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军酷刑,罄竹难书 Torture By The Japanese Army Was Countles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5.日军酷刑,罄竹难书 Torture By The Japanese Army Was Countless

 

5.日军酷刑,罄竹难书

Torture By The Japanese Army Was Countless

 

 

日本憲兵的酷刑室

日本憲兵在審问扣留犯

 


     在海岸地区 ,有数百人破被拘留并押送至三英里审讯.他们全都受到最残暴的对待,许多人不支只好屈从 .一些目击者形容监狱内之情况如后 : 

 
     兵南邦(Penampang)华人首领(Captain China)友益(Yu Eh)被两个重达二至三百磅重的大石压顶,造成他的两隻肋骨破裂.当他不说话时一名警员用刀刺穿其骨 .他最后的审讯乃被置放卧於棺材内,此     乃显示若其不招供 ,死神即将降临 . 他也遭到活埋的威胁 .即使如此 ,他仍然勇敢面对 ,丝毫未有招供 .经过两星期各式各样的酷刑虐待后 ,他被释放了 .事突实上 ,他曾捐助两千元作為游击队基金.


     其他一些华人领袖也遭到令人丧胆的恐怖待遇.例如胡孝德(Oh Hau Teck), 他是一名著名的运动员与攀爬神山的登山者 ,於公元 1944年 6月在其私邸去世 .例如胡孝德(Oh Hau Teck)是一名捐款王子.凡遇有慈善用途捐献 , 他是领头羊 . 据説 , 他在日本人未佔领北婆罗洲(North Borneo)前,曾经挑战过一位著名的百万富翁以“一元对一元“方式捐献“战争救济基金“(War Relief Fund).当时捐款形式是英国与中国各分得一半.据説 ,有一次在亚庇(Jesselton)大草场的义卖会中 ,当司仪拍卖叫价时 ,该名百万富翁喊价 : “一千元“.立刻在人群背后就有回声 : “另一千元“ .此时 ,大家把眼晴转向百万富翁 ,他又喊道 : “再出一千元“.另一声音又起 : “另加一千元“.

 

 

二战時人見人畏的日本蓋世太保------日本憲兵

二战時,兇狠殘暴, 無惡不作的日本憲兵,在獄中拷打女性逼供的鏡头.

 

 

     胡孝德(Oh Hau Teck)并不是一位有钱人 ,但却很受各方高度尊重.日本人派警拘捕他和中国救济会人员 ,但警员发现他全身瘫痪,不良于行 ,除非有人可以背负他,否则他根本不能自已走路进入监牢里 ,可是警员们又不肯背负他 .故此 ,他逃过一劫 ,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遭受到皮肉之苦 .


     日军的拷打折磨在光天化日下进行.在夜晚,华人受拷问时被带至监牢外面,用乱棍击打彼等头部至死為止.第二天,可看到他们横尸在外,耳朵及嘴唇满佈鲜血, 甚至还脑浆涂地. 他们的眼晴被砸碎, 他们的舌头凸出来. 这些瘦弱无比的受苦者的尸体全被放入棺材中, 四、五个人同一棺材, 然后用车子载走.


  

二战時, 被捕中国女性在獄中遭到拷打及虐待

二战時. 殘暴不仁的日本憲兵加諸女性身上的酷刑

 

 

     有一些案例中,受害者被活生生钉於木板上,并用大枚铁钉钉在其手掌上.如此作為有如基督受苦那样.更有些人手脚被綑绑悬吊在横樑上,直到其身体憔悴枯萎时,他的同伴狱友以黑色幽默称之為”咸鱼.

     战后调查及录口供等証据显示,残暴虐待这些不幸囚犯者全是日本宪兵(Kempeitai)的杰作,并非本地人所為者.话説回头,受难者并非全屈从於武力而不会作出反击.举例説,“威南奴华”(T. Villanueva),他是一名工作於测量部的菲律宾人,他在丁基兰(Tenghilan)被捕,日方怀疑他与双十起义事件有关,将之送入监牢.当时,军警依照惯常方法审问他,即除非立刻招供,否则难逃皮肉之苦.他提出抗议,他应遭起诉上法庭.当一名警员要用木条打他时, 他夺取放在警员身边的剑鞘準备将之拔出来. 可是, 剑被带子绑住, 拔不出鞘. 他又夺取该人手中木条, 与之扭打. 所有房内之日警全逃出外唤叫警卫. 警卫把他用枪击倒. 虽然受伤, 他仍在临死前存活颇久,承受暴虐的拷问.

 

無辜遭日軍殘殺之平民屍体, 横臥街头, 慘不忍睹.

二战時, 遭日軍強姦后加以殘殺之女性, 棄屍街头, 引人圍覌.

 


     报復心理日以继夜滋生,对日本人的痛恨也相应增加.日方领袖发出镇压令.日本军警却僱请数百名本地各族人士成為侦探及暗探.此乃专对年轻人而量身打造者.这些人在搜捕粛清行动中被捕,并被判监禁5至10年不等.他们在狱中呆数星期后,便被献议為日本人工作以侦查人民.很多人接受此一献议,获得一份為数不多的月薪,若再有报告提供公开表示反对日本人意图者之姓名,又可获取一磅糖作奬励.在当时糖是稀有的物品.


     有一些年青人,因有了老婆及子女,担心家庭人士的安全诱发他们接受日方的条件.他们的藉词是他们乃在协迫下就范.他们害怕若不服从将遭严厉处罚.必须指出的是,当地法律并不承认对被控谋杀或造成身体受伤罪,以及最后很多人犯罪及被监禁,诸如此类的辩护.少数因暴行是发生在现场,被判处死刑及吊刑.日本军事当局对许多参与双十起义事件者判处死刑.但,全无审判纪录可考.
 

未完待续 5

下 一 篇 : 6. 176名游击队员在毕达卡士遭集体处决

Mass Executions Of 176 Guerrillas In Petaga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