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6名游击队员在毕达卡士遭集体处决Mass Executions Of 176 Guerrillas In Petagas 7.另131名华人囚犯送纳闽(Labuan)监禁,残存者仅9人 Another 131 Chinese Prisoners Were Sent To Labuan For Imprisonment, With Only 9 Survivor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6.176名游击队员在毕达卡士遭集体处决Mass Executions Of 176 Guerrillas In Petagas 7.另131名华人囚犯送纳闽(Labuan)监禁,残存者仅9人 Another 131 Chinese Prisoners Were Sent To Labuan For Imprisonment, With Only 9 Survivors.

 

6. 176名游击队员在毕达卡士遭集体处决

 Mass Executions Of 176 Guerrillas In Petagas

 

 

亞庇畢達加士神山游击队纪念公园(Petagas Memorial Garden)

纪念碑匾

 

 

     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於十二月投降后并未如他所期望的那样.他期望日本人可与他握手及停止报復.但是, “日本老虎”并不因咬一、二口而愿意就此罢休及姑息.他并不要少许食物,而要许许多多.

     到了最后,日本军事行政当局决定集体屠杀所有囚犯.公元1944年1月21日被定為处决的日子,地点选在丹容亜路(Tanjong Aru)必打丹(Putatan)铁路线5英里半处(即靠近毕达卡士铁路桥).在该处柔软的沙地上挖了一条深沟.在处决前,通向毕达卡士铁路桥之交通关闭了三天,以防止有人群在该处或任何地点集合.

     在那时候,三英里监狱中的男性囚犯总数达400名之谱.在一月间,即在集体处决前几天,一批批10至20人的囚犯全被带出来拍照片.每名囚犯手持一张卡片,上书其姓名.每人也必须在一备妥之文件上签名表示他承认对他的控罪.事实上,所有囚犯均矇喳喳不知文件内容而签了名.此点实乃一种极愚蠢的欺骗行為,藉以証明判罪,也许对日本人而言,在良心上好过些.但,它是无法欺骗任何人的.

 

 

纪念碑亭

每年一月二十一日沙巴各族人士齊集畢達加士神山游击队纪念公园
(Petagas Memorial Garden)吊祭英魂.

 

 

     400名囚犯后来被分成两批.每一批分别囚禁在监狱内不同的建筑物内.其中有176人被标记為处决犯.另131名被标记移送至纳闽(Labuan),剩下仍被囚禁在亜庇(Jesselton).那些被判死刑者於临晨三时步操出监狱,其他在狱内的人都知晓等待彼等朋友之命运.此时,全部受害人被强力推入火车中的6个有盖货车厢内,日本民事与军事官员乘坐在二等厢,前头為低边车.6个有盖货车厢在火车的中段.

     抵达毕达卡士(Petagas)后,所有囚犯由货车厢内被推出来,列队行过草地.176名被处决者中大多数是华人.但,也有一大批海岛中的苏禄人(Sulus)被处决.5名陷入日本人手中之双十起义事件领袖,被选為斩首处决.他们是:

     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

     查尔斯彼得(Charles Peter)

      曾绍光(Chan Chau Kong)

      江赐培(Kong Tze Phui)

     李德培(Lee Tek Phui)

 

 

 

查尔斯彼得(Charles Peter)烈士遺像.他生前是殖民地武装警察,
与郭益南(Albert Kwok)等5人同遭日軍斬首处死.

 

郭益南(Albert Kwok)与江賜培(Kong TzePhui)烈士遺像

 

 

 

     处决前,日本人郑重的向排成一行的这些人拍照.过后盟军曾在保佛(Beaufort)发现此张照片.这些人的头臚被双手剑大力砍下掉落. 有一位目击者説,当查尔斯彼得(Charles Peter)倒下时,其头臚乃只砍一半悬吊在颈上.

     旁覌者对目击此一场景肯定毛骨悚然不已.现场图景是这样: 日本官员、面容冷酷的士兵、受害者衣服被除掉,双手捆绑在背后.一名受害者向前扑倒.此时有一名日本军官拔出剑来,发出颤鸣声,近前走向那个人.接著用握剑柄双手去旋转那人的头臚,他用手掸下灰尘,突然愠怒的噪音及窒息的啸叫声.该名官员在短草地上擦拭其剑,然后站在一旁誏下一位官员试嚐血液味道.

     其他的囚犯全部被机关枪扫射身亡,而他们的遗体或推或拖,或用脚踢入先前挖好的深沟里.有人说,有一些经机关枪扫射后并未死 ,只是受伤而已 .他们在深沟里呻吟,挨过三天才死 .距该处不远有一乡村 ,毕达士河(Petagas River)潺潺而流 . 受害未死者的呻吟和呼号声 ,日以继夜 ,清晰可闻 ,但没有一个人胆敢走近该处查看 .

 

 

亞庇畢達加士神山游击队纪念公园(Petagas Memorial Garden)

墓誌銘

 

 

7. 另131名华人囚犯送纳闽 (Labuan)监禁,残存者仅9人

Another 131 Chinese Prisoners Were Sent To Labuan 
For Imprisonment, With Only 9 Survivors.

 

 

战后遷回在纳闽(Labuan)監獄殉难之112名烈士忠骸至畢達加士神山游击队纪念公园
(Petagas Memorial Garden)安葬之游行队伍.

畢達加士(Petagas)纪念公园中部份華裔烈士名錄

 

 

 

     日本人实行恐怖统治 ,為了恐吓居民及誏其他人看到施刑情况 ,日方把 131名华人囚犯由亜庇(Jesselton)送去纳闽 (Labuan).在那里 ,这批人被游街示众、受百般侮辱 ,以及在纳闽 (Labuan)居民众目睽睽下施刑 . 

     纳闽 (Labuan) 人对此恐怖景象只能投以无助的眼光和沮丧惊慌 . 所有囚犯都生病及飢饿.他们不能工作,只能静待死神的降临. 他们衣衫襤褸直到屈从為主.在131名送去纳闽 (Labuan)的囚犯,最终只剩下9个人在万般虐待下侥倖生还回家.在公元1949年,那些在纳闽 (Labuan)殉难者之遗骸被运回亚庇,埋葬於毕达加士(Petagas)墓园.


未完待续 6

7.第二次起义

The Second Intifada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