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欢乐的泪水! Tears Of Joy!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四十三) 欢乐的泪水! Tears Of Joy!

 

 (四 十三)欢乐的泪水 
Tears Of Joy!

 

水莲从军妓院中被救出
Swee Lian Was Rescued From The Military Brothel

 

 

韩国慰安妇铜像 

中国少女被日军强掳作慰安妇, 扔到床上后 鬼子们排队进.

 

 

     在1943年9月底的一个下午,我和我的室友刚刚结束了我们第一阶段日常的 “慰安”活动,作午餐前的休息,当时妈妈生(Mama-san)们冲进我们的房间,看起来愁容满面地对我说,:“日本宪兵” 来了!想跟你说话。”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田中(Tanaka)!他想要什么?”

     她(指妈妈生)抓住我的手,我们沿著走廊走向建筑物的入口,在那里我看到一名日本宪兵军官,左臂上戴著白色臂章,上面写着红色字符“Kempei”。他不是田中。一个日本宪兵警卫站在他旁边,就我在监狱里度过的几个月里,我不记得曾见过他们。

     该名官员是中等身材。留有胡子,并戴著眼镜。警卫也戴著眼境,他皮套中的左轮手枪附著在皮带上。

     没有说话,警卫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细绳子,把我的手腕绑在背后。那一刻,该名官员拿起妈妈生台上的电话, 拨了一个号码。我听到了他的话向对方接线生提到田中的名字, 猜想他是通报田中, 他已经逮捕了我.当该名官员及警卫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办公室,妈妈生毕恭毕敬地鞠躬著.

      警卫把我推向花园处,该名官员尾随著。我转过身来看妈妈生,她呆若木鸡似的站著不动,好像她是用石头砌成的。我瞥了一眼建筑物的另一侧,即是我和爪哇籍(Java)女孩们的住处,我看到他们全聚集在花园里, 满脸愁容。眼看著我被带走,他们都哭了。有些人在哭泣,擦著眼泪。

 

 

二 战 韩 国 慰 安 妇 

韩 国一 个 研 究 小 组 所 公 开 之 遭 日 军 掳 走 的 7名 慰 安 妇影 像 

 

 

     警卫把我推到一辆小货车上。他打开后门把我抬起来,我看到一个大约四、五尺高的木箱。他让我坐在它旁边。他猛然关上小货车门,跳进了驾驶座,该名官员坐在他的旁边. 小货车开始移动。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转入一条狭窄的道路旁边的一片森林处停了下来。官员摘下眼镜和假胡子,然后对我说“水莲,是我,比利铃木 (Billy Suzuki)!还有,这是春仔 (Choon)!此时该名“士兵” 正移开了他的帽子和眼镜。

     我茫然地用眼晴盯著我面前的两张面孔,更紧盯著 “士兵”尖叫,春仔?你不是春仔!而且,你也不是比利铃木!不要这样对我!这是一场残酷的游戏?你们疯了想把我用车载走? 你们想从我处要些什麽? 你们到底是谁?

     泪水从我脸上滚落下来,春仔打开小货车后门,迅速解开了我的手腕。他拥抱著我,并吻了我。我一时不知所措了,我发呆了。春仔解开木箱的闩锁,立即应声而开。“莲,这不是梦!请进入木箱。我们必须快速行动!”木箱里面是一个马桶座圈, 可用作座椅或马桶。勾挂著的是一个袋子,有两片三文治、一瓶水和一卷厕纸。”他帮我坐上马桶座, 他立即锁上木箱门, 并迅速回到驾驶座上。片刻之后,我们再次前进。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恶梦,还是疯了。当我听到比利铃木说:“ 水莲,你还好吗?,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切都是真实。你所坐木箱子的顶部有一个滑动顶部,它现在是敞开的方便空气流通。当我们稍后卸下你的时候会关闭。”

 

 

首 座 中 韩 慰 安 妇少 女 雕 像 落 户 首 尔 街 头 .

中 国 著 名慰 安 妇  电 影  "二 十 二 "中 的 一 名 慰 安 妇 镜 头 

 

   

     他看了看手表,说:“大约40分钟左右,你将飞往新加坡!”

     “天啊,这是真的吗?真的发生了吗?”我泪流满面地嘀咕着自己。我突然意识到比利和春仔救了我!

