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对双十节起义事件的説法 Statement On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下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Two)2018年 1. 对双十节起义事件的説法 Statement On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

 

Kinabalu Guerrillas

 

 

下集   Part Two

 

 

2018年

 

 

(四)此举是否值得?

 

Was it worth while?

 

 
 
1. 对双十节起义事件的説法
 
Statement On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澳洲军登陆纳闽涉水山岸
 
二战时纳闽日本投降处立石纪念
 
 
 
     老实说,日本人并不很肯定他们的处境,在行动上显示出对本地人口的不安.他们认為此乃是对期望建立东亚共荣园的拦路石. 於是乎日本人大肆渲染双十节起义事件.尤有进者,他们还印发大量宣示和文告等,甚至刊印一本附有200至300页打字纸大小的书籍.该书用中文描述整个事件,為日本人所用,日本人与中国人两个民族都能通用.此本书当盟军光復亚庇(Jesselton)时.至少有一个人,即黄永清 (Wong Yun Chin)拥有该本书.黄君说,当盟军抵步时,他把该书交予一名澳洲情报官员.相关官员应允归还该书,但不久之后他被调往别处,不知所踪.黄君到处查问,均不得要领.该书乃充分表达日本人的看法.
 
     日本人很重视此一事件,虽然较后时他们试图用自已的方法去安抚地方上的居民.但对於参与双十节起义者,却是毫不留情加以打击或谅宥的.这些人及所有庇护者都遭到无情的搜捕,穷追到底.由此可见,日本人是如何重视此一事件.
 
 
 
 
澳洲军登岸后暂行休息待命
 
纳闽和平公园
 
 
 
     日本人把事件归因於共产主义.在公元1943年12月的乙份日本文件上发现有以下纪録:
 
     “在十月九日中国共产党煽动亚庇(Jesselton)区居民,结果造成有日本人、中国人和当地居民死亡.日本军队迅速进行干预及平息动乱.但是,虽然叛乱者受促放弃抵抗,彼等抗命不以為然.如此一来,空军被动用以轰炸彼等.有一座村庄全被摧燬.一些叛乱者被抓获.以上事变可以归於当地居民对我们军队行政当局缺乏瞭解之故.”
 
又一日本对事变之说法如下:
 
     “大约有 40名日本儿童、妇女及官员被杀害,其中包括20名来自日本军方及20名来自商界.又约有300名华人和土著被捕, 并於公元1944年3月控上军事法庭受审.”
 
 
 
澳洲军的随团护士及医药人员
 
登陆后澳洲243军团士兵守护纳闽机场
 
 
 
     日本男人、妇女及儿童全被计算在被杀害者的总数中,但一般上都认為此一数字过低.那些当年在亚庇(Jesselton)的华人及其他人士,所报告之日本人死亡的数字為50人至60人.事件的发生更非共产党同情者所引起.中国民族主义扮演其角色,但最主要者乃华人与苏禄人(Sulu)对日本人的痛恨.这一点日本人绝不会公开承认,他们只利用共产主义作為所有类似骚乱事件的藉口而已.
 
     一般上,游击队领袖们遭受到的严酷批评,例如:有人说,双十节起义事件乃不顾死活之举,显然注定要失败的.除此一途,别无他法可以使到侵略者在整个北婆罗洲(North Borneo)砂劳越(Sarawak)神经紧张及疑心重重,如此才能使到局势更加恶化.
 
     另一种説法,双十节起义事件已达到最有价值的效果, 如果它给侵略者带来紧张兮兮及猜疑多多的话.请问有关批评者是否期望侵略者保持信心及安全
 
 
 
纳闽常年二战纪念仪式
 
纳闽战争纪念墓园
 
 
 
     又有批评说,游击战纯粹是一项完全愚蠢的做法.其实,所有战争都是愚蠢的.敢死队经常取得胜利.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显示其所获的绝多数基础.但此点并不显示游击战非注定要以失败告终.
 
     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有两件事促使他採取行动. 即是他与菲律宾方面之联系以及挂在人民头上之徵兵问题.起义事件不能再长久等待.在任何时刻日本人可能获取足够之情报,因而必需先下手為强.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游击队之经济情况转劣.与日军谈判毫无用处,要求日本人改变主意正有如要豹子改变其身上斑纹那样.除非日本人欲强徵华人青年男女此一致人於死的问题能获得解决,否则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加速及即刻採取行动应对之.试问展示策略、忍耐及自制有否一点用处?
 
     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在採取行动时面对覌念上困境与危险.由於事情已到了紧急关头,於是他决定不再覌望及等待,正如所有危急当头的情况一样,急需有人拿起棍棒在当场纠正缪误.此时胆大的倡议及适时协助可出现奇蹟.另一选墿乃哑不出声,默然不语,无所作為地继续向日本人鞠躬称臣.此也是一可行的表态方式,不计后果如何,以反抗遭受奴役.
 
未完待续 1
 
下一篇 : 人们对起义事件的批评

People's Criticism On The Double Tenth Uprising

 

 
 
你今天是 8801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