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北婆各族人民筹義款55万元抗敵 All Ethnic Groups of People In North Borneo Raised Fund $550,000 To Fight The Enemy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6. 北婆各族人民筹義款55万元抗敵 All Ethnic Groups of People In North Borneo Raised Fund $550,000 To Fight The Enemy

 

6. 北婆各族人民筹義款55万元抗敵

All Ethnic Groups of People In North Borneo

Raised Fund$550,000 To Fight The Enemy

 

 

日本佔领北婆罗洲后海報: 誏我们贏取大东亞战争!

日治時期的海報

 

 

     另一方面 ,“馬拉尤金回教祭司”( Imam Marajukim)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两人之行程,乃不予向任何人透露者 ,  但此舉並不难推測 ,無論那些曾在苏祿島(Sulu Island)有过之活动 , 都将照办想煮碗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重復 . 

     每一可行的援助方法, 以便推行此目標都被詳尽地列出, 如: 搜集情報、交換消息、武装忠实份子、以及攻擊日軍等. 美国在菲律賓軍团派遣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中尉,作為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活动之先鋒. 然而,作為一名先鋒, 並不单只指示方向, 尚且要親自领导路向. 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中尉不久便找到机会实現此一意图.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中尉於公元1943年9月2日抵達亞庇(Jesselton), 帶来苏祿島(Sulu Island)游擊隊好消息及楽覌之游擊战情况. 可是, 他發現西海岸之情况, 令人难以忍受. 於是他立即投入工作.

 

 

 川口 清健( Kawaguchi Kiyotake, 1892 –1961) 上将帶领軍隊
入侵纳闽(Labuan) 、亞庇(Jesselton) 及斗湖(Tawau) 等地.

日本於公元1945年在佔领北婆罗洲(north Borneo)
所發行1000元鈔票中有水牛耕田图像.

 

 

     此时, 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沿岸各地人民莫不罄其所有,傾襄相助华人社团, 人们到处集会筹款. 甚至連巴夭人(Bajaus)、賓那旦人(Binadans)苏祿(Sulus) 人也慷慨解襄.据說, 当時筹到55万元之巨款. 大多数由山打根(Sandakan)和东海岸人民所捐献者. 再者,相关执行委员会, 拟定奨金以犒賞殺死日本人者. 日本人的人头, 以其官階而定, 每个人头奨金介於200元至400元不等.

     亞庇一位著名商人黄子安(Wong Tze An)在组织中担任很重要角式. 他在孟家達(Menggatal) 拥有土地, 該处便成為游擊隊招募处. 日本人将其活动与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相等看待.

     刘礼医生(Dr.Lau Lai)謝論語( Cheah Loong Ghee)也是秘密活动一份子, 不过他们隱身幕后. 他们的年纪妨碍担任吃重的任務, 只能貢献微薄的力量. 他们許久未被懷疑協助地下活动, 名字也不在日軍所要逮捕的第一批名单中.

     此两人乃众所周知是堅定不移及足智多謀之士. 刘礼医生(Dr. Lau Lai)曾在政府医院出任多年医药官. 他是一名香港大学畢業生, 受到各階层人民的尊敬. 他楽意助人, 為人親切. 但很少人發覚此一小医生, 有著一个鼓鼓膨賬的肚子、戴著园眼鏡及凸起的眼睛, 竟也有领导才能.

 

 

東條 英機(Hideki Tōjō , 1884 –1948) 日本皇军的陆军大将、陆军大臣和第四十任内阁总理大臣
(1941年-1944年),是二战的甲级战犯,任内参与策划珍珠港事件,偷袭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引发
美日太平洋战争。战后被处以绞刑。图為他二战時抵達古晉机場受日軍欢迎情况.

二战日本傘兵部隊

 

 

     謝論語(Cheah Loong Ghee)是一名成功商人. 在亞庇(Jesselton) 保佛(Beaufort) 拥有樹膠园坵. 他因拥有牌照经营赌博場所、酒类、及鸦片館而發跡. 他与人簽约建造高楼大厦, 大力發展西海岸. 他建造及经營亞庇大酒店, 过后又賣给铁道部(Railway). 老年时他退隱於纳闽島(Labuan)“布劳達尔”(Palau Daat)园坵, 安渡晚年. 在日本统治时期, 他在亞庇(Jesselton)及各处重开賭場, 他们賺大錢,並与渣打公司有频密往來.

     对此两人, 很难評断其当时所扮演之角色. 無論怎樣, 他们在渣打公司(Chartered Company)時期, 名闻遐迩;在日本佔领期间, 领导过华社. 两人都比其他人更具智慧, 也比其鄰居事業更有所成.

     总之, 必要有人挺身而出作為日本人与民间之缓冲者, 两人充当此一尴尬地位. 即两人工作以送往迎來為主. 游擊隊並不信任他们, 对彼等敬而远之. 因為游擊隊方面知道, 这些人时常與日本人為伍, 提供日本人現金与物品供應. 当他们受到逼供時, 将会洩漏秘密, 因而只有远离之.

 

 

二战時日軍登陸北婆罗洲纳闽(Labuan)

日治時宣傳漫畫, 上帝啊! 是日本人救了我们.

 

 

     这两个人在华人社会招致名譽掃地, 尤其是他必须協助評估当地每一名居民之生活及分担日本人要西海岸人们捐献60万元 战争 “奉纳金”中之適当的份额. 华人当然捐献了很多錢给他们自己国家的基金, 但日本人藉口為亞洲好处,豈能置身於度外来分一杯羹. 过后為了此事, 林日庸(Lim Jit Jong)謝論語(Cheah Loon Ghee)刘礼医生(Dr.Lau Lai)等在保护下由亞庇(Jesselton)被送往古晉(Kuching)日本軍事政府总部. 在开会中, 他们面对日本耀武揚威的武力展示. 他们别無选擇, 只有同意在华人社会中抽取苛捐纳税, 並回亞庇(Jesselton)去筹募.

     到底此一 “奉纳金”之捐献是强迫还是自願? 不管怎麽說, 相关的錢是一定要找到的, 而此两人只是設法為大家分攤罷了. 对此两人作為的相关記憶而加以辱骂、誹謗是錯誤的. 他们只不过是日本人与本土人民大众间的中介人而己. 他俩充当了最不得人心,但又是很需要的一份差使,直到他俩被捕及处决為止.

     事实上, 两人也曾经领头為游擊隊筹募款項及收集武器. 他俩是好朋友与好同志, 在亞庇(Jesselton) 的行止一路來受到日本人監視, 並希望将这具影响力的两人争取到他们的陣營中.

未完待续 5

下一篇: 7. “慕沙与杜尔丽斯

                  Musah and Dualli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