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奇怪的发展 Strange Development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十九) 奇怪的发展 Strange Developments

 

(四)奇怪的发展

 

 

日军诱奸妇女及要华人捐献60万

 


     日本的军事指挥官提出了一些稍为令人震惊的要求,以致对亚庇“老城区”及其“气氛” 作出了一些奇异的改变。


     虽然华人社区的重要成员也多是救华会会员,他们遭到审问和折磨。日本宪兵(Kempeitai)告诉被拘留男子的妻子和女儿,可以提前释放他们的亲人,如果他们愿意“合作” 的话. 


     妇女们同意这个提议,发现他们被欺骗。因为他们很快就清楚地知道所谓“合作”,还包括他们与审讯者发生性关系。如果他们拒绝,他们就会被强奸


     军方指挥官发表了一份针对华人社区成员的声明说,许多华人受到审讯和痛苦,因为他们被对日本的虚假宣传误导了。如果华人能捐出600,000英磅或美元的款项,这种待遇将立即停止。对于日本政府发布的本次法定货币,可以兑换“同样面值”的英国或美国货币。


     声明继续说:“如果华人社区决定表达他们对被日本军队解放的感激之情,那将是明智的。华人也需要在调查中表现出最充分的合作,导致逮捕反日份子(意指森林中的神山游击队).


     日本军方也已经知道,华人社区埋藏了“大量的美金和英国货币、黄金与珠宝在秘密场所”。这些东西应该立即交给日本军方当局。

 

 

亚庇圣公会教堂变为“慰安所”

 


     军事指挥官所提出“慷慨与真诚”的献议, 可说很少或根本没有人尊重之.因为我们事先已经得知新加坡的华人社区也有提出了类似的献议,日本军事管理局根本没有遵守其“慷慨的条款” 的献议。而华人社区中的著名成员继续被日本宪兵拘捕,许多人因酷刑而死亡。


     亚庇的一个显著变化,乃涉及靠近加拉门申(Karumunsing)附近山头上的圣公会教堂(All Saints Church)。它已经变成了一个电讯站,而在教堂的大型厅堂中建造了带有窄床的小隔间,作为日本军队的“慰安所”(Comfort Station).

 

 

人民遭日本士兵掌掴及拳打脚踢

 


     在镇上看到了更多的日本军队抵达。在第一时间内,人民很多因未向这些士兵鞠躬而被掌掴及拳打脚踢.


     在这些日子里,唯一真正引起关注的事项,就是有传言说街上有醉酒士兵骚扰妇女,纵使是与家人在一起也一样。还有令人不安的谣言说,日本军队迫使亚庇和边远地区的年轻女性充当军妓院中的“性奴隶”。


     亚庇一些屋子业主和租户遭军队驱逐。卧室的墙壁被推倒,以便在宽阔的空间内建造了许多狭窄的小隔间,以容纳来自韩国和台湾的“慰安妇” 之不断涌入。

 


亚庇沦为“休息和娱乐”小镇

 


     亚庇被改造成军队的“休息和娱乐”小镇,更多的“性奴隶”爪哇(Java)乘船抵达,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我们的南印度邻居佐泰(Jothi)夫人告诉我母亲“前几天约有50名爪哇女孩乘船抵达。当我看到他们在前往“ 慰安所”途中被日本武装人员护送时,我感到非常难过。他们就像被带到屠宰场的羊群一样!人们站在旁边,看著可怜的女孩们,有些人甚至哭了,就像我一样。


     我想到了父母可怕的悲伤,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在被绑架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在想这些女孩是否能再次见到他们的父母。这是非常悲伤的......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16岁,和水莲与我女儿尼拉(Nera)的年龄相同。


     当你想到所有日军抵达后的不快乐事件,..... 那些被日本宪兵折磨的人, 被处决者,以及笼罩在我们生活中的可怕恐惧感......怎么会有人对日本人有丝毫的尊重?”

 

 

巴色会教堂也变成“慰安所”

 


     我对佐泰夫人所说的很感不安,她离开时我紧紧地握住了我母亲的手。我想到这些爪哇籍女孩们,我想知道他们会变成怎么样,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睛。


     一个星期后,佐泰夫人访问了我们,说日本军队的“慰安所”已经出现了。有两座位于鲁斯路(Rudge Road)的巴色会教堂和学校建筑物内。在哈灵顿路(Harrington Road) 有另一座专门为军官们提供性服务的场所,那里全是最年轻、最漂亮的女孩。


未完待续 19

 

 

 

 

 

你今天是 94297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94297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