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起義成功, 順利撤退 A Successful Uprising, A Smooth Retreat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4. 起義成功, 順利撤退 A Successful Uprising, A Smooth Retreat

 

14.  起義成功, 順利撤退

A Successful Uprising, A Smooth Retreat

 

 

战前亞庇市景

亞庇殖民地時代称為 “傑斯敦”(Jesselton), 乃以英屬北婆罗洲渣打公司
副总裁 “查尔斯傑斯爵士 “( Sir Charles Jessel) 之名而命名.

 

 

     游擊隊第二批人員不信賴走大道, 他们寧願一路从孟家達(Menggatal) 沿甘地山(Gantisan), 里卡士(Likas), 丹容里拔(Tanjong Lipat)走小徑, 蹣跚跋涉而行, 以免引人注意. 他们也带了一小樽電油, 以便作為起火之用. 他们的目標是码头和码头尾端之貨棚. 一些独自參与者, 有者乘小船、腳踏車、步行加入此一行列.

     時间方面配合的天衣無缝, 游擊隊第二批人員在此与海上人員会師. 有一名苏禄船員形容当时情况如下:

     在约好的日子里, 島上的船隻在1943年10月9日黎明作最后一次航程, 所有船隻在加雅(Gaya Bay) 海灘及礁石上排列載送约100名人員朝向亞庇(Jesselton)碼头上的海堤进發. 船上所有的人都神经緊绷,極度緊張. 銀色的月光照耀著整个海面. 天空也在山头黑暗斜坡上显得明亮. 除了一些陰晦被遺棄的物体外, 只有海浪冲擊著堤岸和防波堤.

 

 


战后的亞庇市貌

战后丹容亞路(Tanjong Aru)市景


 

     此时,他们等待已久的号角响起,他们攀越过海堤上之栏杆分向左右跑去.他们把船艇停泊在远离海上.虽如此,他们也保持距离聆听助陣声,循声探测战斗的情况,随时接济残存者离开.他们手持长矛及火把,而其中一组苏禄(sulu)人员,更冲前参与第二批(Second Foot)游击队去攻击码头尾端的海关办事处和货仓.他们剪断电话线.此时只有听到日本守卫的吆喝声.攻击者将达码树脂所制之火把,浸上石油投掷向半打以上板屋及木板制成建筑物.货棚内囤积之树胶立即被点燃起火.虽然货棚高度仅一层楼高,但起火后之浓烟数英里之外可见,并达七天七夜之久.遗憾的是,当时没有盟军船隻或潜艇在就近海岸可以助以一臂之力.

     日本人守衛全撤退至防波堤沿岸以逃避酷热的火炎. 在海岸的尾端較為安全, 如果他们可逃到該处的話, 甚至还可四散逃入低处山林中. 但是, 防波堤各边早已被第二批(Second Foot) 游擊隊阻去退路, 防守的日軍不是被燒死、驅入海中、就是被刺死.

 

 


字花

主持花会经理每天早晨选出一个号码,密封在布袋里,
并将之悬挂於众人皆可看到的阳台中.

 

 

     另一批海島人員在太平戲院(Taiping Theatre)登岸, 在靠近巴刹之弗雷澤街(Fraser Street) 展开攻击. 他们从船上登陸后便小心翼翼地在月光照耀下向已知之日本人住处移动. 他们先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停下聚合分發武器. 其中一至二人跑到背后防守出口处. 砸倒大门处, 在前头人員们即刻衝入. 正想在黑暗中逃亡的室内人員, 立遭到長矛及巴冷刀乱砍. 受到此一成功的鼓舞, 一些海島人員退至船上开始朝向西南面四里外之丹容亜路(Tanjong Aru) 划去.

     与此同時, 一些苏禄人(Sulu) 登岸后与从陸路來之游擊隊汇合. 他们从四面八分开追趕逃亡之日本人. 日本人方西加速沿南路(South Road)步行或乘車逃走至数里外之政府大厦山顶或3英里兵房处.

