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杜顺人因与日本人比武更受尊重 The Dusun Won More Respect From Japanese Due To Tournament 31.日本人食人肉的故事 The Story Of Japanese Cannibalism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30. 杜顺人因与日本人比武更受尊重 The Dusun Won More Respect From Japanese Due To Tournament 31.日本人食人肉的故事 The Story Of Japanese Cannibalism

 

30. 杜顺人(Dusun) 因与日本人比武更受尊重

The Dusun Won More Respect From Japanese Due To Tournament

 

 

杜顺族(Dusun) 也是背簍民族

战前杜顺族(Dusun) 妇女

 

 

     日本人学会尊重与他们接触的杜顺族人(Dusun)毛律族人(Murut)更多.杜顺族人(Dusun)有一个友善的习惯,即是让所有的陌生人和访客进行比武(技能测试).他们有自己的比赛形式.

     在拉卜(Labuk)村的一名村长 “古朗”(Kulang)告诉他如何嘲笑一名日本军官与他所选择的武器进行决斗.日本人不相信杜顺人(Dusun)村长 “古朗(Kulang),他测量出一支棍棒,与 “古朗”(Kulang)的剑相同的长度,然后把它交给 “古朗”(Kulang)以决高低.

     日本人却用自己的剑来作比武(技能测试). “古朗”(Kulang)说,他以极美妙姿势拍打该名日本人的头部两下.日本人才意识到其对手并非泛泛之辈.在整过比赛过程中, “ 古朗”(Kulang)并未被该日本人的剑峰伤及一丝一毫.杜顺人(Dusun)有他们自己本身的摔挍术.这些游戏,反而造成了日本人对杜顺(Dusun)族群之尊敬.

 

 

31.日本人食人肉的故事

 The Story Of Japanese Cannibalism

 

 

日軍吃剩的人肉

一名美國軍官和一名澳大利亞軍官展示一塊被割去肌肉的人類前臂骨骼,
相信就是那名死去的美軍軍官的屍體組織。他被打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
Sanananda Point附近。 照片說明指出,肌肉組織和其他部位「不知去向」.

 


     日本人自己也经常挨饿,军队在长途行军中常因不能与当地的村庄联系或迷路而挨饿.他们对肉类的迫切食欲激起了他们变成食人肉的野蛮人.

     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有几个吃人肉的故事.首先是在 “笨都杜汉”(Bundo Tuhan)一名杜顺族(Dusun)头人的案例.据说他死前身上的肉被日本人吃去了一半.他的坟墓最终被发现,开棺后发现其尸身上的肉被割了一部分.后来,其棺木又於公元1946年重新开棺,但当时却无法确定此事.

     另一起案件是两名澳大利亚(Australia)战俘,他们於兰脑(Ranau)死亡行军中在比鲁兰(Beluran)文约河(Munyad River)待命营寨(Staging Camp)中逃走.文约河(Munyad River)距离比鲁兰(Beluran)仅7英里,大约在56英里处可看到有脚印接近河岸处.当时有当地土族看到两名澳大利亚(Australia)战俘,向河流处逃亡.日本人派人追寻两人,追寻日军回程时被看到扛抬著人肉.过后,当地土著再也见不到这两名逃走者.

 

 

公元1943年,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日軍喪失
了給養,便將美軍和澳大利亞戰俘殺死後,切其肝臟和肉吃.
上图為一名美军军官腿部肌肉和内脏被割去的尸体。

二戰期間,日本軍隊在菲律賓上演了吃人肉的可怕情形,他們甚至吃掉自己的戰友.
別人吃,你不吃,會遭到排斥.他們還有一個邏輯:吃俘虜,要強於吃自己人.

 


     在这个时候,当世界各地都缺乏食物之际,当地土著认為此乃是日本人食人肉的案例.此外,又有报道说,西海岸地区的日本军队.吃年轻杜顺族(Dusun)人的肉.这些报告似乎难以令人置信。但是在公元1945年10月17日,兵南邦(Penampang)土酋”拉将加"(Orang Kaya Kaya Lajungga)说,这些报道是正确的.实际上,也并非全是空穴来风.澳大利亚人(Australian)本身被日军俘虏后幸存下来者叙述说,他们之中有人可以说出土著与印度籍卫兵,有时也被杀来佐餐.


     在淡比亚(Tampias)兰脑(Ranau)之间上演的死亡行军剧本中, 蜿蜒的山腰,特别难以穿行,此乃每个旅行者人尽皆知的事.该处多山脉,又完全没有村落.整个行程至少需3天以上.在其中的一个营地,日本人在行军中选出了最健康的暗探(Jikidan),将之免除守卫职务带入山中.此后便告消息杳然,未再回来.相信他们已在日本人的锅里被煮来吃了.

 

 

早期杜顺族(Dusun) 战士

杜顺族(Dusun) 妇女的一生是和背簍緊緊的箍在一起的
 

 

     再者,有一位土著被派出作为狩猎派的领导人,以猎取野猪或山鹿.他后来空手而回.由於他空手未猎取到任何野兽,而此时,他的主人又肚饿难支,他最后也被杀来裹腹.


     此点,不需劳师动众去寻找证据.当在新几内亚(New Guiena)的一件审案中,一名负责摩托车运输的日本官员,在一份签署的供认状中供証说,他曾经吃过一名被杀死后支解肉身的印度人身上的肉.


     在公元1945年10月14日,日本陆军东京总部承认:“批准可食人肉乃当部队粮食短缺的时候.不过,日本军队只允许吃敌人身上的肉.若吃本身同袍的肉,将会是死刑.此乃被视為陆军中最坏的罪行.”

 

 

杜顺族(Dusun) 年青男女

日本游客品嚐杜顺(Dusun) 人自製的打拜(Tapai) 土酒

 


     奇特的是,在英国法律中对食人肉没有处刑条文.根据军事法律规定,日军可以因支解死人肉身而受罚,但普通法上并不对食人肉提供处罚.一个尸体对于执行人或者死者的代表来说是属於理论性质者.而刑法中对食人肉的规定也只不过是比盗窃尸体严重些少而已.但杀死一个人和吃其肉,当然是以谋杀罪论.


     没有例子说明华人也在日本人的锅中.土著和印度人的警察被吃了,但华人却从来没有被吃过.他们在“双十节起义”(Double Tenth Revolt)之后,在日本人的嘴里留下了一种不同的味道.我们的华人说,这会使日本人胃里产生消化不良.此点证明了华人反抗起义的成功,而单只这一点.就已经是值得了.日本人沉沦於遭毁灭野兽的最后退化中.誏我们希望,那些参与此类野蛮行径的日本人,比较上佔居少数.

本章完 11

下一章: (二) 双十節起義事件

(二)  Double Tenth Revolt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