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拉者乔治”领导古打毛律抗敌 Rajah George Led The People Of Kota Belud To Fight Enemy 18.本地土著心态 The Attitude Of Local Native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7. “拉者乔治”领导古打毛律抗敌 Rajah George Led The People Of Kota Belud To Fight Enemy 18.本地土著心态 The Attitude Of Local Natives

 

17. “拉者乔治”领导古打毛律抗敌

Rajah George Led The People From Kota Belud To Fight Enemy

 

 

欢迎到來古打毛律(Kota belud)

公元1979年時古打毛律(Kota belud)市景

 

 

     古打毛律(Kota Belud)乃下一个获游击队青睞之所在.赶走日本人后便於十月十一日付诸行动. 邱辛养(Hiew Syn Yong) [注: 一名副县官及推事] 虽在日本人名下工作,但其内心深处乃与游击繫在一起.此即所谓“身在曹营心在汉”是也.

     当时斗亚兰(Tuaran)丁基兰(Tenghilan)之间的电话线已被游击队割断,藉以防止他们将进攻亚庇(Jesselton)的消息洩漏. “拉者乔治”(Rajah George)骑著马匹离开斗亜兰(Tuaran)去指挥一批约12人乘小艇横渡斗亜兰河(Tuaran River).他们从北方马道带来之驴子等也都是通过游泳过河的.

     “拉者乔治”(Rajah George)是一名锡兰人(Ceylonese), 他是一位名叫  “乔治辛那杜莱”(George Sinnadurai) 的儿子.其父亲身裁短小,是一名种植人 ,早些时候呆在日本人监牢里一段日子后去世.而其儿子“拉者” (Rajah)亜庇诸圣学校(All Saints’ School,Jesselton)的一名学生.同时也是该校 “运动明星”.他是一位杰出的赛跑选手,更是公元1941年日本佔领前所有学校跑得最快的飞毛腿人物.

 

 

古打毛律(Kota belud) 店鋪

古打毛律(Kota belud) 街景

 

 

     “拉者乔治”的冲劲与毅力,使到有3名在丁基兰(Tenghilan)与他的部队人马相遇及对抗之武装日本人迅速了结生命.其中一人名字叫 “依希加哇“ (Ishigawa).

     “拉者” ( Rajah)利用丁基兰(Tenghilan)处之电话线与古打毛律(Kota Belud)方面联络,并宣称美国军队已经抵境[注:这当然是不确实的.],还命令古打毛律(Kota Belud)警方捉拿市面上所有的日本人.他们抓了4个人.“拉者” (Rajah)穿上漂亮的马靴及佩戴自被杀死的 “依希加哇“(Ishigawa)身上所取得之日本Samurai剑,与部队人员长驱进入古打毛律(Kota Belud)接收拘留之4名日本人.他们后来被处决.“拉者”( Rajah)告诉人民美国大军很快就要到来,此点无疑乃显示其以前说法有错误.

     此一迅雷不及掩耳放荡行為的处理手法,令到某些古打毛律(Kota Belud)领袖们不快,认為他们已被误导.署理县官邱辛养(Hiew Syn Yong),也是一名忠贞人士,看到前头的危险性. 后来他与其长女离开市区走入靠近神山附近之山区寻找庇获所.

 

 

神山下的古打毛律(Kota belud)

古打毛律(Kota belud) 新店
 

 

     只有在古打毛律(Kota Belud)才有战前武装警员对抗日本人.这些警员都是杜顺族人(Dusun),他们大多数来自担布兰(Tambulan).他们在反对日本人中表现出勇敢的一幕.其中有两人战后仍侥幸生存者,他们是 “哥柏”(Gubud)“古拉”(P.C.Kullah)督察.他们的同志都已身歿.有些在日本人折磨虐待下死去.有些与其上司 “查尔斯彼得”(Charles Peter)毕达加士(Petagas)一齐被杀身亡.

     十月十三日可説是一个不幸运的日子,因為几乎所有参与古打毛律(Kota Belud)起义的人士最终均以死亡告终.游击队突袭成功引发更多人要参与游击队,遂使全体总人数达到了300人,.唯一遗憾的是,很多人尚无武器及所需之军火.有很多人,较早前不愿意积极反对日本人,到了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取得更大程度游击战斗的独立性,劝告应谨慎从事,并与游击战斗保持距离.

 

18.本地土著态度

The Attitude of Local Natives

 

 

战前古打毛律甘邦淡巴錫(Kg. Tampirsik, Kota Belud) 之杜顺族人(Dusuns)

古打毛律(Kota belud) 吊桥

 

 

     那些作出此种估计及计劃胜算者,并没有错,但谨慎并非游击战的策略,而骑墻中立更加救不了他们.在游击队总部汶西坑(Mansiang),游击队员们暂停二、三天无所活动,焦虑地等待从菲律宾运送军火武器及增援物品抵步的信息.


     急需武器和军火,乃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之所以在海岸地区保有联络处的因素.此举逼使他自己及他的人员们局限在敌人眼光下的一个狭窄地带.他不敢冒险把总部迁入山区及割断他与苏禄岛(Sulu Islands)间之联系.他被迫留在有海涛声处.他期望所应允之援助无论何时何日能从速到来,但是直到十二月尚未抵步.两个月后始到达,但已经太迟了.

 

 

古打毛律(Kota belud) 吊桥

古打毛律(Kota belud) 手工艺品

 


     在开头数天,土著们的态度是令人愉快振奋的,因為他们在日本人手里也饱受痛苦,他们喜欢流血的情景.起义的首要条件就是要轻视生命.然而,起义的道路,从未平坦顺畅,无论是巴夭人(Bajaus)杜顺人(Dusuns)绝不会踏上此一荆途的.


     得不到土著的协助,游击队无法取得进展,只能可怕地转向守势.土著农民们抽手旁覌,不参与游击队.尚且急於迎接即将到来之日本增援人员.土著农民们知道他们的切身利益繫於胜利的一方,此点是无人可以怪罪者.


     “马拉尤金回教祭司”(Imam Marajukim)亲睹起义事件,两天后,他乘船回航 “打威打威”(Tawi-Tawi)林廷法(Lim Keng Fatt)及指挥官报告游击队首战成功的事宜.


未完待续 12


下一篇:19. 日军开始围剿,游击队撤离汶西坑总部

The Japanese Army Began To Encirclement And Suppression,
The Guerrillas Evacuated Mansiang Headquarter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