     我大声喊道:“我爱你,春仔 !我爱你比利!” 

     春仔说:“你在新加坡会很安全的!比利已经安排妥当了!”

     我暂时沉默了一段时间,试图吸收正在发生的一切。我问道: “这一切实在太棒了!令人难以置信的!”  用之简易机场。我们在路边的一些灌木丛后面停了下来,比利和春仔迅速下了车,取下了他们的日本宪兵制服。在春仔身上原穿著卡基布短裤和一件衬衣. 比利穿著他平时白色飞机师的制服. 春仔用锄头在地上挖了一个洞,然后埋下了制服。他们跳进了小货车的前座,几分钟后我们停在了飞机跑道的入口处。比利向日本哨兵展示了他的飞行员的通行证和相关文件,说明木箱内是一尊婆罗洲酋长的塑像.它是古董部门负责人的一份礼物. 他将亲自交付给:“昭南岛(Syonan, 日本占领新加坡时的名称.) 第7坦克团的指挥官安田大(Fujipo Yasuda)少将。”

 

 

中国慰安妇林 爱兰 

年 青 时 的 中国慰安妇林 石 姑 

 

 

     春仔获得了进入简易飞机跑道的准证,文件还附上了他的照片。他被描述为“樱花运输公司”(Sakura Transport Co.) 所雇用的“司机”

     当我看到哨兵查阅文件时,我的手和脚突然变得冷冻。他(指哨兵)似乎认得比利,问道:“你今天起飞吗,先生?”比利回答说:“是的, 飞古晋和 昭(Syonan是日本人给新加坡的名字。它的意思是,“南方之光”)

     哨兵微笑著向我们挥手致意。

     我们快速地走向一架中型、双引擎、螺旋桨驱动的飞机, 它停在了简易机场跑道的一侧.这架飞机被一群嘉达山(Kadazan)工人装上了盒子和木箱。

     当比利离开小货车时,春仔对我说:“你的木箱很快就会被送上飞机.” 比利走向一座小建筑物,那里有一些制服人员在检查文件。

     两名嘉达山工人开始向后门移动我的木箱。春仔警告他们务必要小心,因为木箱中有“易碎的物品”,应该被垂直抬走。我觉得自己正被抬离地面,经过几次颠簸后,我猜到木箱已被放到手推车上,因为我可以感觉到沿著不平坦的地面推动的颠簸情况。

     我听到春仔告诉那些人, 说 :“耍小心把木箱抬上飞机.”再经过几次颠簸,我觉得箱子被挤在一个不平坦的表面上,我知道我已安全地登上了飞机!

 

 

春仔的回忆
Choon's  Memories

 

 

二战时, 被日军掳走当慰安妇之一名少妇

前台籍慰安妇抗议日本逼良为娼要求道歉及赔偿

 

 

     一旦箱子在飞机上,我就跳上飞机舱,假装检查它,然后低声说道:“我爱你,莲!我会等著你!”

     我听到水莲的低语声,说:“我爱你,春仔! 一切小心!”

     我从飞机上下来,跑到小货车,跳进驾驶员座位.

     比利正在看著我,他正在与一个穿著和他一样的制服的男子说话。我把小货车的发动机转了一下,给了他“竖起大拇指”的标志。他举起一只手跑向小货车。他说: “四天后在酒店见.”

     我说:“但你不觉得我们应该保持低调一些吗?” 

     比利回答说:“不在酒店看到我们可能会引起在酒店工作的日本宪兵特务的怀疑,特别是在水莲逃跑之后。所以,让我们在四天之后再见面。”

     我说:“好的.祝你们两个人好运”

     比利转过身,迅速走开. 我也开车走了。我在门口的哨兵路障停了下来,我微笑著礼貌地向哨兵鞠躬。他示意我通过。

     在我送回小货车给木材承包商之前,我移走假车牌。然后我慢慢地回到森林中的单位去,我思念著水莲,并希望一切都会像比利和和我所策划的那样,继续顺利进行.

