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疾病丛生The Death Railway Was Built From Infection And Infestation of All Diseases:(1)环境悪劣,疾病丛生 Malignant Disease Occurred In Bad Environment.(2)万餘盟军战俘埋骨死亡铁路 More Than 10000 Allied POWs Buried In Death Railway 首页 我的遊記 桂河桥与死亡鉄路纪行Visit River Kwai And Death Railway(2016 年) 4.疾病丛生The Death Railway Was Built From Infection And Infestation of All Diseases:(1)环境悪劣,疾病丛生 Malignant Disease Occurred In Bad Environment.(2)万餘盟军战俘埋骨死亡铁路 More Than 10000 Allied POWs Buried In Death Railway

 

 

4. 疾病丛生


The Death Railway Was Built From

 

Infection of All Diseases

 

 

死亡鉄路工作营地中简陋無比的医療室

 

 

(1)环境悪劣, 疾病丛生


Malignant Disease Occurred In Bad Environment

 

 

躺在简陋病床上的战俘

正在接受医務组人員救治的病重战俘

 

 

     不过, 西方战俘们所面对的首要问题,是极容易感染痢疾(Dysentery)与腹泻症 (Diarrhoea) .这在樟宜战俘营时,他们多数都已感染过,加上被送往工作地点途中的恐怖行程,更加剧了此一病症的发生.最低限度当他们到达工作地点时,也减弱了身体的抵抗力.诚然,工作所在处是否有清洁的水供,扮演著关键性作用.一般上,在偏远地区,因缺乏充足水源,情况较為严竣.

     另一困扰的病症就是虐疾(Malari).我们知道,泰国与缅甸是虐疾猖獗的国度.战俘们抵步后几个星期,虐疾便告出现, 很多人都挂了彩.发高烧及迷糊感可纒绕病患者达数星期之久, 而患过一次虐疾者,也有重发的可能.显然,日本人并不了解这一点,反而照样駆使病患者出外工作.尤有进者,病患中若同时感染严重痢疾与疴痢症者,会有致命的危险.

     在偏远地区,经常发生粮食供应青黄不接问题.最显著例子就是公元1943雨季时洪涝成灾,陆路及水路全都无法通行, 一些偏远地区的工作营地,如桑卡拉武里(Three Pagoda Pass)面对断粮危机达数星期之久.战俘们被迫在原本菲薄的口粮中, 即酸酶及充斥蛆虫的米饭中加入树叶及野草充飢.

 

 

一名感染脚氣病的战俘

在飢餓中求存的盟軍战俘

 

 

     但话说回头,决定战俘们的主要生存条件还是粮食与药品的供应是否充足而定.日本人以亜洲人的食量来拟定粮食份量, 这对亜洲劳工来说,也许足够.但对需要高热量的西方战俘,显然并不足够.再者,工作营地的远近,也是一大要素.

     由於长期性缺乏营养,另一种疾病也不时袭击著战俘们,这就是脚气病(Beri-Beri).我们知道,脚气病是一种由缺乏维生素B1所引起的疾病,病症包括体重下降、精神萎靡、感官功能衰退、体虚、间歇性心律失常等.

     此外, 还有一种糙皮病(Pellagra)又称癞皮病,也很普通. 此乃因长期缺乏肉类及鱼类食品而引起者.糙皮病是一种维生素缺乏性的疾病.主要原因是缺乏维生素B3(烟酸)和蛋白质. 又另外患水肿病(Oedema) 者也很多,此乃平时口量不足,不能温饱之故也.

     水肿病与湿性脚气病相似,由於身体器官无法排泄出体内过多的水而引起者.另外马拉巴尔溃疡(Tropical Ulcer), 也是很普遍病症.每一座营房都有人受到感染.马拉巴尔溃疡(Tropical Ulcer),起於皮肤被抓伤或割伤.伤口若不立即涂上药物,细菌一旦侵入,先吃皮肤,而后脂肪,最后骨骼.皮肤裂开伤口疼痛.战俘们衣衫单薄,每日被駆使赶工,斩树劈石,皮肤难免会有所损伤.

 

 


(2) 万餘盟军战俘埋骨死亡铁路


     More than 10000 Allied POWs

 

buried In Death Railway

 

 

泰国北碧府墳場,沉冤待雪.日本至今对二战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毫無悔意,也不道歉.

愿上帝与你同在直到我们再次相见   --母字

 


     公元1943年4月至5月间所暴发之霍乱症(Cholera), 夺去了不少战俘的生命.在总数12,619名盟军战俘死亡者中,估计有63%是死於霍乱的.   

     以上所述病症之所以会出现在战俘身上,纯粹是卫生环境恶劣,缺乏足够的营养而又要超支体力不停作苦役所致.战俘们病了又没有相关药品医治.日方对盟军战俘医生要求提供药品, 通常都置之不理.战后发现有大量红十字会的药品被貯藏没有动用,可作証明.若当时日方管理层能够允许发放这些药品,肯定可救回不少生命.

     有一点要在这里指出者,战俘中的医疗小组在此一困难环境中扮演了非常关键性的角色.他们站在第一綫面对日本人的残暴不仁, 並且还处处维护著病患中的战俘,有时甚至遭到日本人拷打对待.他们拼命节省并善用手头上仅有的药品及简陋的医药器材,挽救患病中的战俘.若是没有他们如此这般无私的奉献,相信盟军战俘的死亡率会更高.

     以下為参与建造死亡铁路各国人数及死亡人数统计:


            1.美、英、澳及荷兰战俘总数: 61,811人
              死亡总数: 12,619人
            2. 亜洲劳工总数: 177,900人
               死亡总数: 85,425人
            3.日、韩人总数: 15,000人
              死亡总数: 1,000人
            4.美国战俘总数: 686人
              死亡总数: 131人
            5.英国战俘总数: 30,131人
              死亡总数: 6,904人
            6.荷兰战俘总数: 17,990人
              死亡总数: 2,782人


     唯一可告慰这些死亡战俘在天之灵者, 乃於公元1946年6月至公元1947年7月期间的战争法庭审判中, 总共有111名日本及韩国军人在新加坡被起诉, 其中有 32名罪大恶极,虐待战俘的日军战犯被处以死刑, 天理昭昭, 作恶者终告伏刑.

     我们知道, 在远东国际法庭上,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等7人, 全因恶贯满盈被送上绞刑台. 其他 乙、丙级战犯的审判,由盟国在世界各地所设立的军事法庭负责. 英国主导的军事法庭,设在香港、亚庇、纳闽、新加坡、新山、吉隆坡、太平、亚罗士打、彬乌伦、仰光、槟城等地

     在所有被起诉之死亡鉄路日军战犯中, 有2名罪大恶极, 令战俘丧胆之恶魔, 彼等是当年出任缅甸日军第十九医药救护队长工藤少校与木村军曹,两人皆被判绞刑. 罪名皆為欧打及虐待战俘, 强迫有疾病之战俘作苦役. 其他8名战犯则被判终身监禁及若干年监禁.


未完待续 12  下一篇: 后记: 永远不能忘記

Lest We Forget

 

 

 

你今天是 88016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88016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