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Chapter 3 (十六 ) 伏击Ambush!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第三章 Chapter 3 (十六 ) 伏击Ambush!

 

第三章

Chapter 3

 


(一) 伏击

Ambush!

 

 

游击队伏击火车杀死16名日军

Kinabalu Guerrillas Ambushed A Train

And Killed 16 Japanese Soldiers

 

 

公元1950年亚庇市景

日治时 期亚庇至丹南火车.神山游击队袭击了南部丹南(Tenom) 县的一列火车,造成16名士兵死亡,
10人受伤。一名日本军官,一名中尉田中静壹(Shizuichi Tanaka) 也是其中一名受伤者。

 

 

     公元 1942年4月初,一些激动人心的消息在“葡萄藤”[注: Grapevine英文意思指散播谣言或非官方消思.]中传出。亚庇神山游击队袭击了南部丹南(Tenom) 县的一列火车,造成16名士兵死亡,10人受伤。一名日本军官,一名中尉田中静壹(Shizuichi Tanaka) 也是其中一名受伤者。他正在前往亚庇履新成为日本宪兵(Kempeitai)的头子。游击队显然是想要杀死他,因为他在邻邦沙劳越造成众多人的死亡,其中包括救华会的重要成员。

     一些日本士兵向游击队员开火,不过他们逃跑,并将两名受伤同袍一齐带走, 逃入森林中.

     日本军队开始追捕游击队员,并在偏远地区逮捕了几名华人和嘉达山(Kadazan)农民,他们被怀疑向游击队提供食物。日军在广大地区寻找游击队营地的工作仍在继续中。

     我的母亲从市场上的一个鱼贩那里得到了消息,他是我父亲的一名病人。当她告诉我父亲关于伏击事件时,我不禁打了一阵冷颤.

     我在想春仔是袭击火车的游击队员吗?两名游击队员受伤,春仔是否其中之一吗?他们严重受伤了吗?他们死于伤口吗?没有办法知道受伤的游击队员是谁?如果我试图找出来,那将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我的母亲也告诉我,日本宪兵的特工正在逮捕任何听到商谈伏击事件的人。

 

 

日本宪兵头子田中在伏击中受伤

Japanese Military Police, Tanaka, The Head Of Japanese Kempeitai,

Was Injured In An Ambush.

 

 

亚庇日本宪兵(Kempeitai)头子田中静壹(Shizuichi Tanaka) 在丹南火车上遭神山游击队伏击受伤.
他正在前往亚庇履新成为日本宪兵(Kempeitai)的头子。游击队显然是想要杀死他,因为他在邻邦
沙劳越造成众多人的死亡,其中包括救华会成员 .

田中静壹(Shizuichi Tanaka) 大将记功碑

 

 

     田中静壹在伏击中受了轻伤。他被描述为一个年岁约40,身裁短小,圆型的男人,他的英语和福建话都说得很流利。

     几天后,他出现在亚庇体育俱乐部的新办公室内,左前臂被包扎著。他告诉他的工作人员,他“绝不会姑息,直到北婆罗洲的每一个反日人士都被斩首为止.”

     我很担心春仔,我忘了观看比利铃木(Billy Suzuki)的飞机在天空中飞过.(他说他早上在返回新加坡的航行中会低空飞过我们的地方)但是,我的父亲告诉我,他在花园里看到一架小型发动机的飞机。在海边的新机场起飞后飞得很低,我知道它一定是比利的飞机。当它经过时,我挥了挥手臂。我希望他能看到我!

     田中静壹毫不余力地进行追捕抗日人士,不管他是否拥有彼等之任何证据。当他离开沙劳越接受在亚庇的新任命之前,根据亚庇军方的一份报纸报导,他曾在讲座上向官员们说:“我们必须清理社会中的毒蛇!他们必须被杀死。若想我们军队在所占领土地上的人民会在一夜之间成为亲日本人!将是愚蠢不已.虽然他们被英国人剥削,并成为奴隶有一段很长时间,他们仍然忠于英国,并愿意为他们的一方战斗!我们永远不能指望这样的人或他们的孩子能够支持我们,欣赏我们的崇高之事业,而牺牲了数千名年轻的战士!”

