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兰脑(Ranau)与冰箱岸((Pensiangan)為调兵中心 Ranau And Pensiangan Was The Centre For The Transfer Of Troops 23. 经济情况,一厥不振 Economic Situation Came To A Standstill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22.兰脑(Ranau)与冰箱岸((Pensiangan)為调兵中心 Ranau And Pensiangan Was The Centre For The Transfer Of Troops 23. 经济情况,一厥不振 Economic Situation Came To A Standstill

 

22.兰脑(Ranau)与冰箱岸((Pensiangan)為调兵中心

Ranau And Pensiangan Was The Centre For The Transfer Of Troops

 

 

蘭腦(Ranau)市景

冰箱岸(Pensiangan)市景远眺

 

 

     州内两大调兵中心是: 北部的兰脑(Ranau)和南部的冰箱岸(Pensiangan).在北部的兰脑(Ranau)接受由山打根(Sandakan)经马道或乘船由拉卜河(Labuk River)前来的军队;在担毕亚士(Tampias)处,若拉卜河(Labuk River)不适合航行时,军队便要弃舟上岸行军花费3天路程至兰脑(Ranau).在这里,他们可接触到西海岸之马道又继续行军约100英里左右到亚庇(Jesselton). 兰脑(Ranau)也成為一个会合点,若任何驻扎於内陆地区军队要增援补给古达(Kudat)处驻军.他们将随西海岸马道至古打毛律(Kota Belud)然后继续向东北行至冷港(Langkon)古达(Kudat).此一行程大约150英里左右.

 

 

蘭腦昆達山 “神山战争纪念园”(Kinabalu War Memorial Kundasang) (一)


蘭腦昆達山 “神山战争纪念园”(Kinabalu War Memorial Kundasang) (二)

 

 

     另一更替性路线则由山打根(Sandakan)古达(Kudat)可经由拉卜河(Labuk River),甚至远至东谷河(Tungud River),及或许至苏骨(Sugut)拜登河(Paitan River).拜登(Paitan)处已有小道可至必打士(Pitas)会合马道.由兰脑(Ranau)淡毕亚士(Tampias)之步行道已经加宽可供驴车行走. 此一3尺宽的驴车道大大的帮助了来往之交通情况,以及成了由山打根(Sandakan)兰脑(Ranau)的澳大利亚死亡行军路线相连.亚庇(Jesselton)山打根(Sandakan) 相连了起来, 路程由亚庇(Jesselton)、担波罗里(Tamparuli)、达拉斯(Dalas)、丹南柏(Tenompak)、兰脑(Ranau)淡毕亚士(Tampias)处.在淡毕亚士(Tampias) 任何气候下都有船隻可经拉卜河(Labuk River)比鲁兰(Beluran)山打根(Sandakan).

 

 

蘭腦(Ranau)麻木銅矿湖

蘭腦(Ranau)街景一瞥

 

 

     在南部的冰箱岸(Pensiangan)也成為日本运兵站,以调动日本军队去斗湖(Tawau)达拉干(Tarakan),经常有2,000至3,000名日军在该地扎营.若乘船向上航行至森巴贡河(Sembakong River)若经由冰箱岸(Pensiangan)东岸是很困难的,航程需二至三星期.在旱天时,船隻很常到急流处需拖拽而上.在雨季就更难与洪水相抗衡.在冰箱岸(Pensiangan),军队就可接触到西海岸马道.向北行超过100英里可至根地咬(Keningau).在雨季,洪涝成灾.

     日本投降后,当毛律族(Murut)人沿途截断陌生人路过时,此条路线顿成為日本人的死亡行军处.在根地咬(Keningau)日本人也佔有另一中心点,方便随时给汶莱(Brunei)亚庇(Jesselton)古达(Kudat)及任何地点输送补给.

 

 

东南亞最高峰¬---神山(Mt. Kinabalu)

冰箱岸河(Pensiangan River)

 

 

     在根地咬(Keningau)建有两个机场跑道.另一建在兰脑(Ranau),靠近300名澳洲战俘营处.由根地咬(Keningau)阿宾阿宾(Apin-Apin)的马道加宽可容摩托车辆川行.新路约有12英里长笔直如尺.有一名毛律族(Murut)头人说,他的族人将会少有对日本人的投诉,如果日本人的心也能像他们的路那样笔直的话.这些改善现象对一个幅圆广大且又多山岭的北婆罗洲(North Borneo)是无济于事的.它的3万平方里土地仍然是难以接近及像过去一般的偏僻遥远.

     发生超过40年以上的麦沙里叛乱(Mat Salleh Rebellion)带来了在内陆地区成功防卫的先例.杜顺族(Dusun) 禀性并不如毛律族(Murut)那样具好战本质.杜顺族(Dusun)人从未是残忍的猎人头者.他们是好农夫.历史上显示杜顺族(Dusun)农夫经常都易遭受外界掠夺.他们也是果园民族,日本人显然意欲依靠杜顺族(Dusun)的资源以防御内陆地区.

 


23. 经济情况,一厥不振

Economic Situation Came To A Standstill

 

 

麥沙里纪念碑(Mat Salleh Memorial)

麥沙里(Mat salleh) 叛乱於公元1898年1月被敉平后,
 蘭腦(Ranau) 土著宣誓效忠政府, 特此立石碑纪念.

 

 

     盟军不多久便使到日本的海上路线变得不安全.作为经验丰富海员的日本人,他们与美国人和我们自己的海员根本不是对手.美国人的海上巡逻,在飞机的协助下控制了海岸线.日本货轮被摧毁后, 不久立刻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

     在日本统治下,经济情况変得一厥不振,亳无希望.由於缺乏船运造成每一种货品的入口减少,加上生产国减产,更是雪上加霜.再者,本地产品数量极少,完全没有交易可言.原因是没有船隻把产品带走, 尚且除了日本政府及其代理人外,也没有买家. 而用於生产所需之工具,又无法取得.衣服、火柴及药品等之供应都非常短缺.

 

 

蘭腦(Ranau)乃著名沙巴茶産地

蘭腦波玲温泉(Poring Hot Spring)

 

 

     日本人不单只不能供应州内商业上的需求,他们反而大肆掠夺及抽取州内每一项有价值的物品,包括各种工具用品、机械、金属品、皮革及树胶等.牛隻大量被运出口.英国纸币、金、银、铜、铁及其他金属品都必需交出. 一些机器因缺乏零件而无法开动.有时少数可取得的几个零件,又时常被改装到各处去应用.唯一开始的新生的产业就是用橡胶片制造的鞋子,华人制作了这种绉纱,是一种开放的模式.他们很容易穿脱,物有所值.

     日本人也曾作出努力改进州内商业贸易.有一、二名代理商从海外到来查询相关投诉.但恢復乡村经济结构, 却宣告失败.当局曾设法规定白米和蔬菜的产量.当地头人可获取少量固定薪酬以筹划村内粮食的产量.此举可协助日本当局必要时之需,但从整体而言,对老百姓毫无利益可言.

     日本当局的发言人承认老百姓的困境加重,设法改善彼此间关係,他们声言日本人在婆罗洲(Borneo)与州内人民一同受苦.他们吁请大家合作,并声称一旦日本在战争中被打败,婆罗洲(Borneo)人民将比此时会更加受苦.  

 未完待续 8

下一篇: 24.日本货币如废纸,变得一文不值

Japanese Currency, Like Waste Paper, Became Valueles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