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苏祿(Sulu)人是 “海上吉甫赛” 人 Sulu People Are Sea Gypsie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4.苏祿(Sulu)人是 “海上吉甫赛” 人 Sulu People Are Sea Gypsies

 

4. 苏祿人是 “海上吉甫赛” 人

Sulu People Are Sea Gypsies

 

 

苏祿海(Sulu Sea)


苏禄群岛(Sulu Islands)

 

 

     实际上, 苏祿人(Sulu)婆罗洲(Brneo) 人來說並不陌生. 他们信仰回教, 过去是苏丹苏祿(Sultan Sulu)的子民. 他们从未接受西班牙人统治, 只在劝导及和平秩序中接受美国的统治. 与苏祿人(Sulu)混在一起者是巴夭人(Bajau). 这个被称為 “海上吉甫赛” 人, 一生生活在一條小船中, 只有他们才能長途跋涉至西海岸.

     苏祿之Dato  and penglimas穿著絲织華丽衣服及佩戴鑲有珠宝的短劍, 住在海上成堆的茅屋. 他们是造船者, 工藝高超. 此乃彼等数世纪之標誌. 他们適宜於航海及斎戒.

     苏祿海(Sulu Sea)本身也是氣概非凡的, 航行困难重重. 赤道無风帶及平静常受潮起潮落及随波逐流左右. 一艘船原本在風平浪静中行駛, 有可能在没有警告下撞擊到珊瑚礁.JosephConrad这艘船, 因逆風而行,就经历此一体驗. 其他一些土著船隻都顺风而行. 一些被棄了的日本汽船飘浮在石礁上. 一些大螃蟹在爬行有如有人类走近似的. 藍绿色的海水, 飘浮著樹幹、樹筒及垃圾物. 这些物件都是婆罗洲(Borneo)那头森林大水災飘流过来的.

 

 

苏禄群岛(Sulu Islands) 市鎮一瞥

北婆罗洲(North Borneo)之海上巴夭人(Sea Bajau)

 

 

     在岸上, 每一人都佩戴土著自鋳的 “波波 “(Bobo)劍. 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是如此, 在苏禄(Sulu)也一樣. 我们知道, 他们是同一历史淵源, 同样拥有神話的山头. 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神山(Mt Kinabalu). 苏禄(Sulu)朋膠島(Bongau), “朋膠頂” (Bongau Peak). 他们有生命樹寓言, 即吃其葉子将帶来無窮無止的生命. 在“朋膠頂” (Bongau Peak)住有四大巨人, 他们住在雲霧之中, 逢到有战事便会下凡来, 俯身向敌人發难.

     以上所描述正是苏祿海(Sulu Sea)实际情况. 而在西海岸之林廷法( Lim Keng Fatt)和此时的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两人, 正希望经此获得支援. 亞庇万源号(Ban Guan Jesselton)店东林廷法(Lim Keng Fatt), 乃是一名白髮蒼蒼的長者, 他颠撲跋涉, 飘揚过海去找尋盟軍支援的图景, 令人畢生难忘.

     另一方面,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馬拉尤金回教祭司”(Imam Marajukim)陪同下抵達打威打威(Tawi-Tawi). 当他们的船隻靠近該島时, 便被当地的游擊隊巡逻艇發現而被捕. 他们两人费了很大力氣表明身份, 效忠盟軍.

 

 

菲律宾苏禄苏丹贾马鲁尔•基拉姆三世(Jamalul Kiram III),
2013年10月20日凌晨病逝,享年75岁.

早期的苏祿苏丹(Sultan of Suluk)

附錄: 苏祿苏丹与沙巴关系
  公元 1658年,汶莱(Brunei)把沙巴割让给苏禄苏丹。公元1878年,苏禄方面把沙巴
永久性租借给英国北婆罗洲公司,但后来宣称租约无效。沙巴历经英国和日本统治.
公元1963年沙巴通过马来西亚独立,共组马来西亚(Malaysia).马来西亚政府每年向
苏禄苏丹继承人支付5,300令吉(约合1,600美元)作为租金。時至今日,马来西亚政府
仍然延续当初北婆罗洲公司(North Borneo Company)的做法,向苏禄苏丹后裔象征性

