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田中的困境 Tanaka's Dilemma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四十五) 田中的困境 Tanaka's Dilemma

 

(四 十 五)田中的困境
 Tanaka's Dilemma

 

 

水莲逃走6天后才被田中发现
AfterSwee Lian Escaped For 6 Days, It Was Discovered By Tanaka.

 

 

韩 国 人 民 手 持 逝 世 慰 安 妇 遗 像 游 行 ,向 日 本 追 讨 血 债 .

韩 国二  战  慰 安 妇後 人  集 会 要 求 日 本 赔 偿 及 道 歉 .

 

 

      我的逃跑只是由田中中尉(LT. Tanaka)本人在6天后发现. 此乃发生在他访问军妓院的时候。

      一个陪著田中到军妓院的华人双重特务。告诉春仔(Choon)在田中访问期间所发生的事情:

     当田中告诉妈妈生(Mama-San)他想要看一下“他的中国囚犯”时,她不确定地看著他,想知道他是否想与她开玩笑。当田中看到她奇怪地看著他,并且还在她的办公室内,他愤怒地喊道: “别站在这里!去带她来!”

     妈妈生看起来很困惑,一脸迷茫; 她的眼睛在房间里快速地打转。

     田中喊道:“你有什么问题?难道你聋了吗?”她因过分恐惧而脸色变得苍白,她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不能执行你的命令.你知道原因的!你有否忘记这个中国女孩几天前根据你的命令,被你的一名军官逮捕,并带走了!”

 

 

韩 国慰 安 妇抗 议 集 会中 的 一 名 幸 存  慰 安 妇

一 丝 不 挂 的慰 安 妇

 

 

     田中气愤地说:“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你是否想我敲醒你的脑袋才能发出一些感觉吗?”

     妈妈生开始哭泣道: “我告诉你的是实话,先生!我永远不敢骗你的!先生!” 妈妈生意识到她发生了一些严重的错误。

     此刻田中逐渐明白,有人伪装日本宪兵, 并假冒作为一名他在日本宪兵总部的“同事”,帮助水莲 (Swee Lian)逃走.

     田中在椅子上慢慢坐下,眼睛睁得大大,他的脸有如戴著一个白色的面具。他眼晴盯著地板一段时间后才对妈妈生柔声说道: “坐下吧, 我将会一步一步地调查这件事,你要说实话!”

     他从手枪皮套上拔出手枪,指着她的头,手指放在扳机上。说道:“如果我有任何理由怀疑你在撒谎,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肮脏的大脑轰到后面的墙壁上.”

     妈妈生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紧张地玩弄著手指,眼睛盯著他腿上的手枪上。

     田中坐回椅子上,冷静地看著她。过了一会儿,他说: “现在详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妈生擦了擦眼泪,深深吸了一口气。

 

 

妈妈生细述水莲逃走的经过
Mamasan Gave A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Escape Of Swee Lian

 

 

慰 安 妇纪 念 铜 像 

一 名 菲 律 宾 战 时 慰 安 妇在 集 会 举 牌 要 求 日 本 赔 偿 及道 歉 

 

 

     妈妈生:“五、六天前的一个下午,当我听到大门打开时,我在办公室里看到一辆小货车进入了车道。一名佩有“Kempe”手臂带的军官从小货车前座上跳下来,迅速走进我的办公室。他要求见主管.我告诉他我就是主管.我注意到他有一个修剪过的小胡子和戴著眼镜。另有一名“Kempe”士兵跟著他进了我的办公室。”

     田中:“这位军官多大年纪了,他的身材如何”

     妈妈生: “我会说他大约 30岁左右,中等身材。”

     田中:“他对你的确实说了些什么?”

     妈妈生: “他说,田中中尉派我来逮捕他最近带来的中国女孩!现在把她带到我身边来!”

     田中: “这位官员是否说流利日语, 或者是说不太流利日语?他是否有日本人的面容吗?”

     妈妈生: “当然,毫无疑问的,他有一张日本人的脸相!他甚至能用名古屋口音说话!”

     田中: “名古屋口音?你怎么知道的?”

     妈妈生: “因为我来自名古屋,先生。”

     田中: “你有没有问这位军官的名字?”

 

 

二 战 时 的 慰 安 妇

二 战 时 的 日本 和  韩国  慰 安 妇

 

 

     妈妈生: “我认为如果我这样做会很粗鲁无礼。我不认为这点很重要,因为他说他是依照你的命令行事,先生。”

     田中: “他有什么军衔?”

     妈妈生: “他是个陆军中尉。他有一个红色标签,中间有一条金线,顶部有两颗星。他穿著衬衫衣领上的标签,就像你现在穿的那样, 先生.”

     田中: “他告诉你提取中国女孩后发生了什么?”

     妈妈生:“我直接去她与一些来自爪哇女孩们同住的房间告诉她,我的办公室要她来一趟。当我们到这里时,该名官员要警卫将她的双手绑在背后。然后他拿起我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我听到他在跟你说话,先生。他说,田中中尉,只是通知你一声,我将很快和那个女孩一起去总部。一切都很好,没问题” 说完他把电话放下。

     他们三人离开我的办公室走去小货车。他们把女孩放在车后座,该名官员和警卫坐到前排座位,然后迅速开走了。

     田中:“你有没有想到这位官员假装与我通话的电话线已被切断连续5天之久,直到我今天要打电话来这里时才发现到. 我的一名手下已接驭回电话. 你在这之前有否用电话?当然,我没想到你会怀疑这名官员和他的警卫当天进入你的办公室之前已经切断了电话线!”

     妈妈生; “过后我曾尝试使用电话,但线路“死了”( 不通)。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有时它是在修复前几天。”

 

 

田中对水莲逃走事件有如哑子吃黄莲
Tanaka’s Escape Incident Was Like A Dumb Eating Coptis
 (Yellow Lotus, Or Mute Eat In Silence )

 

 

韩 国 街 头 所 见 之慰 安 妇塑 像  

愤 怒 的 韩 国 慰 安 妇集 会 抗 议 日 本 ,安 倍 嘴 巴 被 封 口 .

 

 

     当田中离开妈妈生的办公室时,他满怀忧心, 愁眉不展。

     他(指田中)确信她(指妈妈生)是正确的,因为她说带走水莲的官员 “绝对是日本人,因为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并且在与他交谈,听取他的谈话后,她很容易知道他是不是日本人。

     田中从未发现谁是这两位神秘的日本军官和士兵。

     对日本军队中的叛徒/冒名顶替者/逃兵可能为数不少, 这才是他所担心的事.他希望此事能够加以保密,因其反响可不小,不仅会波及陆军中高级军官,而且还会导致在东京的首相东条英机(Tojo Hideki)政府之关注。

     这位 “军官”有没有支持者?为何他要救出水莲?又他能否是春仔所伪装的吗?(但是,妈妈生却说该名官员说流利的名古屋口音日语.)这名官员是否把水莲带到森林游击队营寨? 或者, 带到靠近亚庇之许多岛屿之一去? 这名官员是否有反日者的支持? 他是否正在把各个族群动员起来反叛日本在北婆罗洲的统治?

     有许多未能解答的问题,田中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任何可能有助于答案的线索。


未完待续 41 下一篇 :  第九章 Chapter 9 (四十六) 震惊 Shocked 

 

 

 

 

 

 

 

 

你今天是 10033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033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