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双十节”起义点燃战火 "Double Tenth Revolt" ignited the war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0. “双十节”起义点燃战火 "Double Tenth Revolt" ignited the war

 

10. 双十節起義点燃战火

"Double Tenth Revolt" ignited the war

 

 

公元1904年之亞庇市景

曰本憲兵街头搜捕良民情形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向下南南(Inanam) 斗亞蘭(Tuaran) 、和打里望(Talibong) 一帶华人發出指示, 要求在公路一带组成游擊隊小隊. 並也在铁路沿綫另组分隊. 他吁請每一个人表現出愛国及誓死抵抗的精神, 防止进一步災难降臨.

     日本人奸细到处都是. 任何人因言語及行动被注意到, 便立即遭逮捕. 謡言傳得快, 所有在亞庇(Jesselton)斗亞蘭(Tuaran) 縣的华人, 肯定知嘵即将來臨的起義. 日本人对此即将浮現情况也有所暗示. 他们进行以前之威脅方法来反制.

     此時, 日本人發出命令召集那些过去在渣打公司(Chartered Company)统治時曾当过志願部隊(Volunteer Force) 者全到亞庇(Jesselton)警署報到. 在那里, 这些人被嚴格鞠问好像想知道彼等是否也可以重出江湖為当地駐軍效力. 依照日方布署, 这些亞洲志願服務者将受到日本官員所控制.

     謡言傳至其他普通士兵, 不久外头議論纷纷. 这些年老的志願者在日本人監視下组成一个核心新部隊, 此后彼等之生命将更危險及艰巨. 这些才是早期游擊隊的發号施令者. 任何时候, 他们将会被包括在日本人服務計劃中. 看来, 行动的时候已经來臨.

 

 

二战時亞庇大鐘楼区一瞥

二战期间亞庇市区遭轟炸后之景况.

 

 

     此 時,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在孟家達(Menggatal) 所统领之神山游擊隊决定有所行动. 他發出命令在1943年10月9日星期六夜晚开始进攻, 目標是佔领亞庇(Jesselton)斗亞蘭(Tuaran)縣区地方. 在那里, 盟軍旗幟将升起, 並庆祝双十節, 鼓起士氣, 吸引更多人參与起義.

     老实說, 人们很容易批評游擊隊首领在週末冒高度危險下动手. 此項工作由少数人來解决, 正如其他許多冒險計劃般只有付之運氣了. 此次起義, 人手極之不足, 绝不会超过百人在岸上的宴会, 或者200人在船中. 此舉只適合打了就跑的攻擊战法, 毫無長期留下的力量.

     除了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之外, 其他领导人的所謂訓練全係來自昔日的志願服務. 但他们都有个别性格, 独立性極強. 此外, 从村子里招募來者, 也是毫無经殮, 並从未接受过訓練. 幸虧他们具有与生俱來的勇氣, 尤其是对婆罗洲(Borneo)年青人而言, 並非罕見的. 如此这般, 他们才有足夠的组織能力來控制他们. 关於此点,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本人当然会概然相助, 不必待言.

 

 

“曼达那尼岛”(Mantanani, 即美人魚島)

游客们涉水登上小船
 

 

     眼前燃眉之急, 乃需要尽快从菲律賓取得足夠之武器供應. 游擊隊领袖们都希望能获得境外的協助.他们与菲律賓方面联络, 並且鼓勵通过经常离岸捕鱼至数百公里外的渔船把謡言轉達给他们. 人们从收音机及渣打公司電報職員处取得新闻. 潛水艇也常与其他岸上作联繫及有了登陸情報. 偶而人们也看到有飛机从头上飛过作偵察飛行. 時机似乎已经成熟可以开始, 武器及增強火力肯定接踵而來.

     在場之游擊隊领袖有發号施令之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 古打毛律(Kota Belud)副縣官邱辛養(Hiew  Syn Yong); 斗亞蘭(Tuaran)警察局長渣尔斯彼得(Charles Peter);前諸聖学校童軍教練及巴色会孟家達(Menggatal) 童軍团長江赐培 (KongSe Fui), 他们之中最后一个人,也曾訪问过菲 律賓,並在該处參与苏祿游擊战.