支付“租金”。
公元2013年2月11日,苏禄苏丹派遣王储拉杰穆达(Raja Muda  Agbimuddin Kiram)
率领约180名追随者,从菲国南部潜入马来西亚沙巴索讨“祖地”,结果被大马保安部队
包围在拿笃(Lahad Datu)。在菲律宾政府的交涉下,马来西亚3度延长驱逐期限,但
苏禄苏丹王国王室坚持要马来西亚政府承认在19世纪由英国渣打公司与苏禄王朝所
达成的协议才肯离去。
公元2013年3月1日,马来西亚警方在第四度延长期限后,双方爆发武力冲突,大马有2名
警察在枪战中殉职,3人受伤;苏禄军则有12人死、4人受伤。
公元2013年3月4日,菲律宾外交部透露,来自菲律宾的苏禄苏丹家族支持者连日来在
马来西亚沙巴州仙本那(Semporna)与当地警方交火,造成8名马来西亚警察和16名
苏禄苏丹家族支持者死亡,结果双方在沙巴州的持续冲突造成死亡人数增至31人。
菲律宾苏禄苏丹贾马鲁尔•基拉姆三世(Jamalul Kiram III)於公元 2013年10月20日
凌晨病逝,享年75岁。

 

 

苏祿群島之巴蒂哥(Patikul Sulu) 海浜渡假勝地

2013年2月11日,苏禄苏丹派遣王储拉杰穆达(Raja Muda  Agbimuddin Kiram)
率领约180名追随者,从菲国南部潜入马来西亚沙巴索讨“祖地”,
结果被大马保安部队包围在拿笃(Lahad Datu)。

 

 

     在岸上, 两人被疑是日本人派來之奸细. 無論如何, 此一危險期並不太長久,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不久便見到了苏祿島(Sulu Island)总督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Lieut-ColonelAlejandro Suarez) . 說真的, 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Lieut-ColonelAlejandro Suarez)一时也难以相信, 首先就懷疑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的效忠程度. 后来, 因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Lieut-ColonelAlejandro Suarez)的中国籍太太生病, 由郭益南(Albert Kwok1921-1944) 把她医好, 此后两人才开始建立信任.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不久便在苏祿(Sulu)積極參与活动. 他最后终於成功抵達有效抵抗日軍地奌及有所行动.

     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首次获服務奨状如下:

     美国陸軍在菲律賓总部苏祿分部 “巴都巴都”(Bato Bato)战区

     公元1943年4月18日

 

 

在棉兰老岛(Mindanao) 的穆斯林游击隊

菲律賓本土游击隊二战時協助美軍登陸
 

 

    "敬啓者: 本奨状持有人郭益南(Albert Kwok) 先生, 來自英屬北婆罗洲亞庇(Jesselton British North Borneo), 他曾襄助美国在菲律賓之陸軍当局. 他應允只要有所需要, 他将鼎力協助. 他應受到考慮, 並不應受到任何美国陸軍人員之干擾.”
.    

     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
         ColonelAlejandro Suarez
        Lieut-Colonel, Infantry (P.C)
        Commanding

     又一褒奬函内容: 公元1943年5月11日:

     “敬啓者: 英屬北婆罗洲亞庇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乃本人的顧问之一. 有时我利用他在菲律賓美軍中进行精密的任務, 他之服務是很需要的."

     从上述两则文献看来,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对美軍所提供之服務是受到美軍的激賞的.

 

 


苏祿群島風光

位于婆罗洲(Borneo)和棉兰老岛(Mindanao)之间的霍洛岛(Jolo),是菲律宾
西南部的火山岛,属于苏禄群岛(Sulu Islands)的一部分,人口约30万人.
菲軍曾在此與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伊斯兰武装分子战斗不息.

 

 

     公元1943年5月11日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Lieut-ColonelAlejandro Suarez). 安排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回亞庇去搜集日軍行动之情報. 該信件在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 动身前夕發出, 至今仍存, 内容如下:

    “美国陸軍菲律賓总部苏祿分部1943年5月11日. 敬啟者: 本信件持有人郭益南(Albert Kwok,  1921-1944)先生, 來自英屬北婆罗洲亞庇, 曾在美国陸軍菲律賓总部苏祿分部服務.他受本人派遣到英屬北婆罗洲亞庇进行特别任務, 並作為本人財政事務代表. 总括而言, 我们為同一目標而分别共同战鬥. 我現在向你請求, 尤其是愛国公民们, 给予我们完全合作, 無論是願意捐献或貸款. 美国政府将發予收据, 将来可向美国政府或菲律賓联邦政府要求補回. 如此一来, 我们可以購買一些極需之軍需品, 以摧毁和消滅我们的共同敌人.”

    陸軍中校“阿堅多罗苏黎世”
       ColonelAlejandro Suarez
       Lieut-Colonel, Infantry (P.C)
       Commanding

  未完待续 3

    下一篇: 5. 郭益南二次赴打威打威並筹组游击隊 

                Albert Kwok Went To Tawi-Tawi Twice In Order

                To Organize Guerrilla Warfare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