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日军反击到处追捕游击队员 The Japanese Fought Back And Chased The Guerrillas Everywhere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日军反击到处追捕游击队员 The Japanese Fought Back And Chased The Guerrillas Everywhere

 

(三)严峻的考验 

 

 

1.日军反击到处追捕游击队员

The Japanese Fought Back And
Chased The Guerrillas Everywhere

 

 

日本陸軍

在双十節起義前, 日本軍隊大多数駐札在古晉(Kuching), 过后才把大枇軍隊
調到亞庇(Jesselton) 來平乱. 图為战前古晉(Kuching) 街景一瞥.

 

 

     神山游击队在十月十日深夜及临晨分别在斗亚兰(Tuaran)(Menggatal) 及亚庇(Jesselton)曇花一现地突袭日军, 挑衅及蔑视彼等之存在,是可忍,执不可忍.

     我们知道, 日本大多数军队都集结在古晋(Kuching), 很少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西海岸地区.此时也,军队的讯号还响著,但民事通讯却受到了干扰.日军在亚庇(Jesselton)指官发出信号要求增援及派空军轰炸.从那候开始,在古晋(Kuching)的日军便逐渐被废止,而在西海岸的人数不断地增加,直到日军在古晋(Kuching)之总部迁至距亚庇(Jesselton)火车路 90英里外之沙邦(Sapong),在西海岸佔据有利的位置.

     在亚庇(Jesselton)之日本当局,由亚庇(Jesselton)派遣一架飞机去古晋(Kuching) 寻取零件以修理在诸圣教堂(All saints’ Church) 的电话站, 数天后, 该电话站方始重新操作.在十月十四日有数架日本飞机抵达亚庇(Jesselton)上空开始轰炸市区及乡村地区.在斗亚兰(Tuaran)古打毛律(Kota Belud)遭到滥炸,许多建筑物遭燬坏. 每当飞机看到地面上的人群,便以机关枪扫射之.在斗亚兰(Tuaran).很多人企图登上河边小船逃离现场,可是飞机穷追不捨,以机关枪乱扫射,甚至丢炸弹轰炸河上的船隻.

 

 

二战時令人喪胆之日本 “蓋世太保”--- 憲兵隊.

战前古晉郵政局(Kuvhing Post Office)

 

 

     住在该处之居民全遭逮捕,并集中在斗亚兰县署(Tuaran District Office).妇女及小孩被安置在县署地上或蹲或卧.男人们,大多数為病人或老人,被命在日晒雨淋的足球场上躺下.人们把此一待遇称為”乾晒”.到了夜晚,男人们便成群被押入当地的小监牢.每人只得一把米作為乾粮.经过二、三天的鞠讯后,那些能够証明未参起义事件者, 被允许可与家人一齐回家,并给予好公民証章.

     无人可逃过此一严峻的考验.大批日军抵步后,把人群中所有人围捕,包括巴夭人(Bajau) 华人, 及杜顺人(Dusun) 在内,全被綑绑起来并遭毒打.很多房子遭烧燬,特别是日军来到已逃离的人士住处.

     日军指挥官把所有土著头人抓来,命他们找寻流落乡村里的难民.搜寻队伍分成两组人马.一组专门搜寻残餘之游击队及支持者.这组人马中有日本普通兵、日本宪兵, 或者有几位土著或华人通敌者. 另一组人员, 包括有日本普通兵、土著警员及其他人, 旨在找寻日军的尸体.

 

 

日本警官

战前古晉(Kuching) 市景

 


     大约有七十巴仙新入伍之土著警员在日本人命令下参与搜寻任务,其中有少数几个人穷兇恶极,横蛮残暴.彼等之罪行无法被遗忘.三年后被送上军事法庭讯.此一严峻可怕的日子, 长达6个月之久.

     在此一搜索队伍内之日军, 残暴不仁, 如狼似虎, 在亚庇(Jesselton)市区外乡村内的所有华人, 特别是下南南(Ianaam) 孟家达(Menggatal) 打里卜(Talipok) 斗亜兰(Tuaran) 一带者, 不管是否拥有军火, 全被逮捕. 如果任何人抗拒或试图逃走, 当场射杀不论.

     上述围捕事件迅即传开,很多人逃入森林内躲避,但搜索队伍在背后追踪.当他们发现任何逃亡者,即射杀之.

 

 

日本海軍

日本傘兵

 

 

     在斗亚兰(Tuaran),很多华人聚集在斗亚兰(Tuaran)河边. 在那里,当搜索队伍来到时, 这些人全部捆住手脚被斩首, 尸首被抛进河里去.事件发生后,日方发出相关通告.其中有一份於 1943年10月18日以马来文书写翻译过来之通告如下:

      “1. 无论任何人,若不能在1943年10月20日傍晚前回家,将被视為与暴乱事件或与叛乱份子有所牵连.故此,每一个人必须立刻回家.否则将受重罚.但是,如果有好的理由未能回家者,必须向日本军队呈报.

     2. 在所牵涉事件的区域,土酋及乡村头人必须向其人民提出警告.华人必须回家去.

     3.华人若行為良好及承认现政府者,必须証明其诚意.政府当局将发予“良民証(Certificate Badges)以保障其生命及利益.他们可以见謁日本民事官员或驻扎在乡村之警察作出証明,然后获取“良民証”

     昭和18年10月18日

     日本军队指挥官”

         注: 此处所翻译的以上通告之第二段,授权土酋警告人民回家乃佔领军应付紧急事项的正确做法,不必细述.但是為了对历史有所交代,也必须在纪録下另一説法不同的版本.该版本之翻译如下:

     “2. Kyado Dancho及乡村土酋留牵涉叛乱地区可以处罚已逃走的土著人士.
 

未完待续 1

下 一 篇 2, 日军的警告与悬赏通告 

Japanese Proclamation Of Warning And Reward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