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1细菌战部队Unit 731: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 In WW2(5)日本人所制作的电影“日本鬼子”Japanese film 首页 我的遊記 桂河桥与死亡鉄路纪行Visit River Kwai And Death Railway(2016 年) (4)731细菌战部队Unit 731: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 In WW2(5)日本人所制作的电影“日本鬼子”Japanese film

 

 

(4) 731细菌战部队

 

Unit 731: 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 In WW2

 

 

日本731部隊硏製散播鼠疫的陶瓷炮弹

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

 


     谈到解剖活人, 当然不得不提在中国悪名昭彰的731细菌战部队. 此一秘密部队可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研究中心.他们利用健康的活人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等实验,与奥斯维辛集中营(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和南京大屠杀同样地骇人听闻.

 

 

侵华日軍731部隊遗址

利用俘虜的活体进行细菌实驗的日本731部隊

 

 

     公元1932年,731部队在中国哈尔滨设立研究中心. 该部队内有3,000多名细菌专家和研究人员,分工负责实验和生产细菌武器, 并残忍地利用各国战俘和中国平民百姓的活体, 充作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等细菌战和毒气战的活人实验, 以及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等.据战后估计.至少有10,000多名中、苏、朝、蒙的战俘和平民百姓无辜地惨死在此一实验中心.

 

 

人体实驗

毒気实驗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侵华日军为掩盖罪行,炸毁了细菌研究设施,销毁罪证, 并杀人灭迹. 该中心杀人魔头石井四郎匆亡扔下部属,抢先逃命回国.他交由其助手内藤良一陆军中佐与美军谈判,以提供人体实验和细菌研究资料为条件,换取了美国对731部队有关人员免除战争的责任,逃脱了战争法庭的审判. 石井四郎过后改信基督赎罪, 並经常免费為孩童们治病, 他还常说,作为医生救助生命真的很快乐. 公元1959年石井四郎因患喉癌去世.

     我们知道,在美国主导下的战后盟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总共起诉了约5,570名日本战犯,然而却没有一名是因為从事细菌生物战而受到审判者.这可真是历史的最大讽刺与遗憾.

 


(5) 日本人所制作的电影“日本鬼子”

 

Japanese film "The Japanese Devils"

 

 

由日本人所制作的电影“日本鬼子”
 

在“日本鬼子”纪録片中,有14名前日本士兵亲述自己的侵华暴行

 

 

     战后有一齣由日本人所制作的电影“日本鬼子”, 剧中有一名日本老兵承认曾亲手杀害了328名中国人;一名前陆军军士描述了他将几个婴儿扔进火堆,然后浪声大笑的情景;另一名日本军官则表示,他杀死了一名中国妇女,并把她的肉割下来分给他的部下吃!

     据统计,在此一纪録片中亲述自己侵华暴行的前“皇军”士兵共有14人,他们的经历都发生於公元1931年至公元1945年间.导演蓝井在首映式记者会上指出:“那是一场历史悲剧,如果我在他们(日本老兵)的位置,或者你在他们的位置,我们或者也会做出那种事.发生那样的悲剧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我们一直回避谈论这场悲剧.”

     更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日本右翼分子仍然顽固地认为日本人比其他民族优越,而日本在“二战”的侵略行为,只是将亚洲人民从西方殖民主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何错之有? 他们鼓吹拜祭靖国神社,推动美化侵略暴行的日本教科书, 尚且打压支持和平及正视历史的人,尤其是那些良心發覚的老兵, 彼等愿為历史悔过, 并要求赎罪及世人的原谅.

 

 

(6) 强征妇女充当慰安妇


Forced Women To serve As Comfort Women

 

 

慰安妇最初是在日本征集,随着日本侵略战线拉长,越来越多的中国、朝鲜、
东南亚国家和淪陷区的妇女被強徵为慰安妇.图为被強
上卡車之妇女.

新加坡淪陷后被擄作慰安妇之妇女

 

 

     根据日本关东大学教授林博史发表战后审判日军战犯的资料,公开日本在二战期间不仅强征中国和韩国妇女,在东南亚地区也强制荷兰和几百名印度尼西亚妇女充当慰安妇.他引述这份历史资料说,“参与强征妇女的一日本海军军曹战后在战犯法庭中作证,是日本军部指示他从占领区的印尼泗水强行带走荷兰军的女性家眷五人.此外,也在当地强征了70多名印尼妇女,遣送到峇厘岛慰军. 在4到5年期间,日本某军部一共带走了200多名印尼妇女.” 有关资料也揭露这名老兵在供词中坦言,军部在战后曾收买他,给他70万日元作为封口费.

     林博史教授提及的这份历史资料,目前收藏在日本的国立公文馆内. 除了这名日军老兵的口供,还记录了二战期间多名印尼慰安妇受害者的证言.

     在战后的审判中,还有173个台籍 “日本兵”被起诉,其中26人被判死刑.

 

未完待续 14   下一篇: 一名昔日荷蘭战俘的可怕经历

Horrible Experience of A Holland POW

 

 

 

 

 

 

你今天是 88016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6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