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悼念广场 Memorial Plaza 10.祭典广场 Festival Plaza 11.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逾34万人 The Victims Of Nanjing Massacre Is 340,000 12.绿色的赎罪 Green Atonement 13.东史郎日记 Shiro Higashi Diary 首页 我的遊記 十朝都會---南京China's So-Called Capital Cities---Nanjing(2002年)--華東行之七 9.悼念广场 Memorial Plaza 10.祭典广场 Festival Plaza 11.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逾34万人 The Victims Of Nanjing Massacre Is 340,000 12.绿色的赎罪 Green Atonement 13.东史郎日记 Shiro Higashi Diary

 

 

(9)悼念广场


Memorial Plaza

 

 

 


哭牆

母亲的呼唤

 

 

     进入悼念广场,可看到一个刻有”300,000”的雕塑,标志30万死难者,极具构思.地面上刻有祭典的“祭”字, 因为每年12月13日, 南京市各界都会来这里举行悼念仪式.今年是南京大屠杀65周年纪念,南京方面以“江祭”和“烛光”游行,追悼亡魂,并宣读“南京和平宣言”

 

 

10. 祭典广场


Festival Plaza

 

 

在祭典广场上有一面石壁,上面刻着由邓小平亲笔所写的馆名.

侵华日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

 

 


     在祭典广场上有一面石壁,上面刻着由邓小平(公元1904-1997年)亲笔所写的馆名.至于石壁前三排葱翠的松柏,乃是用以衬托和点缀用的.登上台阶,迎面的石壁上用中、英、日三国文字镌刻着一排黑色大字“遇难者300,000”,把纪念馆陈列的主题显示出来,给人们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馆内遗骨陈列室,是一座青灰色花岗岩建筑,外形如同棺椁.室内陈列着由 “万人坑”挖掘出来部份遇难者的遗骨.这里围墙上镶嵌着三组大型浮雕,用艺术手法,向人们再现了南京大屠杀历史事件的前后情景,现简述如下:

     (1)鱼雷营碑前---鱼雷营位于南京长江大桥下面金陵造船厂内.当年是一个海军小码头.公元1937年1月间 ,侵华日军在该处杀害30,000人.遇难者暴尸数个月,直至次年二月才被红十字会掩埋.

     (2)中山码头碑前---中山码头是南京人横渡长江的主要码头.在这里遇难者起过10,000名,主要是日军从国内安全区搜捕的,然后押送至此射杀,多数尸体被抛入长江.

     (3)第一组浮雕前---这组浮雕题为“劫难”.它反映出南京沦陷前后的情景:有做母亲者用自已孱弱的身体护卫着四个幼童;有被攻破的南京城门;有被绳索捆绑押往屠杀地点的人们.

     (4)燕子矶碑前---燕子矶是南京的一处名胜,也是一处渡江的小码头.当时这里有100,000人聚集准备渡江逃命,其中有50,000多人被日军围捕杀害,尸体抛入长江.到了第二年春天,江水退下后,江滩上尸体成堆,惨不忍睹.

     (5)草鞋峡碑前---这里是南京大屠杀中日军杀人最多的地方.估计有57,000人以上,全部遭日军用机关枪射杀.

     (6)第二组浮雕前---这组浮雕题名“屠杀”.它用艺术手法再现了侵华日军烧、杀、奸、掠的暴行.画面上,有被砍头的;有被火烧的;有被枪杀的;有被活埋的;有被抛尸长江的;有被强奸而痛不欲生的妇女……等.

     (7)“母亲的呼唤”立雕前---这座立雕乃根据当年留在南京的美国传教士约翰. 马吉(Rev.John G Magee,1884-1953)所拍摄录像中的一位手持竹棍,正在寻找亲人的老妈妈原形设计制作的.雕像所见是中国30年代母亲的形象,只见她神情悲愤,左手向前伸,似乎在寻找和呼唤失去的亲人.她右手紧握拳头,表示出她内心极度的悲愤
  
     (8)遇难者名单墙前---这里刻着3,000名大屠杀遇难者名单,代表着300,000以上的遇难者.南京人称这里为“哭墙”!

     (9)遇难者遗骨陈列室内----这些遗骨是从“万人坑”中所挖掘出来的部份遗骸,可说是日军暴行的铁证.

    (10)第三组浮雕前---这组浮雕题名为“祭奠”,它展示用焚香跪拜等中国传统方式, 来祭奠大屠杀中遇难的亡魂.

 

 

11. 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逾34万人


The Victims Of Nanjing Massacre Is 340,000

 

 

 

侵华日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墻

侵华日軍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在300,000人以上.