 

 

 

水莲重新说她的故事
Swee Lian Retold Her Story

 

 

二战时, 日本军方在占领区开设之慰安所外貌

在澳大利亚之慰安妇铜像

 

 

     从亚庇的简易机场起飞是我所经历的最颠簸的旅程。但是,我很开心!而且,我想唱歌!我的头不时触及木箱顶部之通风板。当我们空降时,我的背部靠在马桶座后面的纸板墙上.我正坐那里,松了一口气。 我无法相信在过去一小时左右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真是太奇妙了!令人难以置信.

     我是否又有一次做著“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梦?飞机引擎的嗡嗡声和我木箱的墙壁,只离数寸远而已, 顿使我意识到我是坐在春仔所造的马桶上!而我其实是在飞机上,并且正在飞行中!也就是说春仔把我安放上了飞机!而比利铃木就是这架飞机的机师!我能被带到了新加坡,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我再次哭泣,过后觉得人很放松、很疲惫,但我的思绪却一直流动不停.突然间,我父母的脸容在我的面前闪烁!此外,在我面前闪烁过的还有我心爱的室友们, 她们看到我手绑在背后被日本宪兵官员和士兵带走时, 显得忧心忡忡,一脸无助的表情.

     我怎能告诉他们我获得自由了?我会再见到他们吗?我祈祷他们的安全,我的父母不会因为我的获救而受苦吧!我为春仔的父亲祈祷,为春仔和比利祈祷!我非常感激!

     醒来后,我感到有些磕磕碰碰的。但没有我离开亚庇时所感受到的那么糟糕,我知道我们已经降落在古晋。不久之后,我听到飞机的后门被打开,有很多的声音, 因为工人们开始取走货物。当工人们做完工,我打开上面的通风板, 好让一些空气进入木箱子。我看到比利朝著我走来。他站在门旁边说道:“你好,莲!你好吗?对不起刚才的颠簸!”

     我回答说:“我找不到感谢你的话......”我泪流满面。他很快插话道:“让你精神振作起来,你的手指交叉![注: 原文 Your fingers crossed!這是西方人一種祝好運的習俗和習慣,希望事情如人所願的順利,一切成功。]再一个站 , 你在新加坡就会安然无恙!”

 

 

南 韩公 交 车 上 所 安 设 之  慰 安 妇铜 像 

韩 国市 民 团 体 ,受 害 之慰 安 妇 奶 奶 二 十 多 年 来 不 断 抗 争 ,
要 求 日 本 赔 偿 及 道 歉 .

 

 

     我问道:“我会怎么样”我们听到有声音接近.他说:“我们到达那里时会告诉你的!”

     通过我的箱子墙壁上的窥视孔,我看到一些穿著制服的日本人登上了飞机,正在寻找亚庇来的包裹,他们想前来领取。他们在我所处的箱子里徘徊一阵而没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便下了飞机。

     我感到饥饿,拿春仔为我准备的三文治吃。它是鸡蛋,用蟹肉和大蒜炒,上面放著新鲜生姜。这是我最喜爱的食品之一,我吃得津津有味!即使是瓶中的白水也是美味无穷!

     当我听到比利的声音时,我正在做著白日梦。他说:“莲,我给你带来换洗的衣服,一条男式长裤、一件衬衫和一顶帽子。如果你能在箱子外面更换,那将会更容易完成,我们很快就要起飞了。

     我还在穿著军妓院里的“制服”,即是一件短小的和服,一条围绕著我腰部的腰带,而底下却是空空如也!他打开箱子门闩,我走了出来,感觉有点痙攣的现象。他给了我新衣服后,当我快速更衣时,他转过身子,面向别处.

     我说:“你现在可以转身了”他给了我一个卡基色的“骑师”帽子,笑着说:“你看起来好多了!回到里面去!回头见。”

     他把箱子门闩好,拿走了我的短款和服。我看到他把它放在一个垃圾袋里。

 

 

南 韩 民 众 在 斧 山 日 本 领 事 馆 前 所 设 立 之 慰 安 妇 铜 像 

前 东 京 都 知 事 石 源 慎 太 郎 称 慰 安 妇 为 卖 春 者, 遭 台 湾 民 众 痛 批 及 抗 议 .

