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提议的前奏 Prelude To A Proposal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二十七) 提议的前奏 Prelude To A Proposal

 

(二十 七) 提议的前奏 

 Prelude To A Proposal

 

 

水莲曾遭田中一名警卫调戏
Swee Lian Was Once Teased By Tanaka's Guard

 

 

早 年 之 亚 庇 市 景 和 高 等 法 庭

北 婆 罗 洲 时 代 之 战 争 纪 念 仪 式 

 

 

     田中中尉(Lt.Tanaka)曾要求我“仔细思考”改变对他的“态度”,并在一些“重要的紧急事项”中提供“全心全意的合作”

     他的一名警卫调戏我,我大约十天没有洗澡, 也没有机会用水冲洗口腔。我没有牙刷及牙膏。我的衣服出现了难闻的汗臭味,我的上衣沾满了牢房地板上的污垢。食物 : 早晚只是一些糊状的米饭和木薯, 以及少许酱油.在我看来,根本不适合人类食用。但是,到以后的日子,我却期待著这食之无味,不受欢迎的食物,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寄以生存者!要麽就吃, 或饿死.

     田中可能已经想到这样的环境会使我的“态度” 软化。但事实上,只是增加了对他的敌意.

     第二天他没有出现,他说过要来的。但,一周后他就这样做了。

     那天早上,银牙佬(Silvertooth)站在我的牢房门口,大声喊道,“Mandi”(马来语洗澡的意思).他为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脱下我所穿的衣服,并用手“煽动”他的鼻子表示有臭味。他向我扔了一条棉布 “沙笼”,并紧紧缠绕在我身上,我开始从“沙笼” 内取下我的衣服。他全神贯注把目光投向我身上,当他朝著我咧嘴而笑的时候,发出吮吸的声音。我觉得想呼叫但决定不去理会他。

 

 


水莲懂得保护自己 ,银牙佬无法看到其赤身裸体
Swee Lian Knew How To Protect herself,

Silvertooth Could Not See Her Naked Body

 

北 婆 罗 洲 时 代 之 火 车

二 战 时 之 亚 庇 甘 邦 亚 逸 (Kampong Ayer)

 

 

     我的衣服落在脚下,他愤怒地哼了一声,并发出手势表示我也应该脱掉胸罩和内裤。我继续不理他。数分钟后,他放弃纠缠我,指著他拖著的一个垃圾桶,我把那些肮脏破旧的衣服丢进去。我已经决定将“沙笼” 作替代,并且打算在沐浴时将我的内衣冲洗干净, 然后将之挂在我的小牢房里晾干。

     当我拒绝为他取下我的胸罩和内裤时,银牙佬对我的“不合作”态度感到恼火。他在我面前粗暴地推著我,用日语咒骂表达了他的愤怒。在走廊的尽头,几个半裸的华裔男子在一间小浴室外排队,等著轮候去洗澡。他们看起来很憔悴,不理会我。有些人的身上有不愈的伤口,有些则有因鞭打引起紫色的伤痕。我嗅到有强烈气味的消毒剂,当三个穿著滴水短裤的男子和一个警卫出现的时候。他咆哮著在头上飞舞著藤条。像一群受惊的动物那样,他们沿著走廊跑进了各自的小牢房。

     银牙佬将我面前的3名男子推入浴室,几分钟后, 又向他们每个人扔了一桶消毒剂,将他们推出去。他急忙将他们放回小牢房里,然后回到我所站立的地方。他得意洋洋地笑了笑,抓住我的手拉著我进入浴室,锁上了门。他无暇表示希望能看到我赤身裸体。此乃当一个人的大脑中出现“明亮的想法部分” --- 它立即在绝望与紧急情况中产生出解决方案, 作为我的救援。

     银牙佬快速走近我,并迅速抓住我的“沙笼”,我早把它紧紧围绕着我的身体,因而能抵制他的尝试。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这么做.但是我伸出舌头,闭上眼睛,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像我要呕吐在他身上!他静静地站了起来,惊恐地盯著我看了一会儿,然后退后两步,转过身,打开门,跑出了浴室。 

     在往后的日子,每当他试图调戏我时,我曾成功地使用了这个策略几次。他放弃了作进一步的尝试.

 

未完待续 27  下一篇:  (二十八)建议 The Proposal

 

 

 

 

 

 

你今天是 106777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6777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