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Chapter 9 (四十六) 震惊 Shocked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第九章 Chapter 9 (四十六) 震惊 Shocked

 

第九章

 


(四十六) 震惊!
Shocked

 

 

水莲决定与瓊和朱莉娅同住
Swee Lian  Decided To Live With Joan And Julia

 

 

慰 安 妇 人 数 越 来 越 少 ,不 能 忘 却 的 纪 念 .

日 本慰 安 妇文 娱 表 演 .

 

 

     当我第二天早上到达(June)朱莉娅(Julia)的卧室时,他们坐在一张小桌子旁正在喝茶。他们睡在铺满棉被的草席上,周围散落着一些枕头。我站在门口,愉快地说: “早上好!我来和你同在一起住了.

     瓊大声说:“好极了 !”

     朱莉娅看了看周围问道: “我很高兴!但你的包包在哪里?”

     我笑著答道: “我穿著我唯一的 “财产”!我不得不要求吴大姐再给我另外一套长袍。”

     瓊说:“你不会相信,但是当你昨天离开我们时,朱莉娅对我说,她(指水莲)明天会回来和我们在一起, 到时你会看到的!她为你安排了一张床!来吧,让我带你去看看.” 

     她把我带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那里用棉被、朱莉娅大约 6岁时及我!” 枕头和几个靠垫做了一张看起来颇舒服的床。

 

 

医 务 人 员 为  慰 安 妇作 卫 生 检 查 .

慰 安 所外  

 

 

     吴大姐鼓励在尼姑庵的住户自己煮吃,虽然总是会有食物,但不可否认的是食堂中并不很多。她说:“做一点他们自己的烹饪或打理些园艺会帮助人们摆脱忧虑。此外,他们还为平日家常便饭增添一些美味,包括米饭、木薯和红薯的混杂物。

     瓊曾漫步到乡村市场,回来带一些新鲜的红辣椒和几个未成熟的(绿色)芒果, Balacan(虾酱)青葱, 然后用石磨将之压碎制作Sambal,再挤压两个酸柑的汁液, 与黄瓜片一齐吃。美味无穷!

     我决定让他们对我有信任感,说出我是谁,以及来自哪里。不过,要在“在正确的时间”,当我们大家很轻松地在 “回忆的气氛” 中於树荫下乘凉时.

     但是在我到达的第二天,瓊从她的相册中取出一张旧家庭照片, 并在我面前高举著.她说:“这张照片是我们一家大小在欢乐声中拍摄的, 其中有我丈夫、朱莉娅, 那时大约6岁左右, 还有我.”

     她把相册放开,继续说: “由於你将和我们住在一起,我认为应当告诉你我们到底是谁?”

      朱莉娅说: “我原也想建议同样的事情.”并且看著我,她说; “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你的家人等等,是时候坦白招供了!”

 

 

水莲发现其父母结婚照片
Swee Lian Discovered Her Parents' Wedding Photo

 

 

被 侵 华 日 军 屠 杀 之 中国慰 安 妇遗 像 

被 侵 华 日 军强 奸 成 孕 之  慰 安 妇

 

 

     大约在一个星期后的下午,我在整理房间, 看到瓊给我看的那张照片中,她的丈夫、朱莉娅和她本人.当我慢慢转动页面时,我注意到有些照片已经陈旧及脱色了.然后我的眼睛盯在一张让我屏住呼吸专心注视的照片,我的身体变得又热又冷,因为在照片中是一个看起来尚年轻的瓊, 而站在她旁边的人,年轻的时候和我的母亲样貌几乎完全相似!

     我的感觉暂时瘫痪了。思绪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试图让自己相信我并没有作梦。“它不可能是她!这是不可能的.”我告诉自己,眼盯着那个年轻女人的脸蛋。然后,我看到她嘴巴左侧的小美人痣,就在她的嘴唇上方.我知道是她!我觉得我的手和脚变成了冰块!当我慢慢转动页面时,另一个震惊等待著我。这是我母亲和父亲的婚礼照片.朱莉娅打扮成伴娘,捧着一束鲜花!在她旁边的是伴郎,她从以前给我看过的照片中认出来,是她的丈夫!这张照片与我在亚庇家中的家庭相册一模一样!

     我的尖叫声迅速将在厨房中的瓊和朱莉娅引到了我的身边。我听到瓊对朱莉娅说:“她快要晕倒了!快点!取一杯水来!”

 

 

侵 华 日 军所 设 立 的 简 陋 慰 安 所 .

中 国 幸 存 慰 安 妇 林 石 姑 

 

 

     我仍然手抓著打开了的相簿,她让我从玻璃杯里啜了几口水。她让我躺下, 她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指着父母的婚礼照片,低声说:“这是我的......母亲和父亲......在婚礼当天

     瓊看起来很震惊, 说:“你的意思是什么?我不太明白!”

     我慢慢地点了点头,我轻声说: “这是真的”她眼晴盯著照片,又看著我, 相对无言.”

