorrow

 

 

在 日 本 统 治 下 的 新 加 坡 街 景一 瞥  (1942-45)

日 军 从 柔 佛 越 过 长 堤 进 入 新 加 坡 

 

 

     那是1944年7月。

     几个月过得很快。我们没有关于“外间世界”或战争如何进展的消息。我们每天生活如常。新加坡人已经听天由命,因为:(1)在日本宪兵监狱遭受酷刑或处决. 或(2)由於疾病. 或(3)饥饿.

      “对于那些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出生的人,可能很难理解以上段落所述,人们要面对如此可怕的死亡。我想请他们阅读关於日本占领期生活方面的许多书籍,以及战俘和平民中被拘禁者的生活。我认为这些知识可以协助他们比较在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的生活,并能了解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辈在1942至1945年日本军事统治下所遭受的苦难。

     “当代人可能很难相信新加坡没有出售牛奶(罐装或瓶装),并且通常用以喂养家禽的“碎米”(马来语Beras Hanchor)是严格配给的. 此外,还包括有盐和糖一斤(大约相同於一公斤)的大米是竞是2个成年人一个月的口粮。

     没有面包。由于战争,面粉的进口已经停止。在医院没有使用麻醉剂的情况下进行手术。这些药物也被没收了。食油(红棕油)也是配给供应的.所有新鲜食品市场都告关闭,因为日本军队购买了所有新鲜蔬菜和鱼类来养他们的部队,人们只好开始在他们的花园里种植木薯和红薯。大多数人因为饮食中缺乏维生素而生疮和皮肤病,这也引起了一种致命的脚气病,这种致命的疾病使一个人的胃膨胀到其大小的2倍或3倍

 

 

日 军 在   新 加 坡肃清 行 动 中  也 屠 杀  锡 克 族 人 

在 日 本 统 治 下的 华 族 少 女 被 逼 学 习 日 文 .

 

 

     马维斯(Mavis)的产期只有几天就到了。她变得烦躁和害怕,相信她会在分娩时死去。当她经历了她的第一次“阵痛”时,她正在做著恶梦因而无法入睡。

     克拉拉阿姨(Auntie Clara)提醒吴大姐当她与尼姑庵的高级助产士一起探访马维斯时,并试图安慰他。马维斯大部分时间, 日夜躺在床上,眼晴盯着天花板,随着疼痛变得更加频繁而显得愁眉苦脸。克拉拉阿姨对她的状况非常担心,不知她是否有心理力量来克服她的恐惧。

     我想象自己在马维斯的处境,并回想起我在亚庇监狱里被田中(Tanaka)强奸的那个夜晚。对我来说,幸运的是,他用了安全套, 因而我没有怀孕的恐惧.(我被告知,一名患有性病的日本军官或士兵,在他被治愈之前是不适合执勤,将被视为 “非战斗人员”,并且是他的军团中一种耻辱。他将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如果军官或士兵感染了疟疾或其他疾病,或在战斗中受伤或遭到意外受伤. 又另当别论.)

     克拉拉阿姨和我坐在马维斯旁边,轻轻地按摩她的背部,给她带来很少或没有任何缓解。 一俟她的痛苦变得更加严重,她就被送到诊所的产房。 经过将近14个小时的“分娩” 过程,她生下了一个女婴。生下孩子后,她立即坐在床上尖叫. “把她拿走! 我永远不想看到她!" 之后便失去知觉。

     正如吴大姐早前规划的那样,这个孩子一出世就被毛巾包起来,然后送到托儿所.

     怀孕期间的压力和焦虑,以及她对被强奸的记忆继续影响著马维斯,当我被抑郁症困扰时,我成功地“关闭”了,(此乃我从我的爪哇室友罗姆(Rom)那里学到了一个'技巧').在1945年8月战争结束之前,马维斯变得懊悔,这种悔恨对她的健康产生了不利影响。

 

未完待续 44   下一篇: 第十章 (四十九 ) 战争结束 - 搜索开始 The War Ends.......A Search Begins

 

 

 

 

 

你今天是 10033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033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