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锡克族(Sikh)警员之命运 The Fate Of Sikh Police Constables 20. 日本人施“以团体保个人”制度 The Japanese Used A System Of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9.锡克族(Sikh)警员之命运 The Fate Of Sikh Police Constables 20. 日本人施“以团体保个人”制度 The Japanese Used A System Of

 

19.锡克族(Sikh)警员之命运

The Fate Of Sikh Police Constables

 

 

最早期之婆罗洲锡克族(Sikh)警员

战后吉隆坡之锡克族(Sikh)警员
 

 

     在西海岸有一小数量之锡克族(Sikh)警员.“苏巴达蒂瓦星”(Subadar Dewa Singh),乃武警中最高级的亚洲籍官员,他在日本人於公元1942年1月抵达亚庇(Jesselton)前夕被日本人下令解除职务.及后,在斗亚兰(Tuaran)成為游击队首领之一.

     “布星”(Sergeant Budh Singh)警官 “苏汉星伍长”(Corporal Sohan Singh)两人於双十节事件在5英里半靠近毕达加士桥(Petagas Bridge)处被日本人处决.而”巴嘉星警官”(Sergeant Bhagat Singh)也是被杀.双十起义事件后,大多数其他锡克族(Sikh)警员都离开了警队.

     公元1943年4月间,约有12名警官被派往古晋(Kuching)进行6个月训练.项目包括: 军令、警察职责、本地法律与日本语文等. 受训回来后, 全获得升职為首席警官或助理警官职.

 

 

早年锡克族(Sikh)警员

 

早年锡克族(Sikh) 軍警登船鏡头

 

 

     日本人在徵募土著警员方面毫无困难,通过一般的诱因,如薪金、衣服、配粮,加上若不肯就范,后果堪虞.尤有进者,徵募的新人若不服从,还包括对家庭施以报復的威胁在内.日本人覚悟到警方作為彼等之代理人职责的重要性.有纪录為証:

     “有必要增加全职警方专职密探的人数,如此,我们可佈署足够人手,无论是在偏远地区.”

     在公元1944年3月的一篇演讲辞中, 亚庇(Jesselton)军警首长说: 亚庇(Jesselton) 的警察队伍包括20名日本行政官员、40名日本警官以及1,500名本地警员.再次扩大人手是需要的.军警首长在其公元1944年3月的讲辞,还是呼吁进一步扩大土著和印度籍人员.他承认华人未能符合他们的目的及能够証明可成為有用的警员.

 

 


20.日本人施“以团体保个人”制度

The Japanese Used A System Of "Protecting Individuals By Groups"

 

 

現任锡克族(Sikh)警员群像

英屬婆罗洲双週報


    


     日本人採用了一种制度,“以团体保个人”,即是使到一群人负起个人的行為. 其实,此一制度早已奉行於中国和爪哇(Java).这一制度名称為 “保甲制度”(Hoko Spy System).千年前中国已经採用,日本人只不过是借用吧了! 在此一制度下,所有乡村遵从头人指示,备妥一份轮值时间表,由村里的年青人在固定地点日以继夜的站宵守卫.固定放宵地点建有小茅屋,并安排有一个人与另一个人间的联系.

     年青人对此趋之若鶩,反应甚佳.他们被称為 "暗探"(Jikidan).向本地头人负责.此一制度很有用处,真可説是价廉物美,更可以扩展成為特务制度.再者, 更使整个社区对其内部个人的行为负责的制度,也是因对少数人的犯罪行为,征收整个社区罚款的一种简单方法.

     如此一来,无人敢於直言无讳,以免被人因担心整个团体之安全而加以出卖.此一制度对征服者而言也是好处多多.即是它简化了警方的控制、可散佈宣传、本地行政部门易於进行工作,以及它提供了便易方法徵募土著劳工及辅助设备.在这一方面,正如其他许多方面那样,日本人不过只是模仿他人而已.

 

 

21.传递一支香烟给囚犯判监3年

 Passing a cigarette to prison for 3 years
 

 

二战時亞庇市区遭飛机猛炸后景况

战前北婆罗洲 (North Borneo)图集

 

 

     从少数案件到法庭审理可以看出,法庭对罪行的判决通常不是极端或过分的,但是警方的虐待和监狱里的酷刑都是非常残暴的,因此任何得分都付之东流.

     土酋们充任裁判官.在少数几个案件中的判刑太过离谱.有一个案件,一名来自混种家庭的成员,只因传递一支香烟给一名囚犯,结果被判3年监禁.

     有两名土著人士在拉瓦士(Lawas)毗邻地区被控谋杀罪,土酋裁判官每人判处15年徒刑监禁,而日本当局甚至确定此一判刑.当英国人回来后,此两人不敢回去森林中的住家,仍然留在监狱内,原因是害怕受到死者家属的报復.英国当局也确定了日本人的判决.最后两人留在狱中服完了刑期.

 

 

日治時期的郵票(一)

日治時期的郵票(二)

 

 

     日本人善於利用州内的河流与马道,以调动军队与囚犯,由东至南或由东至西.在和平的日子里,所有的调动如由汶莱(Brunei)山打根(Sandakan)都是循海路进行的, 绝不可能想像会经陆路的. 日本军队因形势所迫在州内调动时採单排行军.因而河流对他们的帮助很大,但上游处航程多缓慢及艰苦.再者,这些河谷情况不佳, 蚊病滋生,因而疾病丛生,死亡率很高.囚犯若在长征途中生病,将遭后卫军枪杀了事,因為不可能抬著病人行军.

     正当日本人在州内缓慢行军之际,土著逃入山里树林中躲避,以避免被徵召去工作及提供补给,并且避免他们中的妇女遭到调戏、骚扰.此时,大摆空城计,村里空无一人,日本人乃放火烧燬整座村庄泄恨.


未完待续 7


下一篇: 22 兰脑(Ranau)与冰(Pensiangan)為调兵中心

Ranau And Pensiangan Was The Centre For The Transfer Of Troop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