     昔日武装警隊之 “苏比達斯哇辛”(Subedar Sewa Singh)主理斗亞蘭(Tuaran) 区.   “茱利史蒂芬”(Jules Stephens), 前志願軍之一名警官, 乃是游擊隊的一名副官, 在草創期间,負很大责任. 刘來貴(David Liew)電訉部一名無缐電接缐生. 由他負責剪断電話、 電報及 某些地方的缐路. 他把地方上的收音机站破壞至日本人只有从外地取得零件才能收復. 只剩下軍隊訊号站, 他無法去干擾, 其他都破壞殆尽. 当時间一到, 亞庇諸聖教堂内之無缐通訉器材電報主要零件逐件被移走, 进入癱瘓状态. 所有这些人中, 最后只有“苏比達斯哇辛”(Subedar Sewa Singh)仍然活著.

 

11. 北婆島民也參與双十節起義”

The Islanders Also Participated In The "Double Tenth Revolt"

 

 

“曼达那尼岛”(Mantanani, 即美人魚島) 小碼头

“曼达那尼岛”(Mantanani, 即美人魚島) 也是潛水者的天堂
 

 

 

     在海上活动的負责者是苏祿島(Sulu Island)土著头人 “邦利瑪阿里”(Orang Tuah Panglima Ali). 他装配其小型艦隊可远至 “曼達那尼島”(Mantanani).. 此外土著头人 “阿塞”( Orang Tuah Arshad)帶领他的人由 “烏達”(Oudar)(注:離 Menggatal河河口处). 两菲律賓人 “尖馬鲁”(Jemalul) “山奴丁”(Sanudin)帶领曼達那尼島(Mantanani)丁那湾島(Danawan)檳那丹 (Binadans)人.

     在亞庇(Jesselton)港外, 不管是南面或北面, 都有不少島屿. 这些島屿上的居民全是巴夭人(Bajaus)、檳那丹人(Binadans) 、苏祿人(Sulus), 他们全靠捕鱼為生. 他们与鄰居苏祿島(Sulu Island)上的居民一样敌視日本人, 大家可說敌愾同仇. 尤有进者, 这些渔夫们的祖先都是海盗. 他们時常都会回想过去先輩们的故事, 以过去的記憶來計劃攻擊敵人.

    夜晚時分,他们团坐在弥漫著木头烟味中推舉他们的领袖, 以及磨利他们的刀槍武器,等待白晝的到来. 此一渴望採取行动对付使他们痛苦的人鼓起了昔日的战斗精神. 許多因久未应用生銹挂在墻上鞘内的短劍全被取出到海边石头上去磨利, 一時磨刀霍霍, 誓与敵人决一死战.

 

 

“曼达那尼岛”(Mantanani, 即美人魚島) 上的棕榈灘(Palm Beach)

椰林处处的“曼达那尼岛”(Mantanani, 即美人魚島)
 

 

 

     相关秘密被妥善地在海上保密著. 在岸上, 相关訊息也是以口訊方式傳送.很有可能並没有書寫的命令, 因為只有很少数的航海人家会阅讀罗馬文 (即罗馬拼音的文字).阿拉伯文則根本無人会懂.

     这些土著航海人士将被口訊所傳召. 那些在曼達那尼(Mantanani)島南端布劳蒂加(Pulau Tiga)的土著,以及在曼達那尼(Mantanani)島北部的住民, 也參与舉事. 事实上,島上数百名居民都相信早已知悉此事数星期了. 作為一个缓慢達成共識的民族, 若無重大事件,也难共同協作. 每一个男人虽易感受辱, 但很遲才会与人争吵. 在女人方面, 她们吸烟並在寂静夜晚娓娓而谈.

     在婆罗洲(Borneo), 结繩記事与日曆一样方便. 每一繩头代替一天的日子, 那个保有绳头纪事者, 只需过一天, 割断一个繩头. 如此, 到了指定的日子, 每一个人都已準備就绪了.

未完待续 8

下一篇: 12.“双十節” 起義前夕

             On The Eve Of "Double Tenth Revolt"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