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 被轮奸 Gang-Raped!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四十七 ) 被轮奸 Gang-Raped!

(四十七 )  被轮奸 Gang-Raped!


8名日本兵轮奸克拉拉母女
8 Japanese soldiers gang rape Clara mother and daughter

     克拉拉阿姨(Auntie Clara)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的脸突然变得紧张,因为她说,“有一天晚上,8个醉熏熏的日本宪兵来到我们家。一句话都没有对我和马维斯(Mavis)说,他们锁定了门窗,压倒了我们,并将我们及他们自己脱个精光, 然后把我们传来传去的耍玩,并粗手粗脚不停地摆弄我们的身体,只有取酒畅饮时才会停止动作.
     过了一会儿,他们把马维斯拖到客厅的一边,把我拖到另一边。我跪下乞求他们停止伤害马维斯,并提请注意我正在月经期的事实。这点也不能阻止他们!他们分成两组,每组4个人,像饥饿的狼一样撕裂我们。每组中有2个人轮流抱着马维斯或我,而另外2人却沉迷于他们想要玩的任何形式之变态性行为。过了一会儿,两组人马对换, 耍弄马维斯的那一组转而攻击我。
     马维斯可怜地喊道:“妈妈......救救我!”在她的尖叫声中,我能做的就是聆听我肚子里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感觉,因为我背躺著, 双脚乱踢,,用手推开及嘴巴乱咬折磨我的人, 而该人却用拳打我的面孔及全身.我鼻孔因而出血,血液塞住了我的鼻孔,有一些人流入我的嘴里, 存在喉咙里,我一喘气,便同时把血液吞入肚内......我一定已经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天色非常黑暗,也非常安静。少顷我才能意识到我的处境.我全身疼痛,特别是在腹股溝周围..... 我的大腿满是鲜血.
     我的血液湿润了我的大腿。当我问自己时,一种令人作呕的恐惧紧笼罩住我,“马维斯在哪里!他们有把她带走了吗?”我用颤抖的声音喊道,“马维斯.....你还在吗?”然后向客厅的对面早前他们拖著她的地方爬去。我再次呼唤她。我听到她的呻吟,低声说,“妈妈......是你吗?”
     我可以隐约知道她的身体在一个角落的地板上伸展著,并意识到她可能会受重伤?”我躺在她身边,向她伸出手。当我触摸她的脸时,我觉得我的指尖湿润,粘着她的血!我心想:“哦,上帝!她受到严重伤害吗?”我的脚摇摇晃晃地只能用墙壁来作支撑,摸到灯光的开关, 把灯开亮。

被奸后母女两人遍体鳞伤
After being raped, both mother and daughter were bruised and bruised.

     当我看到她身体的下半部分被血液覆盖著,嘴唇肿胀,眼睛膨胀, 几乎闭上,全身浴血.我用手背覆盖著嘴里的尖叫声。
     我告诉她我要去洗手间拿毛巾和一盆水给我们洗干净。她没回应我,但我知道她有听到我说的话.
     克拉拉阿姨说,由于害怕被醉酒的日本士兵骚扰,天黑后走在街上是不安全的,直到第二天早上,她和她的女儿才能寻求医疗帮助。他们去了穆里尔梁医生(Dr.Muriel Leung)的住家,她的丈夫弗雷德里克蒋(Frederick Chiang) 医生与克拉拉阿姨的丈夫何唐纳(Donald Ho)同时遭日本宪兵所逮捕。因为他们与救华会有关系.梁医生和她的丈夫来自香港,在战前几个月来到新加坡。
     

     梁医生检查了马维斯,发现她的脸部和身体有几处内伤和瘀伤,而我的鼻子骨折,内伤也很多。她用她家里的药给我们疗伤。
     我们感激地接受了她的邀请,留在她的公寓直到康复为止。
     克拉拉阿姨说:“我们搬进了梁医生的住家大约一个星期后,日本宪兵逮捕了她。玛维斯和我决定不回到我们租来的房子住,去和另一个华人家庭租房住。
     一个月后,当马维斯发现她已经怀孕了,我们寻求各医疗机构协助不果, 因为没有适当的设施,没有人会进行堕胎。
     正在不知所措, 该如何做时,与我们同住的家庭劝我们向尼姑庵的吴大姐解释我们的问题,这就是为何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不喜欢家人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向另一个家庭成员表达的感情,因为我只知道我爱我的父母,直到我遇到克拉拉阿姨和马维斯。几乎不可能相信我们在几天前还是陌生人,透过一种不可思议的命运扭曲,成为了一个曾经遭受过可怕经历,并且正在拼命想要抹去那些困扰我们的记忆.

未完待续 43  下 一 篇: (四十八  ) 一个年轻的母亲的悲伤 A Young Mother's Sorrow

你今天是 9771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9771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