     游擊隊领袖们尽最大能力使市区内人民不要激动. 游擊隊们高呼 “中華民国万万歲” 、 “中国万歲”. 对許多人而言, 此等呼喊声正如日本人高呼 “天皇万歲” (Banzai)一样. 当然其结果有些混乱. 有一位衛生局货車司机开著一輛不可靠的車輛想看亞庇(Jesselton)最后一眼, 此時烈火熊熊在海关处燃燒, 他帶著新婚妻子一齊上货車, 企图駛出亞庇(Jesselton)市鎮外去安渡蜜月. 他们被誤当著是日本人, 双双在南路(South Road) 轉角外被射殺身亡.

 

 

猜花会賭博書(一)

猜花会賭博書(二)

 

 

     其实, 当晚亞庇最冷静的人, 應該是黄自按(Huang Tzu Ann)莫屬了. 他是一名身裁魁偉的亞庇商店 (Jesselton Stores) 老板愛民印務公司(Ei Mn Press) 東主. 当他的生意失敗時, 他将其原有建築物轉向改為开賭館. 他摇身一变而成為此一有利可图的 “花会” 行業的经理, 甚至扩展業務至古打毛律(Kota Belud). 他利用其收入來補充游擊隊的经費.

     “花会” 是一门流行的非法博彩. 它总共有36个号碼, 每一号碼代表一種动物、魔鬼、天才人物或其他著名的現象. 該名经理每天早晨选出一个号碼密封在布袋里, 並将之懸挂於众人皆可看到的阳台中.

     他也用红纸印有 “彩” 字之类的暗示,誏人们參阅. 当午時該名经理打开布袋揭彩, 賠付中彩者1賠30奬金后, 有关 “花会” 彩字之討論,如 “夢境”及來自書中之引经據典等在民间輿論纷纷. 当天早上, 黄自按(Huang Tzu Ann)” 血腥之月” 作為” 彩字”. 有两名日本憲兵当時在場听到此类討論, 但他们不明白暗喻何所指? 失去未卜先知的预言. 而” 花会” 号碼直到下午尚未揭曉.

 

 

战后丹容亞路(Tanjong Aru)市景

今日之丹容亞路(Tanjong Aru) 購物市場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中尉当時也在場至半夜, 他極力安撫民众勿驚慌. 他發出一張通告張贴在市内大街小巷. 他說他与其人員已拿起武器解放受到日本人压迫的人民大众. 他要求大家给予充份之合作. 他促請人民不必对战斗之游擊隊員过份浪費的待遇. 他们绝不可给于酒精之类飲品. 每一名游擊隊員都受通知拿取任何物品必须付現金. 他也警告日本奸细(暗探)们, 他並没有忽視他们的存在, 並威脅彼等将負可怕的后果. 他再三説明游擊隊的斗争, 乃是作為人民的公僕, 以堅定决心结束日本在西海岸地区之威脅. 通告分别以中文、英文及馬來文印刷.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中尉也發出一份向日本人宣战之文告以引發日本人注意. 他以假名黄華明(Wong Fah Min)“北婆罗洲华僑抗日軍”師令之名簽署. 該宣言詳述日本之弊政. 他抗議把所有居民貶為貧民. 日本公司控制所有生意. 种植人要缴交出産品; 女人们不受到尊重. 他宣称游擊隊将决定纠正此等錯誤, 即使付出彼等之生命, 也誓要把日本人从国土上趕走. 他也提及游擊隊已获得美国、英国及其他盟軍之支持以完成此一使命.

 

 

今日的亞庇(Jesselton)市貌

丹容亞路(Tanjong Aru) 華园茶餐室

 

 

     以上所述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中尉向人民大众所發出之通告与向日本人宣战声明, 張貼在大街小巷到处皆有. 当晚按計劃行事, 事成后撤退. 在斗亞蘭(Tuaran)孟家達(Menggatal)亞庇(Jesselton)丹容亞路(Tangjong Aru) 总共约殺死日軍50人左右.

     到了半夜, 喇叭声吹起是撤退的時候了, 全体岸山人員在巴刹广場集合, 经点算人数后, 他们有序不紊地沿著公路返回基地. 上岸的海島人員也经防波堤登船在夜風吹送下回程. 他们只遗留下在碼头貨倉处的熊熊的烈火和濃煙滾滚, 循著來時的海礁返回海島.

未完待续 11

下一篇: 15.“一夜之勝利,游擊隊返回孟家達总部

After "One Night's Victory," The Guerrillas Returned To Menggatal Headquarter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