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名昔日荷蘭战俘的可怕经历 Horrible Experience of A Holland POW (7) 日本迄今未為其战争罪行悔过与道歉 Japan Has So Far Not For Its War Crimes Repentance And Apology 首页 我的遊記 桂河桥与死亡鉄路纪行Visit River Kwai And Death Railway(2016 年) (6)一名昔日荷蘭战俘的可怕经历 Horrible Experience of A Holland POW (7) 日本迄今未為其战争罪行悔过与道歉 Japan Has So Far Not For Its War Crimes Repentance And Apology

 

 

(6)  一名昔日荷蘭战俘的可怕经历


    Horrible Experience of A Holland POW

 

 

荷蘭战俘弗萊德塞克 (Fred Seiker,1915-)揭露日軍在
建築泰缅鉄路时之暴行,他寫了一本回憶録:
 "永远不能忘記"(Lest We Forget)

弗萊德塞克 (Fred Seiker,1915-)於公元1945年
被俘之照片.那时芳华正茂,今年剛滿100歲.

 

 

     今年是二战结束71週年, 英国一名侥幸生还者弗萊德塞克 (Fred Seiker,1915-) 庆祝其100岁生日, 他说, 这些年来, 他从未好睡过, 每3个月相似的两次恐怖梦魘经常折磨他, 挥之不去. 一是一名战俘营守卫用莱佛枪指著其面孔. 他被鉄缐綑绑在床上, 日军用水喉强灌水进入肚内. 当肚子膨涨起来时, 另一守卫便跳上其肚子上大力以脚践踏之. 另一次, 他被绑在一棵树达数日, 只因偷取一些水果充飢. 他们在其面前摆一桶水, 但却故意置放於他无法取得到之处.

 

 

弗萊德塞克寫道: (Fred Seiker)"我没有权利替我逝去的那些朋友选择
原谅.世界上不会再有他们的声音.我也不能忘记,因为忘记,
就有可能让年轻人忽视人类曾经存在的非人道主义.”

弗萊德塞克(Fred Seiker)的漫画,揭露了日军虐待战俘
的残酷暴行,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恶.

 


     弗萊德塞克 (Fred Seiker,1915-) 寫了一本回憶錄 “Lest We Forget” (永遠不能忘記), 叙述他3年中在死亡鉄路战俘营中的生活. 他用文字和画笔记录了当年作为日军战俘的悲惨经历,揭露了日军虐待战俘的残酷暴行,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恶。这本书不仅是历史亲历者的回忆,而且更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证据,广获好評.


     作者在書中回憶起當年痛苦的經歷時寫道:“很多人出于好心,鼓励我原谅和忘记.我不能原谅,我没有权利替我逝去的那些朋友选择原谅.世界上不会再有他们的声音.我也不能忘记,因为忘记,就有可能让年轻人忽视人类曾经存在的非人道主义.”


   是的, 說得一点没錯.永遠不能寬恕,永遠不能忘記!歷史親歷者的血淚控訴鐵證如山,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永遠無法被掩蓋.

 

 

(7) 日本迄今未為其战争罪行悔过与道歉


     Japan Has So Far Not For Its War Crimes

 

Repentance And Apology

 

 

韓国日本領事館外象徵受苦的少女慰安妇銅像

韓国民间不忘記过去屈辱的历史,不屈不撓地舉行了
超过千次集会抗議,要求日本道歉及赔償.

 

 

     日本的侵略及其宪兵所干下的伤天害理的暴行是血债累累,罄竹难书的,容不得日本抵赖和否认.遗憾的是,日本直到今天為止,仍然不肯悔过与道歉,而德国的总理布兰特(Willy Brandt,1913-1992)早已代表德国向犹太人道歉,因为希特勒在二战时曾残酷杀害逾600万犹太人.[注:布兰特曾经在访问波兰期间,当他走到犹太人纪念碑前时,突然双膝下跪,在场的几百人无不为之惊呆.公元1971年,,布兰特因此获得了当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同年美国 “时代杂誌”周刊也把他评为“1971年度新闻人物”. ] 德国从此获得世人的尊重与谅解, 可以抬起头重新做人. 反覌日本, 就没有这份雅量. 我们看到很多时候日本的所谓反省, 彻头彻尾,完全是缺少诚意的.究其因是由于美国早年在冷战时期需要日本扮演角色,而对历史欠账不多加以追究,如今又要与日本结盟遏制中国的崛起.因而日本迄今尚未对过去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作过深刻的反省.故此, 日本也永远无法获取世人的尊重、谅解与信任.

 

 

战后被解救出来的缅甸慰安妇

韓国一齣以慰安妇为题材電影 "鬼乡",引人关注.不能越过历史.

 

 

     令人担心的是,时至今日,日本国内还不时有出现否认南京大屠杀及百人斩的言论, 加上安倍政权不愿正视历史, 敬拜靖国神社.如果任由军国主义思潮蔓延的话,日本极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正面看待这段历史.而日本年轻人对于历史一无所知,则会使到增加历史重演的可能.

     此次死亡鉄路行, 使我重温了一次二战的历史, 也难免引发莫大的感慨. 是的, 记忆是需要延续的. 一个民族或国家必须保留及珍惜集体的记忆, 也即是历史. 这样一个民族或国家才能进步.民族的英雄及国家的英雄,是需要永远被记住的, 绝对不能基於政治上的理由或党派之分而有所区别. 否则, 充其量只能在原地踏步.

 

 

日本佔领区所設立之慰安妇招待所(即軍妓院)

現年91歲原侵华日軍老兵本多立太郎深深地向中国人
忏悔及謝罪,並声称曾目睹日軍押運慰安妇.

 

 

     这些年来, 我走了不少地方, 也参覌过不少墓陵. 我始终认為西方国家在保留人们记忆及勿忘历史方面, 很值得借镜. 一般西方国家的坟场, 都有专门人员负责管理, 种满花草. 清洁美覌, 环境清幽, 庄重而毫无恐怖感. 此外.在西方国家的公园或者马路上,经常也可看到有一些纪念碑,或军人的雕塑,下面常有一行字:“LEST WE FORGET”.中文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忘记” 或勿忘历史. 在纪念碑后,刻上许多人名,这些人都是在历次战争中死亡者及国家英雄. 他们有者是為了保家卫国而牺牲; 有者是协助他国而牺牲. 如澳大利亚许多战争墓园与华盛顿之韩战、越战纪念墓园, 就是一例. 参覌这些墓园, 你彷如看见一个一个刚强勇猛的战士, 在你面前出现. 令你肃然起敬, 也唤起了你的回忆.

     令人失望的是, 无论在今日中国大陆或台湾,民族的记忆是经常被打断甚至遭到人为的抹杀. 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政党的记忆, 而非全民的记忆. 试问那些在中日战争中, 拼死杀敌, 保家卫国的英雄墓园在那里? 难道只有当权者才配得上称為烈士英雄, 其他政党背景者, 既使是过去, 都一律不值得去记忆?


全文完 15
 

 

 

你今天是 8801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