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二次起义 The Second Intifada 9. 谢论语和刘礼医生的遭遇 The Encounter of Cheah Loong Ghee And Dr.Lau Lai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8.第二次起义 The Second Intifada 9. 谢论语和刘礼医生的遭遇 The Encounter of Cheah Loong Ghee And Dr.Lau Lai

 

8.第二次起义

The Second Intifada

 

 

 

公元1979年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

神山脚下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風光

 

 

 

     古打毛律(Kota Belud)署理县长邱辛养(Hiew Sin Yong)的命运,迷离扑朔,未有定论.有人説,他於公元1943年10月17日仍然在古打毛律(Kota Belud)上班工作.也有许多故事关於他在深山处进行游击战.有証据显示他遭当地土著所害.


据説,当邱辛养(Hiew Sin Yong)进入山里时, 其女儿与他作伴.两年后,有一坟墓被发现,指是他父女埋葬处. 邱辛养(Hiew Sin Yong)的遗孀在日本军方行政部门要求下前往辨认. 坟墓被打开, 里面发现两具尸体. 邱辛养(Hiew Sin Yong)的遗孀认出其女儿所穿之衣服. 不过, 两人的头臚却不知所踪.


     “拉惹乔治”(Rajah George)及其“班斯敦马”(Barnstomers)人马於公元1944年1月21日在五里半靠近毕达加士桥附近被处决.14名武警协助他夺取古打毛律(Kota Belud)均遭到处分.

 

 

 

9. 谢论语和刘礼医生的遭遇 

The Encounter of Cheah Loong Ghee And Dr.Lau Lai

 

 

 

欢迎來到古打毛律(Kota Belud).

古打毛律(Kota Belud)吊桥

 

 

 

     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刘礼医生(Dr. Lau Lai)负起艰职调协华人与日本人事务达两年之久,因而未受怀疑甚久.但是, 轮到他们的时机来临了.


     公元1943年10月12日,一名来自军方的日本警察在靠近亚庇火车站处(Jesselton Railway Station)发现一封信写道:“无论任何人取得刘礼医生(Dr. Lau Lai)之人头或生擒之,将给予偿金五千元.”此一无头公函作者无从查考.当天晚上,一名日本军官到他在亚庇(Jesselton)郊外的屋子找他, 并把他带回军事办公室.在那里,此一日本军官还祝他好运.他不被允许住在郊外,必须住在亚庇(Jesselton)靠巴刹的房子.该处每晚有两名警察站冈.日方此举,显示是对潜在敌人一种尊重及保护.

 

 

 

有美国西部 “牛仔鎮” 之称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

在古打毛律(Kota Belud)担巴索(Tempasuk)之杜顺族(Dusun)族人
 

 

 


     谢论语(Cheah Loong Chee)有一相似的经验.在公元1943年10月13日,即刘礼医生(DR, Lau Lai )收到信的第二天.另有一封信在哥拉门申(Karamunsing)发现写道:
 

     “无论任何人能致使刘礼医生(Dr. Lau Lai)死亡或生擒之,将给予偿金一万元.”


     上述两封信内容及语法相似.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那时住在靠海处之海旁街.日本当局召唤他到军方办公室问此事后释放他.有一种可能性是这些人写这类信件蒙蔽日本人,并以信作藉口避避风头一段时间.


     双十起义事件失败后,这两个人与其他一些人静待时机準备作第二次反扑.日方增兵,建造兵舍,以及在丹容亜路(Tanjong Aru)建筑机场,增强驻地兵力.他们仍然冷酷无情地进行报復,為首次叛乱事件復仇.


     尽管如此,一些忠诚人士乃私底下开会唆使作第二次起义. 并在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发起筹款运动 ,由 8位华人代表主持,其中也包括了此两人在内.私底下他们分别於深夜在其中一人之住家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战后澳洲軍队在古打毛律協助建築桥樑, 方便車輛通行.


古打毛律(Kota Belud)店铺

 

 


     在古达(Kudat)山打根(Sandakan)斗湖(Tawau)华人首领 (Captain China)协助下,他们筹募或应允筹集二十五万元作為二次起义基金.


     日本人很久没有怀疑刘礼医生(Dr.Lau Lai).在公元1944年2月26日公共假期这一天,亜庇(Jesselton)市区草场举行运动会.印度人欢唱印度民族歌曲,并以作為印度独立联盟(Indian Independence League)成员高举旗帜.当日下午三时在戏院集会时, 各族代表均分别致辞. 刘礼医生(Dr. Lau Lai)藉此机会声称华人是喜爱日本政府的.印度人演说者因讲得好而获25元奬金,刘礼医生(Dr, Lau Lai)获得什麼,没人知道.


     第二次起义日期订於公元1944年4月13日. 13号証明是一个不幸的日子.在4月12日晚,日方在“高尔俱乐部”(Koa Club)举行宴会,华人及印度人代表均受邀请与会. 刘礼医生(Dr. Lau Lai )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也都有出席.宴会过后,两人均遭拘禁.刘礼医生(Dr. Lau Lai)在本身家里被限制出入, 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却被拘禁在“高尔俱乐部”(Koa Club)中.到了4月13日,两人均遭逮捕.正如日本人所言,该日并无任何意外发生.可是,分开两人都被迫透露秘密,翌日,他们与其他中国人商人全被送入三英里监狱.

 

 

 

二战前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老照片

今日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

 

 


     刘礼医生(Dr. Lau Lai)在狱内与一名马来学校校长,由公元1944年5月3日至公元1944年8月15日,同囚一室.该校长侥幸生存,告诉有关故事如下:


     他聆听刘礼医生(Dr, Lau Lai)描述有关活动和他所受待遇. 刘礼医生(Dr. Lau Lai)更描述他如何被捕及双手被捆绑在背后押至日本军事局办公室.他受了很多苦楚.他的母指被吊起,  日方用餘火灰烬烫烧要他招供何人是此一新活动的主谋.日本人説,他们知道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曾经协助过公元1943年10月之起义事件,并且也知晓刘礼医生(Dr. Lau Lai)正协助组织第二次起义.故此,日本人说,他们两人都有所牵连.

古打毛律(Kota Belud)县公署

古打毛律(Kota Belud)斗磨(Tamu)場.
 

 


     该校长也叙述刘礼医生( Dr. Lau Lai)是如何的遭受拷问的痛苦.起初他什麼也没有招认.他天天被拷打及火灼.折磨拷问尚包括水刑在内刘礼医生(Dr. Lau Lai)被迫命喝光两桶水直到肚子肿胀起来,然后,他肚内的水被人踩踏爆发喷射出来.最后,在遭受12天连续不停的折磨痛楚,当每一丝抗拒能力耗尽,他屈服及承认他在起义事件中共谋情况.当他招认后, 什麼都透露出来了, 很多人的名字被发掘出来.


     刘礼医生(Dr. Lau Lai)后来在三英里监狱与另一人被日本人吊死.


     谢论语(Cheah Loong Ghee)也得到相同待遇.甚至吏差劣.他拒绝招供毋庸置疑乃是主要原因.他虽在最残忍酷刑下闭口不言,而且无论怎样坚绝不肯透露任何风声.绝少人能像他这样饱受酷刑仍能保有控制毅力.没有一个人名或秘密从他口中洩漏出来.虽然日本人割下他身上的肉,并在其面前威胁要割下更多肉块,他仍然不為所动,闭口不言.公元1944间,因伤重死於监狱中.


未完待续 7

10. 日军的疯狂报復

Japanese Madness Retaliation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