 

 

     当我们在新加坡降落时,太阳正在下山。飞机滑行了一段时间才开始停下。发动机被关闭了。通过窥视孔,我看到有一些木箱和盒子等待被搬开.一批马来人和华人劳工登上机舱清理货物。比利站在我的箱子旁边。他告诉这批劳工的主管,他必须亲自把木箱交给“安田将军”(General Yasuda)。比利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飞机,将飞机锁上了门。

     我单独一个人在黑暗中。一段时间后,我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现在靠我最近的飞机门被打开了,在小手电筒的照耀下,我看到一个数字和一丝光束。

     我听到比利说:“莲,我要打开木箱的门,把你从飞机梯级带领下来。外面漆黑一片,慢慢往下走.”

     他牵著我的手,在黑暗中,我们一步一步地从飞机上下来。

     当我们到达地面时,我可以隐约地看到一辆停在附近的汽车的形状,我们走向它。比利打开后门,说:“伸出座位。我会在一分钟后回来.”

     我听到他迅速走上通往飞机的台阶,不久之后我听到一声巨响,好像飞机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撞到了离停车场不远的地方。我想知道它是什么,屏住呼吸,更想知道比利是否从飞机上掉下来了。

     我听到汽车的前门被打开,他说; “你听到的声音. 那是木箱子。我把它从飞机的门上推了下来。清洁工人将会在早上搬走。我撕毁了贴在上面的假文件。你的感觉怎么样?我们离开亚庇差不多9个小时了。”

     我说: “我很好,比利...... 真的很好!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天.”

     他说:“我真为你和春仔感到高兴!”他启动了汽车的发动机,我们不久就沿著黑暗,几乎空无一人, 灯光昏暗的新加坡前行,只有些少过路车辆在街道上。

 

 

水莲被安置在一间尼姑庵中
Swee Lian Was Placed In A Nunnery

 

中国慰安妇

中国慰安妇林石姑

 

 

     比利说:“我带你去到一所“明灯”(Pure Light) 的佛教尼姑庵, 它距离市区大约几英里远。我认识其负责人吴大姐。有一次,我飞往越南的时候,那里的尼姑庵向新加坡的尼姑庵捐赠了一些大米和黄豆,我带了去给了吴大姐。在尼姑庵,你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尼姑庵座落在一处有很多高大树木的地方, 它是一座大型的老式建筑物, 地点黝黑无光.

     比利敲了敲大门,上面是一盏小油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尼姑打开了门。比利对她说: “吴大姐正在等我们.”

     她带领我们进入一个铺设有桌椅的接待室。唯一的灯光来自墙上一盏小油灯。她接著说: “请坐,我去告诉她你在这里”.

     此时,一位穿著白色长袍的女人从背后门帘中出现,当她走近我们时,比利站了起来,说道:“晚上好!吴大姐”

     她脸上带著愉快的笑容,当她微笑的时候,眼睛周围有皱纹。

     她说:“欢迎!”。

    看著我,比利说: “这是莲?”.

 

 

韩 国卖 座  慰 安 妇  电 影 "最 后 一 个 慰 安 妇 "中 之 镜 头 (一 )

韩 国 卖 座慰 安 妇  电 影 "最 后 一 个 慰 安 妇 "中 之 镜 头 (二  )

 

 

     她点点头,当她走近我,并握住我的胳膊时,她的笑容更大了。接著说:  “莲,这里非常欢迎你。请坐下。”

     在门口遇见我们的年轻尼姑,拿著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茶壶和四个小茶杯。她倒了茶后就离开。

     吴大姐凝神地细视了我一会,问道:“ 莲,你感觉还好吗?”我没有回答。

     我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墙上的祭坛上.在那里,一个金色的佛陀在一盏油灯的火焰前双腿交叉坐著.在这一刻,我意识到我是自由的!我看著吴大姐,柔声地说,“我很好......” 不禁眼泪突眶而出.

     她站起来搂著我的肩膀,过了一会儿,比利对我说:“莲,我现在必须走了。当我再次在新加坡时,我会来看你的。”

     我拥抱著他, 并在其两颊上吻了他,然后说:“把我的爱献给春仔.....愿上帝保佑你们两人。”

     我听到比利说:“ 再见吴大姐,非常感谢你.”

     他站在门口,在他出去前凝视我们顷刻。我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过后就慢慢地消失了。

 

未完待续 39 下一篇: (四 十四)善良和爱 Kindness And Love

 

 

 

 

 

 

 

 

 

你今天是 105790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5790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