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游擊隊由三个方向突袭亞庇 The Guerrillas Raided Jesselton From 3 Direction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3. 游擊隊由三个方向突袭亞庇 The Guerrillas Raided Jesselton From 3 Directions

 

13. 游擊隊由三个方向突袭亞庇

Guerrillas Raided Jesselton From 3 Directions

 

 

升旗山(Flagstaff Hill) 下之亞庇市区一瞥

战前亚庇俱楽部(Jesselton Sports Club)

 

 

     此时, 游擊隊重整旗鼓, 挑选约百人左右,準備进攻亞庇(Jesselton).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召集这些人, 分發少量武器, 物尽其用, 接著给予指示, 並令他们上了3架貨車. 就这样, 他展开一次危險行动去突袭亞庇(Jesselton), 一伙人横跨斗亞蘭(Tuaran)公路奮不顧身, 英勇向前.

     有关事件的發生的消息立刻於当晚傳至亞庇(Jesselton)当局. 有一名台湾人, 由孟家達(Menggatal)里卡士(Likas) 爬越升旗山(Flagstaff Hill) 抄捷徑走下亞庇(Jesselton)去向日本人示警. 故此, 当3輛罗里車滿載游擊隊人馬到亞庇(Jesselton)鄰近时, 日本人已有所警戒分散人員.

     游擊隊員们在斗亞蘭(Tuaran) 路分别攀登上3輛罗里, 車头上只有单独一盏車头灯, 在月亮光照耀下行駛, 其爆發力在亞庇(Jesselton)卻有如炸弹一样.

 

 

哥南(Koram)下士


亞庇最具历史性建築----大鐘楼.

 

 

     在事件發生的晚上, 日本人在亞庇(Jesselton)古尔俱樂部(Koa Club), 即現今名亞庇俱楽部建築处,安排有一塲講座会, 所有社会流賢達, 均參与聆听由日本一名雄辫講員講述在日本统治下亞洲将如和平安寧与繁荣, 特别是华人显示更為高興如今能夠掌握本身的事務. 該講員滿口謊言, 比早些時候所言更甚, 正当他要吹擂更多有关未来不实前景時, 有关神山游擊隊正接近他们展开攻擊的消息傳到. 講座立刻停止.

     照原先安排, 在 “苏尤喜酒店”(Sokyushi  Hotel )处有一晚宴. 該处乃日本上层人士经常聚集的地方. 它佔有海旁街 “海南俱樂部”(Hylam Club)地点. 此時, 日本人都衝向“苏尤喜酒店”(Sokyushi  Hotel ). 当時,在亞庇(Jesselton)只有極少数的軍隊留守. 而該名講員实乃軍隊中一名高级軍官. 他來自古晋(Kuching)主持講座, 听到叛乱消息. 他们都認為酒店是一个安全地点. 他们抵達酒店正值三輛載著游擊隊的貨車也到達亞庇(Jesselton). 游擊隊員从货車上跳下.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並不曉得有这么一个集会. 若他事先知道, 肯定会參与.

 

 

1930年的亞庇老照片

早年之亞庇甘邦阿逸(Kampong Air Jesselton)

 

 

     以下是一名亞庇居民撰寫当晚所發生事件, 颇為生动, 在他的筆下寫道:

     游擊隊準時於夜晚10時进攻亞庇. 战斗的喇叭吹响, 游擊隊各组人馬迅即由三个方向攻打亞庇(Jesselton). 从海上, 苏祿人(Sulus)爬越过海堤, 进入亞庇(Jesselton). 第二组人員步履维艰地徒步从孟家達(Menggatal), 途经里卡士(Likas) 升旗山(Flagstaff Hill), 主力軍卻匆忙登上貨車. 此時, 日本人在古尔俱樂部(Koa Club)的聚会已经解散. 有如驚弓之鳥的日本人, 不是驚慌失措跑入“苏尤喜酒店”(Sokyushi Hotel),   或者乘車返回他们所住力不能及的山頂洋楼处.

