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亞庇体育俱樂部成憲兵拷问中心Jesselton Sports Club Became An Interrogation Centre of The Japanese Kempeitai18.日本人布下天罗地网收集情報The Japanese dragged Net To Collect Information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17.亞庇体育俱樂部成憲兵拷问中心Jesselton Sports Club Became An Interrogation Centre of The Japanese Kempeitai18.日本人布下天罗地网收集情報The Japanese dragged Net To Collect Information

 

17.亞庇体育俱樂部成憲兵拷问中心

Jesselton Sports Club Became An Interrogation Centre
of The Japanese Kempeitai 

 

 

二战前丛Signal Hill山頂鳥瞰亞庇市区

日治時期,沙巴亞庇草場之体育俱楽部為日軍憲兵总部,也是令人喪胆之酷刑所在地.

 

 

    在亞庇(Jesselton),日本人所屬之警察局共有三处. 这些地点是:(一)在南路之地方警察局(Civil Police Station);(二)亞庇体育俱樂部(Jesselton Sports Club);(三)3英里维多利亞兵營(Victoria Barracks at Batu Tiga).有必要指出的是, 亞庇体育俱樂部(Jesselton Sports Club)变成惡名昭彰的日本憲兵总部.就是在这座楼里和3英里監獄处,發生了許多滅绝天良的暴行事件.

     南路亞庇体育俱樂部(Jesselton Sports Club)的入口处, 置有两根大木柱,作為日本统治的標誌.俱樂部内部分隔成許多囚室,窗口加上鐵栅、用作鞭打的木柱及鐵鎖鍊等.在日治時期,这里经常發出恐怖的哭喊声,很多人被拷打虐待至死.很多囚犯预先在亞庇体育俱樂部(Jesselton Sports Club)初嚐苦头,然后才移至3英里監獄.很多人先过此一关,然后移至3英里作最后折磨与虐待,接著就被处决了事.

     日本人最輕微的处罰,乃是将涉嫌犯案人提供给日本警察作運动.在亞庇草場靠近亞庇体育俱樂部(Jesselton Sports Club)的一个角落有一棵樹,两名涉嫌犯案人的身上将被绑上有足夠長度的绳子.这些不幸者要相互挑战对方來一輪互欧.任何一人被击倒立刻便遭杖打,以鼓勵其续保打架互斗.最后那个被裁定是輸者便要接受一輪慘重的鞭打.

 

 

兇狠毒辣, 如狼似虎的日本憲兵.

日本憲兵拷打逼供

 

 

     在亞庇体育俱乐部(Jesselton Sports Club)建筑物的后方通道或房间内,日本警方制定了旨在强迫受害者入罪自己和其他人的虐待行为,例如每小时更新一次殴打.有时,受害者手被绑在一条鐵链上,从天花板上悬吊着,膝盖到达地面.但击打多施在背部、肩膀。手臂和头部.受害者通常都会被打至昏迷不醒至死.如果他经过多次殴打,仍然能幸存下来,日本警察将采取水刑和其他折磨方法,以打破囚犯的抵抗,并剔除他留下的每一点勇气。

     双手绑在背后的囚犯在用餐时没有被解开。一碗食物和一些盐被置放在每个人面前的桌子上,他不得不从碗里張口吃,像狗一样用舌头去舔盐。

     一名日本军官在停战后被控谋杀罪時说,当时间短促的时候,水刑便被派上用場,因為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最有效办法.

其方法如下:

     4名日本守衛員緊抓著受害者站立起來.一个充满水的滴头从水桶中把水灌注入其口中.当守衛員按压其喉咙時,他便被逼一口一口地吞下去.大约有2桶水是按此方法被灌注入受害者肚子内.由於肚内水的重量太多,受害人即刻昏倒於地上.此時,守衛員便用腳站立及踐踏受害人的背或肚子,水便被逼从其眼晴、鼻子、嘴巴或其他腔体部分流出來.

 

日本憲兵的酷刑

日本憲兵可怕逼供武器-----水刑.

 

 

     受害者的尖叫声連連,在这座建筑物中迥响起來了.如此一來, 可以減少了等待受刑者的抗拒能力,更能减低他们在即将到來之受刑中保持沉默不語的机会.

     一般来说,日本人可是过早开始審问受害者,但他们没有緊密地提问.如果他们能够等待,当他们完成他的工作后,他将准备好透露他们所要求的一切。

     他的生活只是一阵灼痛的雾气。在妥善准备查问后,受害人是不说谎的.他没有力量留下來编造虚假的故事.他已经失去了意志力,拒绝发言,制造谎言或否认,要求意志力,全部都从他那里流出来.他只是告诉他所知道而已.日本警方从长期的经验中知道,当男人们靠近此点時,他们的抗拒力将会崩溃,到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呼叫一些人前來聆听他们的供词.

     此一種人对人的不人道主义并不新鲜,欧洲的历史也是有其黑暗的一面.在中国,一項法律规定,没有人可因一種罪行而被判死亡,並可以被处决直到他承认有罪为止.但对我们的人民施暴行是违反了作为占领国的日本的土地法律,以及在国家管理上的义务.日本政府已经签署了载有这项义务的条约,每一名违反法律规定的日本官员都可因其錯誤行事依照法律被起訴.

 

 

18.日本人布下天罗地网收集情報

The Japanese dragged Net To Collect Information

 

 

战前亞庇加雅街(Gaya Street)老照片

盟軍飛机轟炸过后的亞庇市区

 

 

     日本的军警僱請了一大批人員,包括男女儿童在内,旨在全州范围内组成情報网络.这些人被分配在商店、公司、村落、船舶及到各地去工作。例如 “烏絲拉”(Usira)公司从事为日本军队取得生产品,在接受培训的同时,就安插了两名首先被当作妓女的女性作為警方代理人。

     日本憲兵主要从事收集供应品,因为迫切需要糧食几乎覆盖了所有其他的職能.他们在全国各地驻扎,在道路上监督劳工,收回耕地及收集农产品。

     土著人士到处被僱請作為警方的耳目,仿如形成了另一个新的警察部隊.他们在一名日本官員主持下,聘請某些武警人員,並招請土著人員以扩大其隊伍.

未完待续 6

下一篇: 19.锡克族(Sikh)警员之命运

The Fate Of Sikh Police Constables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