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意外的相逢 Unexpected Visitor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十八) 意外的相逢 Unexpected Visitors

 

 

(三) 意外的相逢

Unexpected Visitors

 

 

比利飞行服务将扩展到其他北婆地区

 Billy Flight Services Will Expand To Other North Borneo Areas

 

 

战后 亚庇市区一瞥

公元1024年亚庇市中心区 Bond Street 9(今 Gaya Street)

 

 

     比利铃木(Billy Suzuki)注意到春仔绑著绷带的胳膊,问道:“自己弄伤的?” 春仔点点头,准备好回答更多有关他受伤的问题. 

     但比利却转过身去对我的父母说:“将来你会更常看到我,因为不久我将会驻扎在这里。我们的飞行服务,除了目前对古晋和新加坡提供的服务外,将扩展到其他北婆罗洲地区.”

      我母亲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再多一个月左右,大约在5月中旬。包括我在内的其他飞行员将留住在亚庇酒店.不过,我被告知酒店将住有陆军军官,直到在圣弗朗西斯修道院(St Francis Convent)改成酒店为止.”当他提到“陆军军官”时,伸出舌头表示不满状。

      一直看著比利的春仔,微笑著问道:“难道你不喜欢陆军军官吗?”

     比利回答道:“我想其中有一些是好的,但大多数人都看不起像我这样的人,因为我们不是武装部队的成员。他们忘了我们提供了军队紧急需要时的重要装备、药品和其他物资,有时候在非常偏僻和危险的地方.”

 

 


比利说战争的一切令人不快

Billy Said That Everything In The War Was Unpleasant

 

 

北婆罗洲时期的山打根圣玛莉教堂

英国殖民地时代山打根政府大厦

 


     比利开始大笑. 当我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他回答道:“我说过,我们提供了 “重要设备”和其他用品。我想起了昨天我从飞机上带来的两个新雪柜。一个是送去驻扎在博物馆附近的前政府大楼的军队指挥官。另一个是送去居住在元首路(Jalan Istana)的前英国总督府。我知道他们居住的地方,因为我必须亲自交付雪柜,并带著电工来安装。你看,除了作为一名飞行员,我也是一名送货员.”

     我说:“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将修道院改建成军官酒店。当然还有其他合适的地方吗?这让我感到很不高兴,因为圣弗朗西斯修道院是我以前的学校,我对它有著非常愉快的回忆.”

     我很抱歉让你感到心里不舒服.比利说:“但我猜所有战争的一切都会让人不快。除非你自己拿枪,否则没有人会和枪支争辩.” 

 

 

早年山打根(Sandakan)以牛车作交通公具 

最早期(公 元 1908年 )的 古 达 (Kudat)斗 磨 (Tamu)场 

 

 

     春仔慢慢点头同意,但比利没有注意到他。从比利表达的直截了当的方式来看,我认为春仔开始理解为什么我的父母和我很喜欢他. 

     春仔有一段时间深思熟虑,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想弄清楚比利铃木与宪兵特工高木(Takagi) 之间的强烈反差.后者为春仔所杀,因他需对春仔母亲之死负责.

     在过去的几天里,日本人将所有在亚庇的英国居民都围捕起来,并将这些人放在三英里的前警察营房里,日本宪兵(Kempeitai)在那里也备有牢狱和刑室。 
     英国妇女及其子女被临时关在圣弗朗西斯修道院,不久将转移到古晋的平民拘留营。

     午饭后,比利参与了我和春仔一起坐在花园红毛丹树下我最喜欢的长凳上。此时并不是红毛丹树的季节,我试图向比利描述一个红毛丹的样子。

      比利说:“从你的描述来看,它就像一个毛茸茸的红色乒乓球”,我们大家都笑了。

 

 

人们对日本宪兵感到害怕

People Were Afraid Of The Japanese Kempeitai

 

 

上图: 1940年战前的山打根. 下图: 1945年战后的山打根.

战后亚庇各界人士在加雅街战争纪念碑前举行追悼仪式,向无名英雄致敬

 

 

     我们也谈到了在婆罗洲发现的各种水果,接著大家沉默了一阵子。

     然后比利问道:“这里的人们是否害怕英国与他们害怕日本人一样多?我听说在战争之前,有日本人在婆罗洲从事渔业,你们怕他们吗?”

     我说:“英国人有自己的天地.他们非常势利,看不起我们,并称呼我们为土著人士.但,英国人没有苛待我们,更不会像日本军队在街上要向他们鞠躬,否则便赏予耳光及拳打脚踢.战前在这儿工作的日本人,全都彬彬有礼,有些他们的子女在这里求学。他们也非常好.”

     比利说:“对日本人的恐惧只是最近由於日本陆军的到来才引起.”

     春仔说“对极了.当日本宪兵开始逮捕和折磨他们时,人们对日本人感到害怕。你现知否日本宪兵把亚庇体育俱乐部作为他们的总部?”

      比利看著春仔然后低下眼睛...... 他温柔地回答说:“是的......我知道.”

 

 

日本军到处进行强奸和大屠杀

 The Japanese Army Was Carrying Out Rapes

And Massacres Everywhere.

 

 

 

日 军 将 中 国 妇 女 衣  服脱 清 光 ,然 后 加 以 奸 污 . 

