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后记: 永远不能忘記 Lest We Forget (1)对太平洋地区各国人民的屠杀 The Massacres Of People In Pacific Region (2)拷问和其他非人道待Torture And Other Inhuman Treatment (3)解剖活人和吃人肉 Anatomy Of Living Person And Cannibalism 首页 我的遊記 桂河桥与死亡鉄路纪行Visit River Kwai And Death Railway(2016 年) (八)后记: 永远不能忘記 Lest We Forget (1)对太平洋地区各国人民的屠杀 The Massacres Of People In Pacific Region (2)拷问和其他非人道待Torture And Other Inhuman Treatment (3)解剖活人和吃人肉 Anatomy Of Living Person And Cannibalism

 

 

(八) 后记: 永远不能忘記


       Lest We Forget

 

 

(1) 对太平洋地区各国人民的屠杀


     Massacres Pacific People

 

 

南京大屠殺

澳大利亞 Sergeant Leonard Geeeeeorge Stiffleet
 遭日軍

 


     其实, 二战日军在亚洲及太平洋佔领区之杀戳,罄竹难书.他们曾在马来亚的亚历山大医院(Alexandra Hospital)、泰国的琼蓬角(Joan Punta Angle)、荷属东印度的望涯群岛( Wang Ya Islands)、苏门答腊的库达(Ku Dala )等100多个地方实施了大规模屠杀,其暴行骇人听闻.例如:日军将妇女强奸后,把汽油浇在她们头上点火焚烧等,灭绝天良,在此无法一一加以详述.

     总之, 二战时日本在亚洲及太平洋佔领区之大规模屠杀有三处是永远无法让人遗忘的.首推南京大屠杀(Nanking Masscre), 遇难人数超过30万人; 二为菲律宾马尼拉大屠杀(Manila  massacre), 受害者超过10-15万人;三為新加坡及马来亚的 “检証” 或 “肃清” 大屠杀(Singapore and Malaya Masscre).新加坡受害者超过5-10万人, 马来亜也超过15万人. 其实, 确实死亡人数是难以统计的.战后史家们所作的估计,也各有不同.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死亡人数估计只有少,没有多.

 

 

(2) 拷问和其他非人道待遇


Torture And Other Inhuman Treatment

 

 

新加坡淪陷后遭日軍屠殺之錫克人

在馬来亜遭日軍屠殺者之公

 

 


     日军在其铁蹄所到之处,对被拘禁的俘虏与居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其中包括烙刑、电刑、悬吊、坐钉板、活埋等50多种, 无法尽述. 这些日本兵, 全是一群禽兽,丧尽天良, 穷凶悪极之徒.以杀人為楽. 人类历史上最残忍、最悪毒、最凶狠的虐待与杀戳, 以及非人道之待遇,全被用上.世人绝对不能忘记这段黑暗的历史!

 


(3) 解剖活人和吃人肉


     Anatomy Of Living Person And Cannibalism

 

 


.

公元1943年,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日軍喪失
了給養,便將美軍和澳大利亞戰俘殺死後,切其肝臟和肉吃.

二戰期間,日本軍隊在菲律賓上演了吃人肉的可怕情形,他們甚至吃掉自己的戰友.
別人吃,你不吃,會遭到排斥.他們還有一個邏輯:吃俘虜,要強於吃自己人
.

 

 

     实施解剖活人暴行的不仅有日本军医,还有其他军人.如在菲律宾,日军抓住了一个年轻妇女,将她的乳房和子宫割去.公元1944年底,日本第18军司令部曾发出命令,让部队吃盟军的尸肉.

     本文图片是日军吃人肉的最直接证据,取材於著名的军事论坛WARBIRDS,由美国人於公元1943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所拍摄.当时盟军在太平洋战场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 双方战斗激烈,日本虽困兽犹斗,但其军舰却不能靠岸,士兵粮尽难以为继, 补给綫完全中断. 相关图片中所示,据説乃是一名美军军官在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Sanananda Point附近战死后, 日军从其尸体中割下腿部肌肉和内臟充飢.

     又日本人荻原长一的一本书“骷髏的证词” 中也曾描述了日本人在菲律宾战斗中吃人肉的可怕情形;日本人甚至吃自己的同袍的肉. 日本歷史学家Yuki Tanaka也研究过相关的残忍事实,他认為当时的日军恶行不是随机而發和小规模的发生,而是“令人震惊的” 集体性事件.别人吃,你不吃,可能会遭到排斥.他们还有一个吃人肉的逻辑:吃俘虏的肉,要强於吃自己人. 此外, 另一位日本老兵Tsuji Masanobu也曾供述日本人曾经吃掉俘虏来美军飞行员身上的肉,而其肝臟则是由军官们享用的.

 

未完待续 13   下一篇: 731细菌战部队

Unit 731: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 In WW2

 

 

 

 

你今天是 8801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