     然后,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尖叫说:“哦,天啊!你是凌的孩子!这不可能是真的......它不可能!”当她举起双臂,泪流满面地喘著气。接下来,我们拥抱在一起,设法克股激动的情绪才说话。

     接近午夜时刻,当我要把故事结束时,克拉拉(Clara, 乃瓊的原名)马维斯(Mavis, 乃朱莉娅的原名)泪流满面地静听著, 间中也断断续续地说,因我的情绪过于激动而无法继续下去。

     我告诉他们有关我的家庭生活,以及我如何爱我的父母和春仔(Choon);我的父母被拘捕及我在日本宪兵监狱的经历;我被强奸,还有我在军妓院一个月,我想我肯定曾被士兵们强奸过“几百次”; 后来春仔和比利铃木 (Billy Suzuki) 把我从军妓院中救出来,然后由比利驾驶一架飞机,把我放入一个木箱偷运入新加坡.

 

 

中 国 慰 安 妇电 影  "二 十 二",乃 是 叙 述 尚 存 22名 慰 安 妇的  故 事 .

慰 安 妇们 第 一 次 成 为 电 影 主 角 .

 

 

     安娣克拉拉含著眼泪喊道:“ 水莲,你经历多么恐怖!”

     她拥抱我并吻了我说:“这是一个奇迹,你还活着,孩子!”。

     马维斯泪流满面, 当她注视著其大肚子的时候,也许她想正当我的苦难过去了, 她却尚有一些阶段要通过才能看到自己最终的结果. 

     马维斯告诉我,根据吴大姐的建议,她的孩子出生后就不会给她看。孩子会被尼姑庵医务人员悉心照顾,然后被收养。看起来我很残忍或者说是铁石心肠,但我母亲和我对这件事都有认真想过,此一决定对无辜婴儿和我自己都有益处。如果我决定留下宝宝,我将不得不用假名作为其父亲。如此,我可以为宝宝提供什么样的未来?随着他的成长,他是否有理由怀恨我将他带入这个世界?我们觉得,若他被没有孩子的夫妇的收养的话,他将有机会过上美好的生活,而且不必知道其被人收养。

     安娣克拉拉与我的母亲只有一点相似之处,告诉我她是伴娘,而她未来的丈夫何唐纳(Donald Ho),是我父母在亚庇婚礼上的伴郎。他是来自香港有名望的家庭,在新加坡和马来亚都有生意往来。

     她说:“你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草药医生,不仅在亚庇而且在北婆罗洲和沙劳越的其他地方都受到尊重。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参与者全是华社名人巨贾, 以及英国政府官员。

 

 

克拉拉细述她的故事
Clara Told In Detail Her Story

 

 

中 国 慰 安 妇最 后 影 像 

一 部 揭 发 日 军 暴 行 慰 安 妇纪 录 片  "二 十 三 "中 的 一 个 镜 头 

 

 

     两年后,唐纳德(Donald)和我在香港结婚了。你的父母也有参加我的婚礼。那时你已经两岁了,你父母去香港,你就被在亚庇的外婆照顾.

     我结婚后,马维斯於1925年出世。到了 1940年,当日本入侵香港的威胁似乎迫在眉睫时,我和丈夫决定搬到新加坡去,在那里他的家人有商业上利益。我与你妈妈保持联系。在日本入侵前不久,我们已决定将马维斯和你送到英国完成你的教育,但战争打断了我们的计划。

     日本偷袭夏威夷珍珠港后於1941年12月开始入侵东南亚,我的丈夫是中国救济基金的重要成员,决定与该基金的其他成员一起留在新加坡。随着日本军队沿着马来亚向新加坡推进,我决定撤离并与马维斯去澳大利亚,因为我有一些朋友在那里,尽管新加坡投降的想法从未在我们脑海中浮现。我们相信日本人在到达新加坡海岸之前就会被击败.这场战争将很快结束!但是,情况恐并不如此。日本的潜水轰炸机在爪哇海岸附近击沉了这艘将马维斯和我,以及数百名逃离者带到了澳大利亚的船只。幸存者被爪哇的日本人拘留,后来被送往新加坡。

      “我在抵达新加坡后发现,日本秘密警察日本宪兵逮捕了我的丈夫和中国救华会的其他成员。我不被允许见到他,虽然我作过多次尝试。一名日本高级军官住在我们家里,所以马维斯和我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我们不断被日本宪兵审讯,他们坚称我丈夫曾捐出大笔金钱去组建 “星华义勇军" (Dalforce)[ 注 :是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属海峡殖民地志愿军属下的非正式军队 /游击队 。 由新加坡华侨成立,并于1941年12月25日由马来亚秘密警察部队的约翰•达利中校正式收编到马来半岛英军司令部属下的海峡殖民地志愿军之中。由于将领姓氏为达利,于是英殖民地政府称星华义勇军为“达军”(Dalforce)。此军队参与了新加坡战役,而新加坡沦陷后一些成员继续对日本皇军展开游击战。]的华人志愿队, 顽抗於1942年2月入侵新加坡之日本军, 造成大量日军伤亡.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的丈夫与被逮捕的救华会成员,在1942年2月至3月 “肃清大屠杀"(Sook Ching Massacre) [ 注 : 肃清大屠杀是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占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时的一个针对当地华人有系统的种族清洗。]期间至少有5万名华裔男性(实际数字不明)被屠杀. 她眼望远处, 然后低头细声说: “可怜的人。祈上帝接受他的灵魂。”

 

未完待续 42  下一篇 : (四十七 )  被轮奸 Gang-Raped!

 

 

 

 

 

 

你今天是 10033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033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