日 军 强 奸 妇 女 镜 头 

 

 

     春仔继续说道:“为什么日本要采取这种可怕的对人报复手段?难道他们不希望人们张开双臂迎接吗?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日本占领地区不知道日本人长的什么样子.他们怎能期望要知道日本军队是来从英国、美国和荷兰的奴役中[解放]他们?并且,当他们没有鞠躬或向这些看起来很奇怪的[解放者]致敬时,他们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特别是日本人所讨厌的中国人!中国人也报以同样仇恨.因日本军队在中国进行大屠杀和强奸,就像也在马来亚和新加坡,以及日本军队所占领的每个领土一样!”

     比利听著春仔爆发的怒言,不禁眉头紧锁.回答说:“是的......是的......当然.”

     他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这一切”。

     比利假装没看到春仔身上的手枪.春仔穿著我父亲的一件不合身的衬衫,当他从长凳上站起来时,衬衫右侧臀部的一侧抬起,暴露出他腰带下方的左轮手枪的手柄。

 

 

遭 日 军 奸 污 后 枪 杀 之 妇 女 

 

在 日 军 占 领 区 内 ,一 车 车 的 良 民 百 姓 被 捕 捉 去 枪 杀 .

 

 

     我感到一阵冷颤,因为我知道比利也一定看到了手枪!我很快就低下眼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春仔完全忘记了所发生的事情,我意识到通过引起他注意它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所以,我等待比利做出反应。当我听到他问春仔时,我们的目光互望, 我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比利道:“这场战争是否也扰乱了你的职业生涯计划,就像水莲一样?”

     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比利已经决定假装他没有看到手枪,尽管他晓得我知道他有看到。这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奇怪的阴谋,立刻增加了我对他的信任与尊重. 

     春仔告诉比利说:“我的父亲是一名牙医,他希望我去中国学习牙科。他希望退休时我能接管他的诊所.”

      我可以看得出春仔提到他的父母时,感到不太高兴,所以我打断了他们的话题,问他们是否想要喝一些茶。他们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当我即将离开时,我瞥了一眼比利。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笑了笑。我知道他想向我保证,他已经“忘记”看到春仔的手枪. 因为“根本不关他的事.”

 

 

比利道出其青梅竹马女友米雪

Billy Told Us His Childhood Friend Missy

 

 

二战时英国喷火战斗机飞过纳闽之影

在日治时代, 见到日军必须90度鞠躬致敬, 
否则必偿以巴掌或拳打脚踢一番.

 

 

     从春仔和我彼此间说话的方式来看,很显明可觉察出我们不仅仅是“朋友”.因为当春仔问比利他是否有女朋友时,他回答说:“是的...... 在夏威夷.”并向他展示了他俩的照片。

     他继续说:“她的名字叫米雪(Missy),她的父亲是日本人,她的母亲是夏威夷华人。当我们大约15岁时,我们开始喜欢彼此。你们两个在什么年龄才发现彼此关心?” 他问春仔然后看著我。

     我说:“当我们大约15岁的时候.”

     比利补充道:“有些人嘲笑所谓的 “小狗的爱情”(Puppy Love,指初恋),但是米雪和我想要纠正他们是,我们将在战争结束后立即结婚!”

     看著黑暗的天空,春仔说: “天已经开始下著毛毛雨,在开始下雨之前我最好先走.”

     比利问道:“你住在这附近吗?” 

     春仔笑答道,“距离这里不远,由于我没有交通工具,我现在最好就离开”

     比利说:“我想我也应该走啦。我可以在我的自行车后面搭载你.” 他对春仔说道, 又笑了起来. 

     春仔说:“谢谢你的帮忙。如果我现在就走,就可能会避免淋雨.”

 


比利与春仔芥蒂尽失相约日后再见面

Billy And Choon's Misunderstanding And Grudges Disappeared

And Agreed To Meet Again Later.

 

 

战前亚庇球场及亚庇俱乐部(Jesselton Sports Club)

战前亚庇丹容亚路海滩

 

 

     比利说:“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春仔。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从现在起两个星期内怎么样?”

     下周末我会很忙.春仔想了一会儿,说:“好吧,除非有什么事情发生无法前来.”

      比利高兴地说:“好的,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星期后再见”。

     他们握了握手。比利去跟我父母说再见,收拾他的自行车. 

     春仔说:“为什么不是每个日本人都像他?他是如此的不同!”

     当他骑著自行车从我们身边走过时,我们向比利挥手致意。

     我的父亲准备了一个小包包,里面装著棉絮、绷带和一瓶他给春仔的防腐乳液。

 

 

北 婆 罗 洲殖 民 地 时 的 亚 庇 Bond Street,即 今 日 Gaya Street.

北 婆 罗 洲 时 期 烟 草 园 苦 力 宿 舍 

 

 

     他说:“抱歉我的衣服对你来说太小了”。

     春仔笑了,回答说:“无论如何 ,谢谢你 !"

     并认真地补充道:“谢谢你的一切”!他们热情地握了握手,我母亲眼泪汪汪地吻了他的两个脸颊.

      她说:“小心,春仔.你可以随时来依靠我们.”

     当我们站在家的后门时,我也不禁呛然泪下。当他快要离开时,我温柔地说:“比利知道你拥有手枪.”他眼睛盯着我,因为我告诉他比利和我碰巧注意到左轮手枪挂在腰带的下面。

     春仔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是日本人.....他没有做任何事情吗?携带枪支的惩罚是死罪!他本可以让我被捕!”

     我回答:“这就是让比利铃木如此与众不同的原因.”

     春仔说:“你说得对,莲。他是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人!”


未完待续 18  下 一 篇 : 奇怪的发展 Strange Developments  

 

 

 

 

 

 

你今天是 100671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0671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