 

 

 

     老实说,参观这座纪念馆的游客,心情是很不好受的.我的感觉是莫名的沉重、悲愤与震撼.而令我感到震撼的不单只是“万人坑”中挖出的累累白骨,还有日军以武士刀作杀人比赛,以及“东史郎日记”中所描绘的“水塘”、“邮袋”、“手榴弹”等 杀人取乐的方式.令我感到悲愤莫名的是,近年来重新调查南京大屠杀数据显示,大屠杀遇难人数超过34万人,即遭集体屠杀者有19万人,零星屠杀者有15万人,其中包括妇女遭强奸后被杀者8万人,南京城烈火不熄达七星期之久.日军攻入南京城后,见人就杀,遇屋就烧,南京商业区被抢劫一空,连蒋介石(公元1887-1975年)的文房四宝也被日军抢走.整个南京城房屋遭焚坏者达到89%,真正变成十室九空的地步.可是,最令我感到不解的是,今日的日本,从未对其半个世纪前在中国和东南亚各地所犯下的侵略罪行负起责任,诚心真意向受害国道歉,像德国所做的那样.相反的,日本对这段不名誉的历史,总是闪闪烁烁、遮遮掩掩,采取逃避和不负责任态度.近年来,由于右派势力的崛起,军国主义复辟,进一步发展到“否定”和“抹杀”历史的地步.一个不敢面对历史,“以史为鉴”的民族,对世人来说是祸还是患?实在值得大家深思和关注.
 

 

 

12. 绿色的赎罪


      Green Atonement

 

 

 

日本老人横山诚赎罪碑

原样保护在纪念馆内的江东门“万人坑”遗址

 

 

     除了日本右派对二战罪行死不认错外. 日本人中,也有许多个人和团体,天良未泯,不停来到南京赎罪.纪念馆内有许多白纸扎成的“纸鹤”,据说是一些日本游客留下的.日中友好协会从公元1986年起,每年春天都要组识日本国民到南京植树.他们最先在纪念馆中种两棵树.此后每年都来浇水、除草. 由于纪念馆地方太小,有关方面后来把此一活动安排在江北浦口珍珠公园内植树.十多年来,已种下五、六万棵树.日本人称此一活动为“绿色的赎罪”.

     纪念馆内有一座用汉白玉大理石片建成的赎罪碑,据说是一位八十多岁日本老人横山诚出资建造的.横山诚早年在上海开了一间“杉山书店”.中日战争期间,他耳闻目睹了许多日军在上海和南京的暴行.战争结束后,他返回日本,他一直感到对不起中国人,觉得应该代表他的民族向中国人民赎罪.经过多方的努力,老人终于实现了他多年来的夙愿.

    此外,日本有一个叫做“铭心会”的组识,曾收集了102名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所作的证言,从尘封的记忆中讲述当时在绝对服从“上级命令”的情况下所发生的惨剧.
 

 

 

13. 东史郎日记


 Shiro Higashi Diary

 

 

一部記載侵华日軍南京大屠杀真实纪錄的書---东史郎日記

东史郎日記作者东史郎档案照片

 


    
     在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史料中,最著名有两本日记体裁书籍:一本是德国传教士所写的“拉贝日记”;另一本就是一名日本老兵所写的“东史郎日记”.尤其是后者,因为作者是以加害人的身份公开发表,深受世人关注.该书在日本引起诉讼,官司至今尚未了结.

    作者东史郎,他于公元1912年4月27日生于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后町.公元1937年8月间,当时才25岁的东史郎,应召入伍,被编入日军第16师团步兵第二联队上等兵,曾参加攻占天津、上海、南京、徐州、武汉等战役.公元1939年9月因病回国.公元1944年3月,他又再次应召参加侵华战争.

    公元1945年8月,他在上海向中国军队投降.公元1946年1月返回日本.东史郎有记日记习惯,他把侵华战争中所见所闻,详细纪录了下来,共有5本日记,达37万字.

    东史郎日记中最震撼人心的记述,发生于公元1937年12月21日的南京最高法院门前,当时他的上司桥本光治,将一个中国人装进邮袋中,浇上汽油,点火燃烧;最后还系上手榴弹,把邮包内的人投入池塘中炸死,

 

 

魚雷營遇難同胞紀念碑

新增彫塑 "冤魂的呐喊"(作者吳为山)

 

 

 

    东史郎在日记中这样描述:“中山路上的最高法院,相当于日本的司法省,是一座灰色大建筑,法院前有一辆破烂不堪的私人轿车翻倒在地,路的对面有一个池塘,不知那儿拉来一个支那人,战友们像小孩玩弄抓来的小狗一样戏弄他.这时桥本光治提出一个残忍的建议,就是把这个支那人装入袋中,浇上那辆汽车中的汽油,然后点火.于是,大声哭喊着的支那人被装进了邮袋,袋口被扎紧,那个支那人在袋中拼命挣扎着、哭喊着,此时,桥本光治却像玩足球一样把袋子踢来踢去,又像给蔬菜施肥一样向邮袋撤尿,又从破旧汽车中取出汽油浇到袋子上,在袋子上系一条长绳子,并在地上来回拖着.这时,稍有一点良心的人都皱着眉头盯着此一残忍游戏,一点良心都没有的人则大声鼓励,觉得饶有趣味.桥本光治点着了火,汽油刚一点燃,就从袋中冲上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袋子以浑身气力跳跃着、滚动着、有些战友对如此残暴的玩法还觉得很有趣,袋子像火球一般满地滚动,发出一阵阵地狱中的惨叫.

