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目击者 Eye-Witnes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二十三) 目击者 Eye-Witness!

 

(二十三) 目击者 
Eye-Witness!

 

 

     [作者按]在我的父母和我被捕后,几乎立即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件,这些事件在我的故事中是有著重要的联系性的。我不知道我们的邻居佐泰(Jothi)夫人, 有否看到我的父母和我被日本宪兵从家里带走。

     公元 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在亚庇遇到了佐泰夫人。我与春仔一齐回到那里,并拜祭我父母的坟墓,他们经过日本宪兵酷刑折磨后逝世。而我於公元1943年从亚庇的日军慰安所中逃走后, 就在新加坡的一座佛教尼姑庵中避难, 一直到后来春仔把我带走为止。

 

 

这是佐泰(Jothi)夫人的故事:
This Was The Story Of Mrs. Jothi:

 

     公元 1942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在咱家的花园里.当时,我留意到有两辆汽车停在邓先生 (Sin-Seh Teng)的诊所外面。他的家人和我的家人多年来一直是好朋友。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听到了哭声,还有一些叫喊声。我感到很震惊。当我正准备走过去看过究竞时, 一位华人邻居警告我不要这样做,因为日本宪兵正在搜查诊所。我非常担心地回到家里.在我的花园里,我一直观望著前面的诊所。

     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到了邓先生和他的妻子及女儿,双手被绑在背后,由4个日本人看守著. 邓先生和他的妻子脸上都流着鲜血,他们被我早前在诊所外看到的两辆汔车带走了。
          两天后, 当我从巴刹回家的时候,经过了一家咖啡店,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我环顾四周,看到原来是春仔。他穿著警察的制服, 而且很快就把我拉到一边说:“我不是一名警察!我是伪装的。我是来自森林中, 请不要害怕!”

     我很害怕,因为我意识到他曾告诉过我他是一个游击队员!我以前不知道这些!他说:“我知道水莲和她的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我需要你的帮助。我已经预约了一位日本民事飞行员比利铃木 (Billy Suzuki)在周日午餐时间前往探访水莲和她的父母。请你注意一下星期天,他会穿著白色的制服,骑著自行车。当你看到他时,请告诉他直接去大钟楼处,我将会在那里等他,我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关于我的任何其他事项。也不要告诉他关于水莲和她父母的被捕的事。让他直接去钟楼见我。这是你和我之间的严格要求,甚至是你的丈夫也不必知道它。请相信我!请帮助我!我再说一次 - 我的日本人的朋友名字是比尔铃木。愿上帝保佑你。安娣佐泰(Auntie Jothi)!” 说完后他骑著自行车很快就离开了。

     我在那天星期日午餐时间一直小心翼翼寻找比尔铃木,我看到一个日本人穿着白色短裤、白衬衫, 、头戴一顶卡其色帽子,骑著自行车而来。我跑过去.

     我说,“先生,下午好!请问你是比利铃木吗?”

     他从自行车上下来,笑了笑,说:“是的,我是比利铃木。我能为你做什么?”

     我快速地传达了春仔的口讯。 他向我道谢。 他是一个非常和霭可亲的人。


未完待续 19   下一篇: (二十四) 直言不讳 Straight Talk

 

 

 

 

 

 

你今天是 9595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9595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