 

 

春仔的父母被日本警察逮捕

Choon ’s Parents Were Arrested By The Japanese Kempeitai

 

 

被 日 军 拘 禁 之 妇 女 

日 军 在 街 上 强 掳 妇 女 

 

 

     一天下午,市场区周围发生了骚动,因为日本军队中戴著带红色字体的白色臂章(意指日本宪兵 Kempeitai) 者 , 在马路中置放铁丝网路障,而日本的秘密特工穿着蓝色外套和裤子打扮成中国农民模样,并手持手枪冲进市场内逮捕了大约10几名华人和嘉达山小贩,他们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带走。据传,逮捕的男子被怀疑是游击队员的支持者,有些人还有儿子作为森林战士。

     那天傍晚,一名嘉达山青年骑著自行车来诊所,他问我的父亲在吗?当我告诉他我的父亲正在看病人时,他说:“那你的母亲在家吗?”我有一条消息要传递。

     我去了厨房,告诉我的母亲。当她看到青年时, 那人说: “我来告诉你,春仔的父母今天早上被日本警察逮捕了。说完他就转过身跑出诊所,跳上自行车,迅速离去.”

     我的母亲和我对这个消息深感震惊,而我的父亲就严肃地说:“也许日本宪兵已发现春仔是游击队员。我想在酷刑下,日本宪兵会强迫春仔的父母告诉他们所知道的一切关於救华会及其中一些著名成员,此乃显示日本宪兵尚没有取得他们的名单.”

 

 

勇敢面对随时准备被捕

Bravely To Face Death And Ready To Be Arrested

 

 

南京大屠杀中,日军捕捉中国老百姓后集体枪杀

二 战 时 被 日 军 强 掳上 卡 车 充  作 慰 安 妇 之 妇 女 

 

 

     我知道日本间谍在新加坡、马来亚、沙劳越和北婆罗洲为入侵的日本军队提供了每个与救华会有关者的详细信息。他停下来看著我的母亲,并轻声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随时准备被捕.”

     他一定是看到了我眼中的泪水,他紧握著我的手说:“请不要流泪, 莲! 我们一定要勇敢些.”

     这些日子过得很慢,似乎异常漫长。因为知道日本宪兵会在他们离开家时逮捕他们,并且没有告知他们的家人被捕,我的父母和我决定大家在一起走动。

     我发觉如此一来有更多的时间作祷告,并且可在白天和黑夜的任何时候在祭坛前跪下,并请求观音菩萨保佑,保护我的家人和春仔,并减轻他父母所遭受到的折磨与痛苦。我特别担心春仔的母亲, 因她的健康状况不佳。我怀疑春仔是否知道他的父母已经被捕了。

     我的父母每天都在诊所内勇敢地面对,在不显示有任何压力迹象的情况下照顾病人。我想起了父亲对我说要勇敢些的话语,於是我决定排除所有的恐惧,勇敢地面对未来的日子。

     自从春仔的父母被捕以来,差不多两周了,但却无法获得有关他们的任何信息。

 


春仔母亲受日军酷刑后去世

Choon's Mother Died After Being Tortured ByThe Japanese Army

 

 

日军的拷打酷刑逼供图片

日军水刑 

 

 

     一天早上,当我在诊所协助我的父亲时,有一位老人,大概是他的病人,对他说道:“我的名字叫做 (Ong),我的职业是一个挖坟工人。我在这里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生病了。我是来告诉你(Tong)牙医妻子已去世了。我今天下午将在她的葬礼上帮助挖掘她的坟墓。一个星期前,日本人释放了她。在遭受酷刑之后,健康状况非常糟糕。两天前,她在姐姐的家中去世了。她的儿子春仔,知道她去世。昨晚到我家来要我告诉你,你本人、妻子及女儿千万不要去参与葬礼.”

     这太危险了,因为日本宪兵特工会在那里检查那些在墓地上的人。他还告诉我,他的父亲和你的许多救华会中朋友都已被捕.他向你和你的家人问候。

     当我父亲告诉我的母亲这个消息时,她哭了.因为她和春仔的母亲是很亲密的朋友。她说:“很伤心遗憾的是其丈夫和儿子都不能参加她的葬礼!”

     不知何故,我有一种感觉,春仔如此孝顺妈妈, 一定会设法参与她的葬礼,尽管有可能会被日本宪兵捉拿或杀死。


未完待续 16  下 一 篇 : (二) 春仔的复仇

 

  

 

 

 

 

你今天是 107811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7811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