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死亡 : 唯一的逃脱 Death: The Only Esca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三十九) 死亡 : 唯一的逃脱 Death: The Only Esca

 

(三十九 ) 死亡:唯一的逃脱
 Death: The Only Escape

 

 

人老珠黄的慰安妇多以自杀了却残生
A woman who is old and yellow is suicidal but has lost her life.

 

 

二战 时 ,在日 本 当 局宣 传 下 ,日 本 女 人 以 争 做 慰 安 妇 为 荣 .

二 战 时 ,日 本 国 内 成 立 许 多 女 子 挺 身 队 ,此 乃 其 中 一 个 义 勇 队 .

 

 

     在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 中,我漫步走向安全警卫所居住的邻近建筑物。该建筑的一部分是三个韩国及四个日本慰安妇, 年纪约30或40岁左右所居住的一个僻静“娱乐区”。这里也是老年日本官员可以放松身心与“成熟”女性一起度过白天或夜晚的地方。

     我看到四个女人围坐在花园里的桌子上打牌,其中一个用日语跟我说话,我用英语说我是中国人。另一位女士用广东话跟我对谈,我听得稍为明白。我们愉快地聊了一会儿,她已经40岁了,作为一个 “慰安妇” 已超过25年了。

     她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不屑一顾,尽管她曾明确地表示,虽然她“活著毫无牵挂可言”,但活著总比死了更好。她告诉我,她最快乐的时刻是品尝各种各类海鲜的时候。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热爱生活。她告诉我她讨厌男人.我没有问她的原因。

     当我问她一旦年纪老迈而无法继续当“慰安妇” 时会怎样?她笑著回答说:“我早已经太老了!我没有家人,什麽都没有!人老珠黄的“慰安妇” 并没有退休之家, 也没有工作好做.我们只懂一样东西!

     她稍停一下来笑着说:“哪一个受人敬重的家庭会想要雇请一名前 “慰安妇”作为佣人,明知道她的职业生涯中一定有10万个恋人?任何一位做妻子的会安心在她家里安置这样的女人吗?如果她的丈夫和这个女人学习做爱技巧怎么办?

 

 

日 本 女 子 挺 身 队接 受 训 练 场 面 

日 本 女 子 挺 身 队员 与 教 官 合 影 

 

 

     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他们总是担心他们是否能给予与他们睡过的女人性满足。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总是觉得上天没有提供他足够的东西, 并且无法成为“最佳的表现者”.有些男人总是如此无知!认为“有一条大阴茎是很重要的.”

      “与一个女人睡觉过后,男人通常会问这个女人,“我的表现好吗?你喜欢我的技巧吗?为了满足他在爱情中的虚荣心,女方会假装有一些高潮。而在他离开房间之前对他说,“你表现得非常好!”或者是免费赠送点东西,他会感到非常高兴,他可能会给她一些额外的金钱,并会承诺再回来。

      “这就是为什么男人会有女朋友或情妇,甚至是最喜欢的妓女,因为她们知道如何鼓起男人的自尊心!如果一些妻子学会了相同的“特技”,那将有助于保持丈夫的忠诚!”她高声大笑了起来。

     我再次问她,当她做这种工作到太老了将如何? 她答:“许多老迈的“安慰妇” 都以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自杀,了却残身!也许我也会这样做!

     我听了她所告诉我的事情, 一定显得很紧张.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嘿!小姑娘们,不要被人看到如此的不快乐!你有很多年才达到我的年龄!”她高兴地大笑起来。

     当我走开时,她喊道:“再来吧,中国女孩!但是,我已经决定不会再次徘徊在妓院的那一个部分。我想该是她高笑声让我感到心烦意乱。这就像我多年前在一部电影中看到的女巫的笑声一样。

 

 

日 本 女 子 挺 身 队接 受 训 练 

二 战 时 日 本 妇 女 劳 军 表 演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草席上时,我想起了她,并想知道:假设日本赢得了战争,我到了40岁时会不会像她一样?我的想法立刻转到了春仔,我想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在哪里?以及他是否打算拯救我? 也就是说,他至今仍然活著的话!又或者,田中(Tanaka)可能已经抓到他,他现已是日本宪兵监狱中的阶下囚?我打了个寒颤,立刻“关掉” 此一假想,闭上眼睛,想象著我是一只飞过京那巴鲁山(Mt. Kinabalu)的老鹰,在我的下方是京那巴当岸河(Kinabatangan River)......还有茂密的森林......一切都安静祥和。


     通过练习,我能够 “关掉” 当脑子被不愉快的思维和恐惧所折磨,并且“开启” 一些令人愉快的事件,或者让我的思维完全空白。我已经开发了一种“关注事物”的技巧,让我有机会保持理智,而不致於忽视我的价值观,特别是对我所爱的人。我注意到这点曾发生在我的一些室友身上。这是绝望带来的感觉。它可能导致一个人陷入深度抑郁状态,有时甚至会导致自杀。我想到我的父母,如果他们在田中的“慢死”折磨下受苦。

     为了让我们的精神充满活力,我们的思想集中在我们的优先事项上.每天晚上临睡之前,我的室友们与我会围绕著彼此的肩膀形成两个圆圈,我们会背诵我们的“誓言”:相信全能的神!保生存应对所有的挑战!与我们所爱的人再次在一起!'

 

 

水莲的恶梦
Swee Lian's nightmare

 

 

穿 著 和 服 的 日 本 慰 安 妇 

日 本 慰 安 妇 

 

 

     有些夜晚,我会有奇怪的梦想,醒来时发现月光照亮了我们的房间,我们看起来都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银色生物。在其他时候,我会惊恐地醒来,我看到自己在一些恐怖的、变形的和裸体的男人和女人之中,他们会嘲笑我,并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性爱聚会。所有的男人都有如田中的脸孔那样,女人们有鳞状的身体,大乳房和长长的黑色舌头如蜥蜴般的脸孔。我会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流著冷汗,昏昏沉沉地在醒来,并保持清醒直到几乎是黎明时刻,此时女孩们准备洗澡及早祷。

     在另一个梦中,我看到自己在一个可怕的沙漠中。它有黑色的沙丘和黑色的无叶树。太阳是一个黑色的火球,有橙色的火焰迸射出来。一棵树上腐烂的树桩上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魔鬼沙漠”.

     当我软弱和无助地躺在臭味薰天的沙粒上,我看到了一道明亮的光线在黑色无星光的天空中,它以惊人的速度接近我。我给吓坏了!蓝白色的灯光闪烁著令我眼花缭乱的闪光,我看到一个女孩有天使的脸蛋,我相信他是“仙境”中的“爱丽丝”(Alice)。她站在我面前。她穿著一件令人眼花缭乱的银蓝色礼服,头上戴着银色冠冕,上面镶着钻石。她伸出一只手拉我,我惊讶地发现,我刚才的黑色邪恶沙漠已经变成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公园, 有美丽的花朵和树木,音乐溪流和金色山丘。 而且,更令我满意的是,我不再是穿着白色的纱裙,而是穿着白色的长袍,我的身体又香又干净。

     她引领著我向一座金色的城堡走去。我想知道我在哪里?......直到我看到一群华丽的“天堂鸟” 在空中飞翔,然后我就知道了。
 

未完待续 35 下一篇 :  (四十) 难忘的会议 An Unforgettable Meeting

 

 

 

 

 

你今天是 103018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3018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