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山打根死亡行軍Sandakan Death March: 东南亞战場三大“死亡行軍”3 Major Death March In SEA畢達加斯大屠杀与山打根死亡行軍 Petagas massacre And Sandakan Death March第一次死亡行军 1st Death March第二次死亡行军 2nd Death March第三次死亡行军 3rd Death March6名幸存者的逃亡经过 6 Survivors Escaped From the March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神山游击队(上集)Kinabalu Guerrillas(Part One) 2018年 7.山打根死亡行軍Sandakan Death March: 东南亞战場三大“死亡行軍”3 Major Death March In SEA畢達加斯大屠杀与山打根死亡行軍 Petagas massacre And Sandakan Death March第一次死亡行军 1st Death March第二次死亡行军 2nd Death March第三次死亡行军 3rd Death March6名幸存者的逃亡经过 6 Survivors Escaped From the March

 

7.山打根死亡行軍

Sandakan Death March

 

 

“我们永远不能忘記”(Lest We Forget)  --- 山打根(Sandakan) 至蘭腦 “死亡行軍”.

老山打根相片集錦


 

 

东南亞战場三大“死亡行軍

3 Major Death March In South East Asia

 

 

战前山打根政府大厦

战前山打根大鐘楼及政府大厦


 

 

     人们只要翻开近代亞洲历史,就可輕易發現有一个国家的名字经常与殘暴、野蛮、凶狠、嗜杀、狂妄、卑鄙、無耻等联系在一起. 这个国家就是日本. 由於它的人民因長年累月倦缩在四个小島上, 地理環境又非常差劣,天災不断, 因而無時無刻都夢想要征服境外的大陸地区. 这種 “島国心態”, 原本是可以理解的. 但,遗憾的是, 日本人採用虚僞、暴虐、嗜杀的行径, 在百多年前便开始到处掠夺及侵略他国, 並妄想以杀戮來征服, 以滅绝來佔领别人的土地, 於是乎日軍铁蹄所到之处, 莫不哀鴻遍野, 死亡枕藉.

     大家都知道二战時在东南亞战場,日本人做了三大傷天害理, 滅绝人性的事件. 这些反人类的暴行,就是惡名昭彰的  “死亡行軍(Death March). 这三大“死亡行軍” (Death March),  乃分别發生在菲律賓的 “巴丹死亡行軍”(Bataan Death March) [ 注 : 死亡人数约20,000人]“泰缅鐵路死亡行軍”(Thai-Burma Death March)[注:约10万名英美战俘及劳工死亡.公元2016年, 我曾特别造訪桂河桥与死亡鐵路, 有興趣讀者可參阅 “游踪处处” 中拙文“ 桂河桥与死亡鐵路纪行”一文.]

[

 

畢達加斯大屠杀与山打根死亡行軍

 Petagas Massacre And Sandakan Death March

 

 

山打根战争纪念公园(Sandakan War Memorial Park)

二战前山打根市景

 

 

     在北婆罗洲(North Borneo,今沙巴), 日本人的暴虐嗜杀也同樣给北婆罗洲(North Boirneo)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难. 其中尤以畢達加斯大屠杀(Petagas massacre)山打根死亡行軍(Sandakan Death March) 最為臭名昭著. 本章節就要叙述公元1945间的前后山打根 3次 “死亡行軍”(Death March). 在总数约 2,700名英美战俘中, 只剩下6名逃走者僥倖生还. 山打根至蘭腦(Ranau), 全程约260公里, 無道路可通 , 必須  翻山越嶺, 途经原始森林和沼澤地帶, 自然環境條件, 非常惡劣.

 

 

第一次死亡行军

First Death March

 

 

永远不能忘記山打根---蘭腦死亡行軍

日治期间, 澳大利亞战俘2,345被日軍强迫从山打根(Sandakan) 至蘭腦(Ranau)
作  “死亡行軍”(Death March), 最后僅剩6人僥倖生存, 后來拍成電影
 “三人歸來”(Three Came Home), 轟动一時.

 

 

 

     第一次死亡行军始於公元于1945年1月至3月间,其路線由山打根(Sandakan) 蘭腦(Ranau),途经沼泽地帶和原始森林,需要翻山越嶺,才能抵达蘭瑙(Ranau)。日军挑选了470名体格强壮的战俘来运送辎重和供應品给調防到西海岸地区的日本部隊.