     “苏尤喜酒店”(Sokyushi Hotel)乃由一名日本商人所经营者. 他过去是东京一座音楽院的藝人. 由其姊妹協理经营, 是日本人经常聚集的地方. 但此次他们不能久留,必须尽快地跑掉,因為战斗已越来越近. 其他在酒店尋欢的客人都匆忙的離开.

 

 

今日之亞庇(Jesselton)市景

亞庇(Jesselton)市貌

 



     此時正好游擊隊人員抵步. 游擊隊的車輛从其只有一盞車头灯可以分辫出來. 他们向駛前来之車輛乱槍掃射. 在南路, 有一排掃射槍声, 因在这里日本生産部的头号人物 “尼希加哇” (Sangyokacho Nishikawa)遇到其命中的死对头, 即中国领事. 警察首腦  “依希加哇”(Nisihikawa) 则僥倖逃出鬼门关. 但其司机加森( Kassim)被撃斃.

     游擊隊主力軍攻擊亞庇(Jesselton)的第一个目標,乃位於南路的地方警察部. 这里是日軍的軍火庫, 游擊隊急於需要更多武器. 地方警察部与日本軍方郵政局同在一个兵舍, 也就是現今男宿舍处. 日本軍方防守著地方警察部与日本軍方郵政局, 並受到对面亞庇俱楽部(Jesselton Sports Club)日本軍事警察的保护. 他们只有極少数的正規軍, 大多数是軍事警察. 进攻如此重要位置的地方是要冒很大的險, 只能突襲之. 游擊隊在較早台湾人信差的警告及从南路一排子弹掃射下,终获成功扺達日本軍方郵政局. 他们从窗口躍进砍殺所有抵抗者. 猛然打開所有的门户, 攀越及跳越过此一双層建築的阳台, 殺死大部份抵抗者. 一些殘存者向游擊隊投降. 纵使隔100码之遥的日本軍事警察都没有反攻.

     那天晚上,  “阿都拉曼下士”(Corporal Abdul Rahman), 一名來自新加坡的馬來人, 負責管理当地警局事務. 当所有日本兵死光后, 他打开了警局中的弹药庫. 过后, 他因失責没有抵抗至身亡而遭到懷疑, 结果他吞槍自殺.

 

 

沙巴博物館(Sabah Museum)

战后亞庇至丹南(Tenom) 之老爺火車

 

 

     日本人对此一下士的說法指他当晚不在警局内上班, 仍在賭場内聚赌輸錢. 他之所以自殺乃因丢失警局而感到無地自容. 人们多对日本人此一說法不以為然, 此乃日本人為了保面子而已.

     陈先生, [注:原名陈子平, 此人早年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学, 日治時期任日本憲兵部高级通譯. 他暗中支持游擊隊, 不時提供日方情報.] 他是吳金水(Goh Kim Swee)的女婿, 当時在警局内当傳譯.  “金密斯”(Kimis)警官及 : 哥蒙”(Gomon)警員与其他日本人在游擊隊攻擊中身亡. 此两人乃在战火正濃時中槍而亡, 並非因殘暴不仁或協助日本人被殺.

     此一攻擊虽算成功, 但结果頗令人失望. 在警局軍火庫中發現很少軍火. 原因是日本人只允許一名后勤人員拥有5發子弹. 激战后, 箂復槍及其他武器均遭移走. 此次进攻能夠成功佔领一个重要据点, 对游擊隊扩展其活动帶來莫大信心与鼓舞.

     与此同時, 游擊隊第二批人員在市区对面卻遭成損失. 在市区码头处点燃篝火作為訉号乃他们所負之特别任務之一, 此舉乃在显示啓动战火並已取得了勝利. 烟火熊熊能引發在鄰近海面上之盟軍船隻及潛艇的注意.


未完待续 10


下一篇: 14.  起義成功, 順利撤退

A Successful Uprising, A Smooth Retreat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