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游击队员们相继遇害 The Guerrillas Were Killed In Succession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4.游击队员们相继遇害 The Guerrillas Were Killed In Succession

4. 游击队员们相继遇害

The Guerrillas Were Killed In Succession

 

 

兰脑(Ranau)和笨都打汉(Bundu Tahan) 位於神山(Mount Kinabalu) 的南麓.

兰脑(Ranau)笨都打汉(Bundu Tahan) 处之民宿

 

 

     亜庇(Jesselton)诸圣学校校长及著名童军教练黄安德鲁(Andrew Wong)与其他游击队员逃至山里去,住在神山(Mount Kinabalu)南麓兰脑(Ranau)笨都打汉(Bundu Tahan)杜顺族(Dusun)乡村里.他们这些人的踪跡被出卖,不久就有人向根地咬(Keningau)日本当局报告.昔日武警“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仍继续為日本人服务.他接获命令抓捕这些人.

     那时候,黄安德鲁(Andrew Wong)一小批人乃在“陵达贡”(Rendagon )兰脑(Ranau)中间的一座“吉带”(Kitai)乡村里.“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偕同6人左右的暗探(Jikidan)与当地杜顺(Dusun)族头人接洽,清楚地説服他们把所有人俘获. 

     其实,此乃轻而易举者, 盖黄安德鲁(Andrew Wong )等一行人住在杜顺族(Dusun)屋主家, 受到良好招顾.因此, 他们对其屋主信任不疑.这些杜顺人(Dusun)靠看守為名而制服俘获所有年青华人. 华人只有几支空气枪和巴冷刀.

 

 

亜庇(Jesselton)诸圣学校校长及著名童军教练黄安德鲁(Andrew Wong)与其他游击队员逃至山里去,
 住在神山(Mount Kinabalu) 南麓兰脑(Ranau) 和笨都打汉(Bundu Tahan) 的杜顺族乡村里.

兰脑(Ranau)笨都打汉(Bundu Tahan) 風光一瞥
 


     “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杜顺人(Dusuns)挖掘坟墓, 把这些华人由手到脚綑绑起来蹲在坟墓边. 他规定了每一名武警的射击目标. 杜顺(Dusun)武警把子弹上莱復枪膛内, 在“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的命令下开枪扫射.当有一、二名华人仍然未死时,另一排枪声又齐齐发扫射一番.其中有两名杜顺(Dusun)武警信誓旦旦地説, 他们把子弹射向空中, 不是对準华人.

     以上华人并非“土匪强盗”,黄安德鲁(Andrew Wong)之同伴有者来自斗亚兰树胶园(Tuaran Estate)罗英华(Lo Yin Fah)和他的两个儿子,来自财政署之罗伟恩(Lo Vui En), 以及测量局之罗伟源(Lo Vui Nyen). 此外, 还有一名来自斗亚兰(Tuaran) 的商人张德(Chong Tet).

      “法拉星士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有权拘捕这班人,但他错误篡夺任意判断情况及成為这批人的集体处决的刽子手.他的上司是一位日本人 ,把全部时间留守在距“吉带”村(Kitai)约有半日徒步行程的“陵达贡”(Rendagong),等待“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回头.

 

 

二战时有近二十万中国人(台湾人)参加日本军队,在东亚各地为所谓
“大东亚共荣圈”作战。战后,他们中有2.8万人进了靖国神社。
这群被历史扭曲的灵魂,至今难以逃避被反复利用的价值.

日本大东亞战争宣傳漫畫

 


     上述华人在无反抗下被捕,说实在话,他们也无力反抗.就这样连假装的问话和审讯都没有,立即便遭到集体屠杀.

     公元 1946年,“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被捕并控以谋杀罪 .第一次审钒讯在根地咬(Keningau)军事法庭, .该法庭由内陆省一位高级民事官员充任超级军事法庭法官主审.军事法庭定罪 ,法官判处“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死刑 .

     法官呈报犯人在北婆罗洲内陆之根地咬(Keningau)无法找到其辩护律师 .犯人以日本上司命令作為辩护.但 ,上司的命令不能解除下级的责任,如果下级知悉执行相关命令将构成犯罪 .事实上,命令可以减轻刑罚但他对应负责任无影响.

 

 

公元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接著进打英属马来亚及新加坡,
有七万英澳军沦为战俘,其中一万多名为澳大利亚军队。日本对待
俘虏的方式惨不忍睹,常常拿他们做药物实驗和研究.

日本傘兵部队
 


     此一案件获得迴响远至印度,其政府要求重审此案.因為根据该国政策 ,若其国民在东南亚被控与敌合作,不惜耗巨资為之在法庭上辩护. 然而,“法拉星军士”(Sergeant Farah Singh)再次被判死刑罪.过后,上诉判决也保持原判.最后殖民地政府将之减刑為十年监禁.

     作為一名游击队人员,黄安德鲁(Andrew Wong)错在居住在一个地点太久.他的放敌人四处找寻他.可是 ,他仍然长久留在“吉带”(Kitai)村里,好誏杜顺族(Dusun)头人有时间可策骑把消息送至100里外向日本总部报告游击队员行踪.

     其实传讯者花了四、五天时间赶路去报讯 ,而警方却花费更久的时间由根地咬 (Keningau)一名日本军官带队前来.故此,他的敌人很容易便把他包围在山庄内,而在那里可是到处有安全屏障可藏身 .
 

未完待续 4

下 一 篇 : 日军酷刑,罄竹难书

Torture By The Japanese Army Was Countles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