     在途中,由於卫生状况極為恶劣,很多战俘都营养不良,身患重病。9天的行程,战俘们只获得4天的口粮. 但 , 凡是任何人因病而进度迟缓, 被視為无法再生存下去的战俘, 他们就会在途中被日本人杀死或遗弃掉。

     幸存者抵达蘭瑙(Ranau) 后,还被命令建造一座临时性的营地。他们住在拥挤不堪的肮脏小屋里,许多人死于痢疾。6月时,只有5名澳大利亞(Australian)人和一个英国(British)人还活着。

 

 

第二次死亡行军

Second Death March

 

 

山打根盟軍战俘营

被摧燬后之山打根盟軍战俘营

 

 

     第二次死亡行军于公元 1945年的5月29日开始,山打根(Sandakan)战俘营的新指挥官,队长高桑拓郎(Captain Takakuwa Takuo),命令将536名战俘分成50个小组,在日军的看守下向蘭瑙(Ranau) 进發,他们用了约26天的时间完成行程.因为缺乏粮食,战俘们的情况比第一次行軍時更糟糕,甚至被逼在森林里尋觅野食。最后,只有183名战俘於公元1945年6月24日抵达目的地蘭腦(Ranau),其他的都活不了。抵達蘭瑙(Ranau) 后,他们發現第一次的死亡行軍,只剩下6个人尚生存.

 

 

第三次死亡行军

Third Death March

 

 

焚燒过后之山打根盟軍战俘营

山打根盟軍战俘营中之战俘

 

 

     当第二批的战俘离开山打根(Sandakan)后,山打根(Sandakan)的战俘营只剩下大约250名战俘。他们当中多数是体弱多病者, 不要說走260公里, 甚至连走50公里的力气都没有。此時,日军看守采用开枪的方式逼迫那些疲累不堪的战俘们前进. 据説,日军原本想让他们在营地里饿死,但到了公元1945年的6月9日,日军忽然又决定再把75名体力较好的战俘送到蘭瑙(Ranau)去,也即是第三次的死亡行军。

     由于缺乏口粮,加上日军的非人待遇,到7月为止,蘭瑙(Ranau) 营地只剩下 38名战俘幸存下来。他们都身体虚弱,无法从事劳力工作,因此日军下令将他们全部杀死。在12天内,全部剩餘的战俘都惨死在日军的枪口之下.

     据說,其他所有留在山打根(Sandakan)无法行走的战俘后來也都死于疾病、饥饿或是日军的射杀。没有人可以挨到公元 1945年 8月15日, 即日本投降的日子.

 

 

6名幸存者的逃亡经过

6 Survivors Who Escaped From The Sandakan Death March

 

 

肖特(Nelson Short)、威廉•施提茨维奇(William Sticpewich)和基思•
波特里尔(Keith Botterill)乃在死亡行軍中逃走幸存之澳大利亞士兵.

山打根死亡行軍拍成電影 “只有3人歸來”, 轟动一時
 

 

     前后3次死亡行軍(Death March),前后共有 1,081名战俘參与其事, 最后則只有6名澳洲士兵逃出生天。他们分别在不同的地方逃脱,躲进森林里,获得当地人的帮助,过后才被盟军救出。不过,按照纪錄所載, 一說 当年英美战俘总共约2,700名; 另一說法僅有 2,345名 . 我想超过半数大概在山打根(Sandakan)战俘营因疾病或飢餓而死, 也算在内吧.

     幸存者向世界描述日本人之兇残与可怕的战争暴行。最终导致多名曾参与死亡行军的残暴日军领袖都以战争屠杀罪被处以绞刑。

       6名澳大利亚(Australia)士兵逃亡经过如下:在第二次死亡行军中,炮手欧文•坎贝尔(Owen Campbell)庞巴迪•理查德•布雷思韦特(Bombardier Richard Braithwaite)成功设法逃生。他们逃进丛林,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找到盟军部队,最终获救。

 

 

星岛进(Captain Hoshijima Susumi)被指控犯有战争罪,
在公元1946年6月被判处绞刑。

山打根盟軍战俘营遗址

 

 

     7月,士兵纳尔逊•肖特(Nelson Short)、准尉威廉•施提茨维奇(William Sticpewich)和士兵基思•波特里尔(Keith Botterill)兰斯•庞巴迪•威廉•莫克塞姆(Lance Bombardier William Moxham)同样在当地人的帮助下躲到了战争结束。

     6名幸存者中的4人庞巴迪(Bombardier)施提茨维奇(Sticpewich)肖特(Short)坎贝尔(Campbell对这次死亡行军有着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他们后来在 东京(Tokyo) 战争罪行审判庭和拉包尔(Rabaul) 战争罪行审判庭上提供了所有日本战争罪行的有力证据。他们以受害人及目击者身份揭露日军的暴行, 好誏举世共睹。

     星岛进(Captain Hoshijima Susumi)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在公元1946年6月被判处绞刑。高桑(Captain Takakuwa)和他的副手渡边(Capt.WatanabeGenzo)被控犯有谋杀和屠杀战俘的罪行,高桑(Captain Takakuwa)在公元1946年4月6日被处以绞刑,渡边(Capt.Watanabe Genzo) 在公元1946年3月16日被枪决。

 

未完待续 5  

下一篇: 8.日本迄今未对其所犯的战争罪行悔过与道歉

 

 

 

 

 

你今天是 88102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102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