    桥本光治拉着袋子上的绳子说:“喂,嫌热我就给你凉快凉快吧!”说着就在袋子上系上两颗手榴弹,接着便将袋子扔进了池塘.火渐渐地熄掉了,袋子向下沉,水的波纹也慢慢地平静下来.突然,“澎!”一 声,手榴弹爆炸了,掀起了水花.过了一会儿,水平静下来,游戏就这样结束了.像这样的事情在战场上算不上什么罪恶,只是桥本光治的残忍,实在令人惊讶不已.一会儿,便将上面的惨事统统忘记,如同没事人一样,又啍起小曲子,走路了.”

 

 

 

新增一组彫塑 "逃难",作者吳为山.

新增彫塑: "最后一滴奶",作者吳为山.

 

 

 

    日军的残暴,真是令人发指.公元1987年东史郎出于对参加侵略战争的反省和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愿望,他在日本京都的一个和平展览会上,公布了他所写的上述战 时日记,其中包括记述当年南京大屠杀情景的数据.同年12 月,东史郎以“我的南京步兵队”为题,将日记节选交给出版社公开出版,引起极大的回响.与此同时,东史郎也成为日本右派打击的对象.

    日本右翼势力骂他是“叛徒”、“卖国贼”、“旧军人的耻辱”、“亵渎了英灵”等. 但是,东史郎及其家属并不怕恐吓和威胁.

    东史郎说:“我们日本人对蒙受原子弹的危害大声呼号,而对加害在中国人民身上的痛苦却沉默不语………  .作为战争的经历者,说出加害的真相,并以其作为反省的基础,这是参战者义务.”在侵华战争期间,东史郎无疑也像许多残暴的日本兵一样,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但,中国古语说:“知耻近乎勇!”东史郎能在半个世纪后,良心发现,不惧怕日本右派的压力、漫骂、围攻、威胁、勇敢地站出来,为自己的良心赎罪,对侵略战争反省,并向中国人民谢罪.单就这点,尤其是际此右派气炎嚣张之时,委实需要有相当大的道德勇气,也是非常值得称道的正义行动.

    东史郎日记中所提到的分队长桥本光治之残暴手法,桥本光治于日记出版后六年时间里,并未公开否认或提出异议.迨至公元1993年4月,在右派和旧日军将校的策划下,桥本光治以日记记述“不实”,“毁损名誉”为理由,起诉东史郎和出版该日记的出版社,诉讼到东京地方法院.在此必须指出的是,日本右派势力利用为桥本光治洗脱名誉作突破口,以求全盘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史实,并鼓吹南京大屠杀“未定论”.

    东京地方法院经过三年的审理,于公元1996年4月26日作出迎合右翼势力的判决,判定“东史郎日记”中有关“水塘”,“邮袋”,“手榴弹”等记述为“虚构”,判处东史郎败诉,各造需赔偿桥本光治五十万日元.

 

 

新增彫塑: 老母親,作者吳为山.

新增彫塑: "家破人亡",作者吳为山.

 

 

    “东史郎日记”案在东京一审败诉后,日本方面派专人到南京取证.主要就一审所涉及之“公元1937年时的邮袋能否装下一个人?”,“最高法院门前的马路对面当年是否有水塘?”以及“手榴弹绑在装有中国人的邮袋上扔进水塘,爆炸后是否对岸上加害者构成危害?”三个问题调查取证,得到南京各界大力支持,纷纷挺身举证,总共提供了33种合共42件当年地图和有关照片,均证明最高法院门前的马路对面的确有水塘.公元1996年8月15 日,江苏省和南京市邮袋调拨局出具关于邮袋尺寸,质地和字样的证明书,证明当时邮袋的尺寸确能装下一个人.上述证物,全交东史郎案律师团.

    公元1998年12月22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对“东史郎日记”案再次判决东史郎败诉的判决.消息传出,全世界正义人士咸表震惊,人们对东京高等法院不顾史实,颠倒黑白的不当判决,表示谴责与愤慨.与此同时,桥本光治与其右派势力支持者,则气焰嚣张,在举行记者招待会时,甚至打出“南京虐杀捏造裁判胜诉”的大字标语.

    为了把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告诉世人,东史郎前后四次到过南京,并将他战时日记、勋章和军旗捐赠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授权出版中文版“东史郎日记”.

     公元1998年12月25日,也就是官司再次败诉后的第三天,东史郎以83岁高龄,为了正义和维护历史事实,毅然向东京最高法院再次提出上诉,此一案伴缠讼6年至今尚未结束.

    “东史郎日记”一案,并非是一件普通的民事诉讼,它受到现今日本右翼势力的影响,是一宗涉及60多年前的历史而又未能按照历史真实面去审理的案件,同时也是人类良知、正义、与坚持反动历史观的日本右翼势力之间的一场持久的较量. 

 

全文完 3

 

稿於2002年12月30日.2011年4月4日补正

 


 


 

 

 

 

 


 

你今天是 110456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10456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