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搜索 The Search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二十二) 搜索 The Search

 

(二十二) 搜索
The Search

 

 

田中带人翻箱倒箧找证物
Lt.Tanaka Took His men Looking For Evidence

 

 

 

 

     我们站在楼梯的顶端,田中 (Tanaka)看著我们两间卧室的门,问我的父亲说:“你的卧室是哪一间?”我的父亲朝他右方的门口点了点头。田中踢开门,我们大家一齐进入。卧室的一端是一个屏幕,后面是我父亲的小图书馆、一个文件柜、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田中说:“我要看到救华会成员的名字!”

     我的父亲说:“我没有任何东西,所有的文件都被毁了.”

     田中回答:“ 肯定的,你还是能记得一些你的朋友之名字?”

     我的父亲喊道:“即使我记得,我也不会给你任何名字!”

     田中打了我父亲脸颊一拳,我父亲受此一击, 退后几步. 田中急速地将他的脸紧贴着我父亲的脸说:“我有很多办法让你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明白吗?”

     他们开始在卧室里扔东西。十五分钟后, 因找不到什麽, 他们把窗帘拉到我父亲的书房,并迅速翻阅了一些书的页面,希望找到某种隐藏的证据。

     田中嘲笑地对我父亲说: “你已经妥善做好工作,摆脱有关你的朋友和救华会的证据.”

     然后他问道:“你认识姓冯的牙医和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儿子春仔(Choon)有几久了?”当他提到春仔的名字时,他转身盯着我看。

 

 

 

     父亲回答说: “有许多年了!” 

     田中继说:“你知道冯牙医和他的妻子被捕了吗?”我父亲点了点头。

     “你是否也知道,冯太太被捕在狱中死于疟疾吗?”

     我父亲眼盯着田中。当我的父亲没有回答时,田中用脚踢其肚子,他的脸向前摔倒在地上,额头上的伤口开始流血。

     我的父亲喊道:“停止!是的!我们听到冯太太已经死了!但这不是来自疟疾!是你和你的手下把她折磨死的。

     田中的一个手下拳掴我母亲的嘴巴, 血丝从她的嘴唇上的一个伤口滴出.

     田中瞪着我,因为我咬紧牙关控制着我内心沸腾的愤怒,眼泪从我脸上滚落下来。他对我说道:“你在保持很安静是吗?我想知道你的卧室里到底藏著什么秘密?让我们找出来吧!”

     田中踢开我的卧室门。他环顾四周,看到我床边的墙上的书架,走前去,开始看著一些书的封面。他没有把目光从架子上的书上中移开,随便地问道“你认识春仔有多久了?”。

     我说:“自从学生时代”.

     他上下打量看著我说道:“ 有魅力的女朋友,他是个幸运儿, 有一个像你这样一个吸引人的女朋友!”

     我说:“我们只是朋友。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田中说:“不要向我撤谎!我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他的团伙杀死了日本士兵。然道他没有告诉你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田中又说:“我们将在稍后讨论之”。

 

 

田中追查水莲一家与春仔父母关系
Lt.Tanaka Trace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wee Lian's Family And Choon's Parents

 

     他瞥了一眼我父母的肩膀, 问道 :  “你和冯姓牙医和他的妻子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向森林中的游击队员捐了多少钱?他一定非常重视游击队故而让他的儿子加入他们,你说是不是?

     我的父亲回答说:“我对冯牙医对游击队的捐助,一无所知.”

     田中说: “但是,冯 (Fong)是你们非常亲密的朋友,而且你们都在救华会中,不是吗?”

      我父亲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因前额伤口而血流披面.

     田中对我说:“我看到你喜欢的童话故事?”他拿起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精装本,那是我妈妈在我13岁生日那天送给我作生日的礼物。此时,我突然发冷颤, 因我记得我曾在书的页面中放了一张春仔和我的照片.

     当我看到他的脸时,他正在翻阅书页,当我看到他停下来时,他的眼睛睁大了,我知道他找到了这张照片!他仔细看了一会儿,走近我,用拇指和食指夹住照片,冷笑著说:“看看我发现了什么!这不是一个浪漫的姿势吗?但你刚才告诉我他不是你的男朋友。”

     所以,如果我问你这张照片中搂着你的年轻人是谁,你会怎么说?让我猜猜。你可能会告诉我他是你的一个远房亲戚或者是朋友......或者......他停止说话,当他尖叫时,他的脸变成赤红愤怒地呼叫道: “你是否要对我说真话? 即是春仔是你的男朋友及英雄?”

     他走到我父亲身边,然后去找我母亲,给他们看了照片。他们沉默了。

     “你们知道这张与你女儿合照的年轻人是在最近伏击中杀害日本士兵的一个团伙吗?”他又瞥了一眼他左前臂上长长的疤痕说:“我们有证据证明这个人和其他抗日人士及游击队有关!他们的罪行就是死刑”然后,突然改变他的语气, 友善地说:“如果你们和我合作,你们就不必受苦了。你们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家庭......这将会是很糟糕的......他没有完成他想说的话。

     田中和他的人把我们推出卧室,下楼梯进入前花园。其中一名男子在诊所关上了前门,并在门中贴上一个红色日文字条,上面写着“不许进入”。

     我的父母被推到他们的一辆汽车的后座,三名日本宪兵特工坐在前座,一人在驾驶座上. 田中向他们发出命令,车子便高速离开。

     这是我是最后一次见到我的父母.

     田中开了另一辆车的前门,说:“进去”。我还在抽泣。我站在那里看著我的父母的车子在街道上奔驰.田中把我推到前排座位上。他锁上门,绕行一圈后跳上方向盘后面,只过了一会儿,我们便沿著街道行驶而去。

     我查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我想和父母在一起!”

     田中没有回答。我意识到他对我有其他的计划 --- 我尖叫着,一再呼唤我的父母---直到我精疲力尽为止.


未完待续 22  下一篇: (三) 目击者 Eye-Witness

 

 

 

 

 

 

你今天是 95954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95954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