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双十节起义事件的影响 The Influence of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下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Two)2018年 3. 双十节起义事件的影响 The Influence of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3. 双十节起义事件的影响


The Influence of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二战时亚庇市景一瞥 

二战期间的北婆罗洲铁路交通

 

 


     双十节事件有很大的影响,就像石头扔进池塘里的波纹延伸到边缘那样. 从那一日起,日本人便放弃了强迫西海岸华人的一切企图,.他们也没有按照他们的计划召募3,000名年青人在日本军中服务.取而代之者,日本人征募更多人当警察而不是在军队中服务.他们发覚这些人比华人更容易接受东亚共荣圈.


     华人和本土女孩绝大部分仍然没有受到侮辱,而一些海外的外国女孩则被选入妓院服务。起义事件挽救了数以千计的华人和婆罗洲(Borneo)妇女免于堕落。


     双十起义事件的另一个影响是日本人被迫在别的地方招来劳工。起义后,日本人就表示急於期望以更好的方式与人民相处,他们从爪哇(Java)进口劳工到婆罗洲(Borneo),以免除人民被日本军队强迫作劳务。

 

公元1946年澳军在纳闽留影

 

 

澳军在婆罗洲森林中巡逻后回程时摄

 

 


     一直到公元1943年,华人不断被聚集在一起,为各种公共工程提供劳务,包括清理飞机场跑道.、修建道路、建造军营,但过后他们就没有了繁重的劳务工作。


     当地土著人口也似乎逃脱了最恶劣的强征劳工形式。许多困难的事件发生是在早些时候人民被徾召建造飞机场跑道,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次数已经有所减少了.


     华人工匠的能力和行业是得到了人们的认可的,但这些好处今后被日本人所拒绝。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有效地处理了他们在这个方向上所采取的任何意图。日本人意识到他们不可以依靠这些劳务,因而从海外招募了数千名爪哇人作为替代。

 

 

公元 1944-1966年间出现在北婆罗洲土地上之英国和本地土族军人

二战时亚庇火车站

 


     大约3,000名爪哇人.从海路入口,填补了北婆罗洲(North Borneo)劳工队的差距,这些人承担了大部分的公共工程。负责管理这些劳工的爪哇(Java)工头,过去曾在各个领域為英国,荷兰和法国雇主工作过,享有更好的日子..他们都是一个有经验的人。他说,大约有9,000名爪哇工人进口到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汶莱(Brunei)砂拉越(Sarawak),但是,这个庞大势力最后只剩下1,500人幸存,苟且偷生。

     如此一来, 州内的劳工阶级便从海外这些不快乐的人的命运中逃过一劫.再者,成千上万的由海外入口的印度尼西亚人(Indonesian)进行了从当地居民那里获得的最笨重的工作.

     早在1943年,日本人就开始征收税款,土地税以及每个男性征收6元的人头税,包括不受法律规定的华人在内, 通常此一税务為土著所缴纳.双十节事件后.日本.人不再向任何人抽取税金,无论是租金、人头税或其他任何税收。

     由于迫使日本人放弃某种形式强加于民的征兵服务,无论是在军队中服役,还是劳动,甚至取消一切税收.起义事件造成民情的改变,结果日本人领悟到此事应有一个极限,不敢越过雷池半步,而且还必须减轻居民的强制性。他们了解到,有些人是无法忍受被欺辱而不加以反击的。

 

 

澳洲军登陆纳闽后在马路上所见到之坦克车

 

二战时在婆罗洲殉职之临时性澳军坟场

 

 


     双十节起义事件导致日军调动军队。其驻军仅维持在约25,000名左右,藉以缓解在缅甸(Berma)或其他地方的压力,而其在婆罗洲(Borneo)的日本军队指挥总司令将他的总部从古晋(Kuching)搬到了亚庇(Jesselton),后来又迁至沙邦(Sapong)等待着发展。


     总之,双十节起义事件显示人民的精神还活着,为了盟军的到来而活着.神山游击队当时是西海岸唯一的地下运动,他们当时的失败不会扰乱他人。相反的,它鼓励形成其他反日势力的兴起。


     神山游击队12月中旬在兵南邦(Penampang)做了最后的冲突,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西海岸游击战争的结束。它引发了叛乱的火种,而其他人则煽动火焰:日本人花了一段长时间才能安定下来,日本人的巢穴内.3月、4月,纵使是在双十节事件后6个月,还在嗡嗡声作响。他们的警察人员仍然在对付民众,呼吁警方协助。尽管日本人的努力,地下运动仍在继续,1944年6月,西海岸的“土匪”要认真為日本人工作了.
 

未完待续 3

日本人视神山游击队为“共产主义” 及 “土匪”

The Japanese Regarded Kinabalu Guerrillas as "Communism" And "Bandits"

 

你今天是 8801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